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沉沦其中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5:12本章字数:1845字

    砰砰砰……

    屋外传来了几声轻轻地敲门声,正坐在客厅地上工作的唐安末不解地扭头看向了门,这间公寓是唐宇桓为他们租下的,阔别很久回到这座城市的唐安末其实也没有什么朋友,所以自然也就很少会有人上门拜访,而且还是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间段。

    她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向了门口:“谁?”

    她一边问着一边朝着门口的猫眼看了出去,就在她看清楚门外的人长得是什么模样的时候,那声熟悉的声音也正好从外面传了进来:“安末,是我,唐宇桓。”

    原来是哥哥唐宇桓,唐安末提起的心瞬间就放了下来,赶紧松开了保险给唐宇桓开门,唐宇桓一身西装,手里拎着一个公文包,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乐乐呢?睡了吗?”唐宇桓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了一边问道。

    “嗯,刚睡着不久。”

    唐宇桓点点头,脚步也放轻了不少:“没事,我就是来看看你,今天出了一个短差,刚刚回来,之前一直想着给你打个电话,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接乐乐,后来不小心就忙忘了,这会回来正好路过你这里,就想着来看看。”

    唐安末点点头,眼里染上了一点湿意。

    其实唐宇桓住的地方离这边根本不顺路,她的哥哥其实就是因为担心她才会特意过来看他们的,还怕唐安末心里有负担而装出了这么一副顺路的样子。

    “哥哥你吃饭了吗?”

    “傻瓜,早就吃过了,说了来看看你。”

    “嗯。”

    唐宇桓盯着自己的小妹妹,嘴角的笑意藏也藏不住,见她低垂着头站在自己的面前,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明天你有时间吗?”

    见到唐安末不解地抬起头,他又道:“明天你有时间的话,等到你下班后,我来接你,我们带着乐乐一起回家去吃个晚饭,也让爸爸见见乐乐。”

    唐安末略微犹豫了一下轻轻地点了点头。

    唐宇桓满意地笑了,接着他又询问了唐安末一些琐碎的关心,诸如回国住的习惯不习惯,在公司里面做的怎么样,有没有被人欺负,完全把唐安末当成了一个小孩子。

    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唐宇桓也离开了。

    等到把唐宇桓送出去之后,唐安末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没有把参加比赛的好消息告诉唐宇桓听,但是一想反正明天还要见面,到时候说也不迟。

    再次关好了门,为自己倒了一杯水,唐安末又回到了小桌子的前面坐了下来。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门却又被敲响了,而且还跟刚才一样,砰砰砰三声,唐安末疑惑地起身的时候突然发现了刚才唐宇桓放在一边的东西,立刻明白了过来。

    拎起了那个包,唐安末嘴角带着一丝无奈打开了门:“你是不是太马大哈了?”

    几乎是立刻,她的嘴角弧度就僵硬在了那边,因为她打开门之后看见的并不是唐宇桓,居然是陆衍深,而且还是一个蹙着眉头,面目冷然的陆衍深。

    “你……怎么来了?”唐安末愣在了门口,她的一只手上还拎着唐宇桓的包,另一只手则还保持着开门的姿势,就这样有些傻乎乎地看着陆衍深问道。

    陆衍深早已开开门的瞬间就将眼眸紧紧地锁定在了唐安末的身上,在没有见到唐安末之前,坐在出租车里面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他好像变成了一个毛头小子,坐立不安地就像识初次去见自己的梦中人。

    最起码在门打开之前,陆衍深的那份期待依旧是满满的。

    但是门开了,那女人的话语,手上拎着的男士的公文包却瞬间就像是一盆冷水浇灌在了陆衍深的身上,他眼底那份荡起来的柔情瞬间全部被冻住了。

    他一只手撑开了门,走到了唐安末的面前:“谁?你在跟谁说话?你以为门口是谁?”

    随着陆衍深的靠近,唐安末明显能闻到一股扑面而来的酒臭味,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后退了一步,准备拉开陆衍深之间的距离,但是也是这个下意识的举动瞬间就激怒了陆衍深。

    他伸手牢牢地抓住了唐安末,直接挤进了门,将她压在了墙上低头便吻了上去。

    这不是亲吻,这简直就是带着情绪的单方面虐刑。

    唐安末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了陆衍深的气息之下,被控制在了他的掌控之下,他的手,他的唇,他全部的重心全部集中在了唐安末的身上,铺面的酒的味,嘴唇舌头被吮吸时候发出的啧啧水声,还有那撩起衣服伸进去肆虐的宽厚手掌……

    那醉意里面,唐安末只觉得自己的思绪仿佛也在里面满满沉沦。

    她是谁?她在哪里?她在干什么?这些疑惑就像是被揉进了沙子里面,刚刚冒出一个头就被瞬间掩盖在了其中,这时,有人含着她的唇含含糊糊地叫了一个名字。

    唐安末努力想去辨认,那个声音就含含糊糊地黏在她的唇间。

    “安末……”

    这次她终于听清了,那个人在轻轻叫唤着她的名字,像是感叹又像是叹息,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落在了唐安末的嘴边,狠狠地砸进了她的心里。

    一瞬间,某个被关闭了很久的开关被瞬间启动。

    唐安末一改刚才被动的状态,狠狠地抱住了贴着她的身体,揽着那腰背,抚摸着那修长的脖颈,在对方那舌尖探入的时候也狠狠地缠了上去。

    “深……深……我想你……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