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机会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5:11本章字数:2048字

    睁开眼的一刻,唐安末的心里就像是跑过了一万只的神兽。

    如果这里可以骂脏话的话,她此刻一定是出口成脏了,眼前的这个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记得自己是被陆衍深邀请到了这里用午餐,然后陆衍深将她带到了这个房间,然后因为昨晚根本没睡,所以她就顺势地睡着了,但是谁能告诉她,旁边这个手拿文件睡着的人怎么回事?

    陆衍深维持着她入睡前看到的那副样子,依旧是斜靠在了床头,此时却已经睡着了。

    而他的手里边上还散落着一些文件,似乎是看着文件不小心睡着的感觉,唐安末呆愣地盯着陆衍深的睡颜,这真的是非常久违的一幕了,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人的睡颜。

    确是在相隔了五年的时间之后,第一次再度看到了这个人的睡颜。

    他那张被上天厚爱的俊美面孔,在平日的时候总会被他周身的那股气势遮盖了不少,只有在他睡着的时候,这张面孔的优势才会被发挥到了极致。

    就像是看着圣经里面,那些安睡的天使一样。

    那时候的唐安末其实也是如同这样,甚至是更为有兴趣地观察陆衍深的睡颜,那时候的唐安末其实是非常的骄傲的,因为这个完美的男人是属于她的,这份睡颜也是独属于她的。

    “深,你永远都是属于我的!”

    那时候的唐安末曾经如此骄傲自大地冲着陆衍深叫道。

    而这个时候的陆衍深总是带着最为宠溺的微笑,有时候会给她一个热烈的亲吻,将她吻得全身晕乎乎的只能靠在他的身上无助喘息,但是更多的时候确是一记温柔的摸头杀。

    那时候的她真的是简单幸福到令人妒忌。

    令现在的她也感受到了深深的妒忌。

    美好的回忆总会伴随着一些不想令人回想的东西,从那么痛苦的记忆里面挣脱了出来的唐安末有些狼狈地强迫自己的目光从陆衍深的睡颜上面移开了。

    她不应该还如此沉浸在过去的记忆里面不可自拔。

    从五年前决定离开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和陆衍深已经完全回不去了,陆衍深不会原谅她,而她也同样不会原谅陆衍深,他们两个之间不止横亘了五年的时光,更有数不清的纠葛往事……

    而且现在有了唐乐然,她更加应该和这个男人保持安静。

    唐安末立刻就从床铺里面爬了起来,准备在不惊醒陆衍深的情况下快速地从这个房间出去,她的手机还被留下了外面,她根本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午休是不是结束了,她该回去工作了。

    当她顺利地踩上地面的时候,唐安末依旧没有醒来,不知道是不是太过于劳累的关系。

    唐安末没有思量那么多,她立刻就打开了门走了出去,外面的总裁办公室里面,有个人见她出来之后立刻就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原来是陆衍深的那个秘书。

    “唐小姐?你起来了啊。”秘书依旧保持着那样的笑容。

    “……你好,午休结束了我应该去工作了。”

    听见唐安末的话,秘书的笑意更深了:“那个您不用着急,其实现在已经4点多了,距离下班也只有一个小时不到了,因为您睡得太熟了,所以陆总已经帮你请过假了。”

    “……”唐安末拿起自己手机的动作一顿,不敢置信地看向了秘书。

    这个人到底在说什么?现在已经是下午4点了?陆衍深帮她请了假?怎么请的?什么时候请的?重点是他到底怎么说的?说自己在他这里睡着了?

    唐安末的心中,一万颗的小行星正在疯狂的爆炸中,如果真的是她想的那样,那么她真的可以选择明天回去找唐宇桓换个人来了,因为她完全没脸继续留在这里了。

    “唐小姐?你怎么了?”见到唐安末愣在了那里,秘书担心地问道。

    唐安末回过了神,僵硬地看向了他:“你知道陆衍……陆总是怎么跟我主管请假的吗?”

    “当然是实话实说,你在陪我休息,下午无法工作了。”

    两个人的对话里面,一道低沉的声音就这样不声不响地插了进来,两个人回身看去,那扇休息间的门再度被打开了,打着哈欠的陆衍深正从里面缓步走了出来。

    唐安末立刻就像是一颗炸弹一样冲到了陆衍深的面前:“你真的是这么对她说的?你是疯子吗!你现在是个成年人了!怎么能随便乱说话!而且我说过我要请假了吗!你这个独裁!”

    “……唐小姐。”秘书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得不清,毕竟他可没见过敢跟陆衍深这么说话的人,为了自家陆总的名声,秘书觉得自己可以解释一下:“陆总是以工作名义给您请假的。”

    唐安末一顿,又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工作?什么工作?”

    陆衍深越过了她的身边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面,从压在最上面的一堆文件里面抽出了一张纸又走回了唐安末的面前:“珠宝设计比赛,有没有兴趣参加?”

    唐安末的眼睛因为惊喜一点点地睁开了。

    她几乎立刻蹦了起来,夺过了陆衍深手里的那份比赛简介,如获珍宝地看了起来,几乎是每一行小字都不会放过,当她看见这场比赛是由陆氏出资冠名举行的时候,不由得抬头看向了陆衍深,此时的陆衍深早已走到了坐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秘书也为他送上了一杯咖啡。

    浓郁的咖啡香味钻入了唐安末的鼻子,挑动着她现在尤为兴奋的神经。

    “这次比赛是面向社会的,当然陆氏也会选派代表参加比赛,这次设计取得冠军的珠宝我希望是我们下一季的主打产品,唐安末,我这么说你理解我的意思吗?”

    唐安末哪里不明白,这是一个机会,她的机会。

    设计从来都是她最为珍视的东西,就算在国外的这五年,她怀着唐乐然的时候也从未轻易放弃过设计的梦想,现在,这么一个机会放在她的面前,她又如何会拒绝。

    “陆总,我要参加。”

    这是一个机会,而她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