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爸爸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5:12本章字数:2014字

    两个成人的对话并没有避开唐乐然。

    乖乖坐在椅子上面的唐乐然此时的小眼睛滴溜溜地转个不停,说起来距离上次跟陆衍深见面也有几天了,最近的一次见面还是陆衍深醉酒睡在了他家客厅的地板上面,唐乐然在考虑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约自己的爸爸出来见过面?

    这顿饭局里面,可以说坐在一个桌子上面的三个人其实都带着自己的小心思。

    本来唐乐然还在纠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机会约陆衍深见面,结果在接下去唐安末和唐宇桓的对话里面他就感觉到自己的机会来了,原来,虽然明天是周六,但是因为周一的内部比赛,唐安末明天还需要去公司进行设计,虽然在家里也可以,但是有些设施还是公司的比较好。

    “……就是这样,明天还要麻烦哥哥接送一下乐乐了。”

    “这是小事情,当然没问题。”唐宇桓一口答应了下来,本来他还想让唐乐然不要去托管班的,他完全可以在家里带唐乐然的,虽然唐安末对此没有意见,却不想唐乐然却表示了反对,理由是因为托管班里面有自己的很多朋友,他想去跟小朋友们玩。

    唐宇桓和唐安末对此都表示了理解,于是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下来。

    第二天,唐安末去公司的时候,唐宇桓也将唐乐然送到了托管班的老师那里,站在了女老师旁边的唐乐然乖乖地挥着手跟唐宇桓说着再见,乖巧的小模样看的唐宇桓越来越喜欢。

    “真的不跟舅舅一起去公司吗?”唐宇桓不死心又问了一遍。

    “舅舅,你去上班吧,我在这里等你来接我。”唐乐然将唐宇桓推出了门口,倔强的小模样看着唐宇桓拒绝不了,最终只能一步三回头乖乖地去上班了。

    终于将唐宇桓送走的唐乐然悄悄地躲开了一堆小朋友和老师,在角落里面给陆衍深打去了电话,此时的陆衍深正在去公司的路上,身为一家公司的领导,他自然没有休息日这样的概念,反正在家里没事干,还不如去公司将埋首在工作里面。

    不过今天,陆衍深的工作计划明显要被这一通电话打乱了。

    “乐乐?”接到了唐乐然电话的陆衍深明显有点意外,毕竟唐乐然已经好久没跟他联系了,而且上次还发生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他还以为这个小朋友不会来找他了。

    “陆衍深,你能来接我吗?”唐乐然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我想见你。”

    陆衍深有些意外,不过他还是马上满足了唐乐然的要求:“乐乐你在哪里?”

    唐乐然将这个托管班的地址给了陆衍深,陆衍深马上记了下来,在挂断了电话之后告诉了司机小李,而小李则立刻就在下个路口麻利地转弯奔着目的地去了。

    说来,对于这个不知道姓名的孩子,陆衍深总是表现出了非常大的耐心。

    这样的感觉对于他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但是每次见到那个孩子,总觉得有一种非常熟悉的奇异的感觉充斥在他们之中,让他忍不住让对这个本该陌生的孩子充满着一种亲近之感。

    车子很快到达了托管班,陆衍深在司机等在门口,他自己走了进去。

    站在门口的老师年纪还轻,明显没有见过长相和气质如此出众的男人,一直都呆呆地看着,直到陆衍深走到了她的身旁才红着脸问道:“请问……你来这里找谁?”

    陆衍深有些为难地皱起了眉头,他只知道那个孩子叫乐乐,却不知道他的全名,这下该怎么说?不过就在他思索着时候,唐乐然倒是先发现了他。

    “爸爸,我在这里!”唐乐然一边叫着一边向着陆衍深跑了过来,小小的身体就像是一颗小炸弹一样投入了陆衍深的怀抱,面对唐乐然的称呼,陆衍深一脸惊愕,却还是蹲下了身体,张开了手臂将唐乐然小小的身体搂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乐乐?”陆衍深叫了一声,又低头看了一眼确定抱住他的孩子的确是唐乐然。

    “啊,原来你是唐乐然的爸爸啊。”

    那个年轻的老师惊讶地捂住了嘴巴,因为当初入园的时候,唐安末只提供了自己的信息,几个老师也猜测过唐乐然是不是单亲家的孩子或者唐乐然的父亲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今天早上唐宇桓出现的时候,如果不是自称舅舅,早已被几个老师八卦了半天了。

    “唐乐然?”陆衍深忍不住喃喃自语这是陆衍深第一次知道乐乐的名字,特别是当得知他姓唐的时候,陆衍深的心里明显地咯噔了一声,这个熟悉的姓氏总让他不由得多想。

    唐乐然倒是似乎一点也不担心陆衍深知道自己的名字,冲着陆衍深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年轻的老师在看着站在一起的一大一小又忍不住笑了:“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唐乐然长得是跟爸爸一模一样啊,现在站在一起简直是越看越像。”

    陆衍深一愣,忍不住去看笑着看着自己的唐乐然,眼里写满了疑惑不解。

    “爸爸?我们还不走吗?”唐乐然冲着陆衍深眨巴了一下眼睛。

    “……恩。”

    因为唐乐然都已经说了这个是他的爸爸,所以老师自然是很放心地就让陆衍深带走了唐乐然,冲着老师挥了挥手,唐乐然拉着陆衍深地手离开了那个托管所。

    “爸爸?”陆衍深转头看着走在自己身边奔奔跳跳的唐乐然:“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这样不是更容易出来么?抱歉,叔叔,我不该擅自叫你爸爸。”刚才唐乐然脸上的笑脸消失了,转而变得有些愧疚地看着陆衍深,轻轻地道歉道。

    陆衍深其实倒是并没有生气,唐乐然叫他爸爸的时候,他心里泛起的异样感觉让他直到现在还是有点没有回过神来,他略微想了一会,沉声问道:“那你的爸爸呢?”

    唐乐然一愣,慢慢地低下了头,轻轻地说道:“我没有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