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你在尺寸吗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5:12本章字数:2025字

    车流在长久的等待之后终于缓缓地行驶了起来。

    小李的脚踩在了刹车上面,随着缓缓向前移动的车流控制着车速,就算跟前方的车子已经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但是此刻的小李却依旧不敢加大速度,唯恐惊动了后座的两个人。

    热,非常的热,就算车子里面开着空调,但是还是无法驱散那种炙热的感觉。

    “陆……够了……够……”唐安末的两只手抓在了陆衍深的后背上面,那名贵的西装在她的手里被紧紧地抓紧,形成了一个又一个不雅观的褶皱。

    但是不管她如何的挣扎,如何地从被舔吻的唇舌里面表达着自己的夙愿,但是那压制在她身上的男人却依旧把她的反应全部都无视了,他修长的手指在唐安末的脖颈里面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唇紧紧地贴着唐安末的嘴唇,红色的舌尖若有似无地从相连的地方探出。

    “知道自己错了吗?”在亲吻的间隙,陆衍深暗哑的声音在唐安末的耳边问道。

    “……错?我哪里错了?”唐安末的脑袋被炙热烘烧的已经成为了一团浆糊,她将陆衍深的提问吸纳了进去,却又疑惑地吐了出来,她在分开的间隙撑开了陆衍深的肩膀大喘着气: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放开……我……哈……哈……”

    “是吗?”被推开的陆衍深,脸上倒也没有任何惹恼的神色,只是盯着唐安末的眸色又深了一点,那里面的一点光亮又如此刻夜空中的星辰,总让人产生一种夺目的感觉。

    他的两只手撑在了唐安末的脸庞,稍微抬高了一点身体,盯着剩下面色红扑扑的唐安末,轻轻地勾起了一点嘴角:“我是不是该教导你一下……身为一个情人的责任和义务?”

    陆衍深的这句话就像是一个开关,瞬间打开了唐安末那几乎被尘封起来的记忆。

    总裁的办公室门口,签署好的文件散落了一地,她也是这样被陆衍深暧昧地压在了门上,这个男人也是如此亲吻了自己,然后强势地要求自己成为他的情人。

    “想起来了吗?我的情人,唐安末。”陆衍深低头在唐安末的唇上亲了一口,却也只是亲了一口,旋即就离开了,那一声亲吻声就像是一个提醒,提醒着唐安末不要忘记两个人的约定。

    唐安末的脸涨的通红,她张开的嘴里微微地喘着气,脸色不佳:“难道成为你的情人就要被你这样不管场合不管在场有没有别人动不动就压在这种地方做出这种事情吗?”

    此时,身为在场唯一的一个别人,小李不由得一脚踩下了刹车,车子因为惯性猛地停了下来。

    陆衍深差点从车后座上面滚了下来,但是因为撑在唐安末身旁的关系,此时也是重心不稳,堪堪地半压在了唐安末的身上,高大的多的身体带来的压力让唐安末发出了一声痛呼。

    “怎么回事?”陆衍深撑起了身体,不悦地问道。

    “抱歉……陆总,前面的车急刹车。”小李几乎都快哭了出来。

    陆衍深随便看了一眼此时外面的路况,他们的车周围几乎都是车辆,车子挤着车子,车子挨着车子,还有穿插着各种随意变道,各种随意鸣笛的车辆,倒是真的状况很多。

    他轻轻地啧了一声:“下次小心点。”

    小李立刻点点头,将车子控制地更为地稳当了:“好的,陆总,下次绝对不会了。”

    不过就算这个插曲让唐安末被无故当了一回肉垫,但是却也让她顺利地找到了从陆衍深身下逃脱的机会,在陆衍深跟小李说话的时候,她已经抓紧机会从躺着的状态里面逃脱了出来。

    等到陆衍深发现了不妥转头看过来的时候,唐安末已经坐了起来并且将立刻靠到了另一边的车门上,并且还尽量将自己的身体全部缩了起来,重量全部靠在了身后的门上。

    “过来。”如此危险的举动让陆衍深伸出了手,对着唐安末不悦地叫道。

    “不,我在这里就可以了。”唐安末虽然也知道这样靠着门的举动非常的危险,但是面对着眼前对着自己虎视眈眈的陆衍深,唐安末还是觉得现在的状态会比较好。

    但是陆衍深却不会放任唐安末将自己置于如此危险的举动,他见到唐安末不听自己的话,所以转而主动地靠近了唐安末一把将她拉扯了过来:“给我好好地坐着!”

    这句话让本来都已经准备抵抗的唐安末倒是瞬间停止了一切的挣扎,疑惑地看向了陆衍深。

    “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了,所以你不要靠着门了。”

    “……好的。”

    此时的两个人又回到了最开始的那个坐姿,一个人霸占着一边的座位,中间隔着一段不小的距离,明明这才是自己想要的场景,但是却反而让唐安末有些不自在。

    她先是转头看了一眼陆衍深,过了一会,又转头看了一眼。

    “再看小心我又亲你。”陆衍深的声音凉凉地响了起来。

    “……”唐安末一愣,终于没再回头,转而低头看向了自己的手。

    “陆衍深,你刚才是不是在吃醋?”

    “……”

    唐安末说完了这句话就愣住了,不知道是不是此时处在了封闭的汽车空间里面,还是因为刚才的亲吻,或者只是因为陆衍深偶尔露出的一点温情的举动,撩动了她内心的一部分。

    这话突然从她的嘴里脱口而出,简直连思考的机会也不给她。

    唐安末低着头,目光集中在了不安绞动的手指上面,此时的她都不敢看向陆衍深,也不知道他听见了自己的那句话会露出什么样子的神情,她的心砰砰砰地跳动着。

    说出去的话既然不能收回,那么她就不由得开始期待起了陆衍深的反应。

    “你问我是不是在吃醋?”

    终于,陆衍深的声音终于在冻结的空气里面响了起来,那声音又如清净的大提琴,带着一丝冰冷的破碎的声音:“你觉得你在用什么身份询问我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