• 第15章 一场交易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5:11本章字数:2039字

    于雪瑶笑容满面地出现在了陆氏公司的底层大厅里面,昨天晚上被陆衍深从床上狼狈赶下去的阴霾似乎从未影响到她的心情一样,她扮演着一个合格的未来的陆夫人的样子。

    因为那些的赞美而浮现在脸上的笑容最终还是在唐安末所在的部门里面碎裂成了一片一片。

    “她去找衍深了?”于雪瑶面色僵硬地又重复了一遍。

    对面的那个女人立刻就点点头,眼前的这个人可是未来的总裁夫人,她当然要抓住机会好好地拍马屁了,所以此时马上就说道:“是啊,主管让她去找总裁签字,可是她去了好久都没有下来,总裁夫人,不是我小人告状,您之前也说这个唐安末对总裁心怀不轨,你可要小心啊。”

    于雪瑶面色不善地拂袖而去,看方向明显是准备去陆衍深的办公室捉奸了。

    目送着于雪瑶离开的背影,办公室里面的所有人都像是炸开了锅一样开始轻声地叽叽喳喳地聊起了接下去可能发生的各种事情,直到严厉地主管出现之后才堪堪平静下来。

    渐渐安静下来的办公桌里面,一个坐在角落的女孩子抬起头担忧地看向了于雪瑶离开的方向。

    此时的总裁办公室里面。

    不管是唐安末或者是陆衍深明显都不知道于雪瑶正朝着他们这边过来,或者说就算知道了那又如何?于雪瑶的这个总裁夫人不过是她自己自封的,加上身旁的一堆马屁精的奉承,才让那个女人真的产生了错觉把自己当成了陆氏的总裁夫人。

    “你……你有什么事情找我?”

    唐安末狼狈地背靠着门,她的双手垂落在了身侧,因为紧张而不自觉抓住了自己的衣摆,她的前面,陆衍深仗着自己比她高大的许多的身材将她牢牢地锁定在了自己的阴影之下。

    陆衍深身体微供,眼睛危险地眯缝着,嘴角似笑非笑地勾着。

    他的一只手撑在了门扉上面,俯视着女人躲闪的目光,笑意爬上了他的嘴角却始终没有到达他的眼底,他淡淡道:“没什么,就是想跟你做个交易。”

    “交易?”唐安末抬起头,嘴里嚼着那两个字却始终没有品出什么味来。

    “是,一个我和你之间的交易。”陆衍深的笑容开始变得有些意味深长了起来。

    但是,这样的表情,这样的笑容只会让唐安末的心情更为地忐忑不安起来,她不自觉瑟缩了一下身体,向着旁边挪动了一点,但是这个小举动立刻就被陆衍深发现了。

    他微微探身,将自己更为地靠近了唐安末的面前,彼此地呼吸交缠在了一起。

    如此的近距离之中,陆衍深盯着那双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要你成为我的……情人。”

    唐安末几乎立刻就跳了起来:“你在开什么玩笑!”

    陆衍深不怒反笑,道:“你不答应?”

    唐安末看他的神情就像是看一个白痴:“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说罢猛地推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她的一只手抵在了陆衍深的胸膛前面,非常固执地拒绝着这个男人的靠近,陆衍深低头看了眼那只手,眼里闪过了一丝冷意。

    他道:“我可没有给你拒绝的权利。”

    唐安末气结:“拒绝是我的权利,而你根本没有权利剥夺!”

    说罢再也不愿去看陆衍深,也不愿意跟他继续纠缠,她收回了手转身就拨开了陆衍深的手准备拉开门走出去,但是被如此漠视的男人又怎么会轻易地放过她?

    肩膀被扣住,下巴被捏着转了过来,身体只是微微侧过来,就着如此别扭的姿势,呼吸已经被那个男人全数夺了过去,牙关紧咬依旧没有阻止那条作乱的舌头,牙齿几乎被扫了一圈,固执地想要撬开她的齿关进入那柔软的内部与自己的同伴共舞一番。

    不过最终他还是失败了,离开了唐安末的齿间,陆衍深的脸几乎黑的能结成冰,他捏着唐安末肩膀的手不自觉又使了一层的力气,冷冷说道:

    “这场交易你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否则别怪我让唐宇桓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唐安末周身一颤,却不由得沉默了下来。

    这个男人从来都是拿捏人心的好手,他总是轻易地就能抓住别人的软肋并且将其变成对于自己有利的东西,唐安末略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叹息从她的唇里滑落。

    “好。”她听到自己如此说道,话里尽是无奈妥协。

    最终,从陆衍深办公室里面出来的唐安末,几乎可以用失魂落魄来形容,她空洞着一张脸,门在她身后关上的砰了一声响声也丝毫没有引起她的注意力。

    她走进了电梯甚至都没有摁下楼层按钮,在电梯门阖上了之后就呆愣地站在了那里。

    直到电梯门再度打开,她在惊觉原来这么久之后她还是在陆衍深办公室的楼层里,才慌忙地摁下了按钮,躲开了进入电梯的其他人探究看过来的目光。

    终于回到了部门里面,还未坐下的唐安末就被主管的吼声吓了一跳。

    “唐安末,你的文件呢!怎么还不给我!”

    “好的,马上给你,主管。”唐安末仓皇地从座位上面站了起来,刚想把签好字的文件给主管送过去,但是此时却突然恍然,她从陆衍深办公室里面出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将文件拿出来。

    那份文件因为之前陆衍深的突然壁咚而掉落在了地上,此时应该还在那里。

    “怎么了?文件没拿回来?明明是去签字的,结果却连重要的东西不见了都没发现,看来有人去总裁的办公室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哦……”

    坐在唐安末不远处的几个人自然不会放过这嘲讽她的机会,立刻就七嘴八舌地说开了,此时的他们可不怕被主管听见,毕竟唐安末有错在先,要怪罪的也是她。

    唐安末的嘴巴紧紧地抿了起来,坐在她旁边的小王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但是看她的神情明显还是觉得那几个人说的是对的……唐安末的确是个勾引总裁的不要脸的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