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尘封的名字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5:11本章字数:2028字

    陆衍深的手触碰到了电脑屏幕,那里正显示着唐安末跟着秘书走过来的影像,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划过了唐安末的脸上,陆衍深的眼睛又暗了稍许。

    “喂?衍深哥哥?你在不在听啊。”随手靠在了耳边的手机里面,于雪瑶那娇柔做作的声音正源源不断地从里面传了出来,那软软的声音却丝毫激不起陆衍深的兴趣。

    他的目光依旧黏在了唐安末的影像的上面,随口应付道:“恩,你说。”

    于雪瑶此时的脸上早已经是羞红了一片,从听说了陆衍深为了她惩治了那个不靠谱的女人之后,她的心就像是被重新撩到了一般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她已经忘记了的确是授意了那个女人将唐安末关在了杂物间里面,但是却在此时此刻,将自己摘的一干二净,甚至一点也没有羞愧地认为自己是被冤枉的。

    “……我真的是太感动了,我其实一直都知道衍深哥哥你肯定是向着我的,我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感动,衍深哥哥,我们以后一定会是非常幸福的……”

    “你想对唐安末做什么?”陆衍深突然出声打断了于雪瑶未完的话。

    “……衍深哥哥,你在说什么?”

    “你觉得我是在袒护你?哦……其实也可以说我是在袒护你们于氏,身为于氏大小姐的你,能不能不要在两家合作的时候做出一些有损于家名誉的事情?”

    “衍深哥哥……我……”于雪瑶觉得此时的状况似乎有点出乎了她的意料。

    “所以别误会了,我帮助你完全是因为帮助我们两家的合作,那个女人的事情我会帮你处理好的,下一次你如果再对唐安末不客气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恰好此时此刻的唐安末也到达了办公室的门口,已经进行了一番敲打的陆衍深也没有继续通话下去的欲望了,说完了该说的话之后,就干净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于雪瑶捏着被挂断的手机,直接啪地砸在了地上,却还是觉得怒火难消!

    她怎么可能因为陆衍深的话而放弃对付唐安末呢?现在的事情越来越证明了,只要唐安末在,她就无法完全得到陆衍深这个人,于雪瑶对于唐安末更是恨之入骨。

    这个早已离开的女人为什么偏偏此时此刻回到这里,不如永远消失好了!

    “唐小姐,请进吧,陆总在里面等你。”秘书将唐安末带到了办公室的门口就此告辞了,只留下了唐安末一个人就像是面对着最艰难的选择盯着那扇门。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之后,唐安末却依旧站在那里。

    “你是准备等所有人午休结束之后一起看你在这里罚站吗?”陆衍深突然拉开了门从里面走了出来,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从上而下地俯视着唐安末。

    他在里面可是等半天了,本来也预想到了这个女人会有稍许的犹豫,但是却未曾想到这一个犹豫居然会直接这么久?陆衍深完全失去了耐心,直接起身走出来抓人了。

    被拉着手臂拖入了办公室里面的唐安末还有点没有回过神来就被塞到了一张椅子里面,她的面前,精美的餐盒里面放着各种各样色泽都非常吸引人的美食。

    “好了,吃吧。”陆衍深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将早已准备好的筷子递给了唐安末。

    唐安末接过了筷子,盯着他摇摇头:“其实我吃不下……”

    陆衍深盯着她看了一会,才发现这个女人的脸上黑眼圈似乎尤为的明显,整个人的精神也看上去恹恹的:“你是昨晚没有睡觉吗?黑眼圈怎么会那么严重?”

    唐安末点点头却又马上摇摇头,最后自暴自弃地低下头沉默了。

    陆衍深放下了手里的筷子,起身走到了唐安末的身边重新将她拉了起来,直接拖向了办公室一侧的一扇小门里面,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是一个小小的休息室。

    有简单的床,桌子凳子,居然还有个配套的浴室。

    正在唐安末看的愣怔的时候,陆衍深已经拉着她的手将她向里面拖去了,而且看目的地明显是冲着那张大床去的,之前的一些记忆立刻回到了唐安末的脑袋里面,她开始挣扎了起来:

    “不,陆衍深,你想干什么!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

    陆衍深充耳不闻直接将她甩在了床上,唐安末陷入了软软的被窝里面,抬起头的瞬间就看见了陆衍深向她靠过来的身体,她立刻就做出了一副准备抵抗的样子来,结果陆衍深却只是将手里的被子轻柔地盖在了唐安末的身上,旋即坐在了她的旁边。

    “咦?”

    “睡吧,我陪着你。”

    陆衍深的一只手放在了唐安末的头上,轻轻地揉了几下,轻声说道。

    唐安末一怔,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是如此的发展,脸上更是因为被如此温柔的对待而瞬间爆红,还好那条被子遮盖了她一半的表情,才堪堪阻挡她此刻丢脸的一幕。

    本来以为在陆衍深的身边会很难以入睡,但是事实上,在那般轻柔的抚摸之下,其实唐安末很快就陷入了沉睡里面,贴着陆衍深的手睡得非常的踏实。

    陆衍深的手心蹭着唐安末柔软的发丝,那久违的触感让他的眸色更为的深沉。

    尤其是在他的手心慢慢地移向唐安末的脸颊的时候,这个女人就如同记忆中的那般一样,会在睡梦里面无意识的追着将自己的脸颊更为贴近他的手心。

    她静静地睡着,而他静静地在一旁陪着。

    那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五年时光就像是从未存在过一样,她依旧是那个被在午休的时候跑来找他补眠的小女孩,而他也是那个会时刻守护她酣睡的学长。

    “深……”静谧的空气里面,有人喃喃出声,叫出了被尘封许久的名字。

    陆衍深心里一颤,万千思绪划过了他的眼底,最终,他轻轻地俯身将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那人光洁的眉心,声音温柔的似乎绵软的云朵:“安末,睡吧,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