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不要听你的解释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5:13本章字数:2049字

    方文娜盯着在电脑里面被打开的U盘文件,眼珠子几乎已经快要瞪出来了。

    那是一份视频文件,还有一个没有标注名字的文档,方文娜率先打开的就是那个视频文件,对于陆衍深给她的东西,她至始至终都是忐忑不安的。

    当视频开始播放了起来,她的心便立刻沉入了谷底。

    “娜娜,这个东西给你,你看下?”有人突然出现在了方文娜的前方,出声问道。

    声音将方文娜从冰冷的谷底惊醒,她立刻起身手忙脚乱地挡住了正在播放的视频画面,虽然显示屏背对着对方,但是方文娜还是觉得对方是不是看见了这些东西。

    方文娜的举动让来人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方文娜手忙脚乱地关闭了视频,连忙摇头:“没什么,我看见一个恐怖视频而已。”

    这么一个随意乱想出来的借口倒是很好地将对方糊弄住了,来人留下了一份文件就爽快地离开了,而方文娜则捂着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几乎都要趴在了座位上面。

    那份视频文件此刻肯定是不能再看了,或者说方文娜也不想再看了,出现在那里的自己,都成为了方文娜此时恨不得立刻抹去的存在,对于剩下的那个文档,她似乎已经有点预感了。

    她慢慢地伸出了一只手,颤抖地打开了那个文档。

    ……离职申请书。

    五个粗体的字体明明只是简单的黑色字体,方文娜却觉得几乎闪瞎了自己的眼睛。她看着这份离职申请单,心里又是恍然大悟却又狼狈不安中。

    果然陆衍深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并且唐安末的那份U盘也是他的手笔。

    “你为什么不直接将这件事情在早会上面说出来?”唐安末在听完了陆衍深的一番解释之后,毫不客气地说出了自己的疑问:“只是让她离职就够了?”

    陆衍深见她气鼓鼓的样子,心里痒痒的,忍不住想去捏捏她的脸,这是以前相处留下来的习惯,但是他现在还是忍住了,靠坐在了一旁的桌子上,陆衍深淡淡地摇了摇头:

    “如果当众说出来,她肯定会说是于雪瑶指示她做的。”

    “这难道不是事实嘛?”

    唐安末不明白,陆衍深的这几句话不是明显就是在袒护于雪瑶嘛?

    陆衍深倒是没有否定,点点头道:“的确,方文娜陷害你到底离不开于雪瑶在背后的推动,但是我却不能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将这件事情说出来。”

    唐安末愣了一下,她是越来越听不明白了。

    这个时候,之前的类似的事情也立刻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面,那时候的陆衍深也是这样,在她被人陷害的时候,对方说是于雪瑶做的,陆衍深也严厉地进行了否定。

    那时候,那些人是怎么说的?

    “你……是不是在保护于雪瑶?”唐安末觉得自己突然间顿悟了,想清了一切关卡。

    陆衍深看着她,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其实也可以这么说吧。”

    唐安末觉得彻底地懵了,她在问出了那句话的时候其实明明更加期待的是陆衍深能够去否定她,但是他却承认了,承认他所作的一切就是为了保护于雪瑶。

    那我算什么?那从始至终都是受害者的我算什么?

    唐安末悲哀地想道,脸上更是挂上了一种自嘲的笑容。

    陆衍深的心里自然也不好受,他不喜欢看见唐安末这样的神情,但是现在却成为了那个让她露出这样神情的人,他忍不住伸出手想去抹掉那刺眼的笑容。

    但是他伸出的手却被唐安末躲开了。

    “别碰我!”唐安末倒退了几步,非常警惕地盯着陆衍深。

    “……”陆衍深伸出的手突兀地停在了中间,稍许之后,他的手才缓缓地放了下来,他没再去看着唐安末,而是将目光落在了自己的手上。

    “你应该知道陆氏的产业涉及了很多的行业。”他缓缓开口,却挑起了一个听起来不相关的话题,唐安末站而不语,就如此盯着他。

    陆衍深继续道:“最近的一项合作上面,陆氏和于氏的合作已经是毋庸置疑的,如果在这个时候,被爆出了对于于氏的形象不利的消息,势必会对我们拿下这个项目会有影响。”

    唐安末瞪着他:“你在跟我解释什么?”

    陆衍深终于再次转头看向了她:“我只是希望你知道,我并没有在袒护她。”

    陆衍深鲜少有这样情真意切专门给一个人解释的时候,估计此刻不管是哪个认识陆衍深的人在这里都会吓一跳吧,但是获得此殊荣的唐安末却一点也不领情。

    在陆衍深说完了之后,她便抬脚朝着门外走去了。

    陆衍深在她擦身而过的时候一把拽住了她,就如同刚刚他离开的时候被唐安末拽住那样一般,唐安末同样漠然地看向了他:“陆总,你不用解释了,我现在都清楚了,可以放我离开了吗?”

    陆衍深盯着她的眼睛,明显是不相信她的话。

    “安末,别胡闹了,好吗?”陆衍深突然软了口气,这样的语气唐安末非常的熟悉,他们相处的时候,每每她在胡闹的时候,陆衍深便会用这样的语气对她说道。

    “陆衍深,我没有在胡闹,而且请你搞清楚我们现在的关系。”

    “你不需要跟我解释什么!”

    “不管你是为了你的公司或者为了那个女人其实都跟我没关系!于雪瑶是你的未婚妻是不是,我只是希望你的未婚妻不要再来陷害我!我只是想好好地生活工作而已!”

    就像是泄愤一样吼完了所有的话,唐安末甩开了被拽住的手,头也不回地朝着门外走去。

    她离开的异常洒脱,而被丢下的陆衍深似乎也没有再次阻止她的意思,她顺利地离开了会议室门,抱着她的东西,手里捏着她的U盘,回到了办公室里面。

    她神情自若,没有人看出她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在坐在了办公桌前,搁下了手里所有的东西的时候,没有了那堆东西挡着,她的心是如何的隐隐作痛,而且越来越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