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 居然被听见了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5:14本章字数:2075字

    为什么回来?

    唐安末停下了脚步,在距离于雪瑶一步之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她慢慢地转过头,对着于雪瑶露出了疑惑的笑容:“于雪瑶,当初在学校里面,你说因为我在,所以陆衍深才不会选择你,那么我离开了五年,直到现在你依旧没有追到他,依旧怪我?”

    于雪瑶可能是没有想到唐安末会理睬自己,不免被这句话说的一愣。

    唐安末盯着于雪瑶此刻的神情,还有刚才陆衍深拒绝她的样子,总觉得心里有一种非常舒爽的感觉,她不想去追究这种感觉的由来,就像是她不想去深究自己对于陆衍深是什么感觉一样。

    “于雪瑶,不管是在学校还是现在,陆衍深永远不会喜欢你。”

    “你……”

    “我什么?就算没有我,他永远都不会看你。”

    唐安末的眼里带着笑,对着于雪瑶说出了最为残酷的事实,接着,在于雪瑶发飙之前,她已经转身走向了房间,并且当着于雪瑶的面微笑着关上了门。

    砰的一声,那是门被关上的声音。

    砰的又一声,那确是门外的于雪瑶将自己的包狠狠砸在地上的声音。

    唐安末站在门后,听着这样的声音忍不住地在嘴角绽放了发自内心的微笑。

    “你似乎很开心?”

    “……”砰地一声,唐安末的头撞在了门上,她还没来得及去揉自己被撞疼的额头就立刻转头看向了身后,陆衍深果然又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她的身后。

    而且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是不是刚才她和于雪瑶的对话她也听见了?

    唐安末的脸上立刻闪过了一丝紧张的表情。

    陆衍深一步一步地缓缓地靠近了门口的唐安末,寻找她那不断躲闪的目光,距离在一点点地靠近,但是陆衍深的脚步却依旧没有停下,当低垂的目光闻到了熟悉的气息的时候,唐安末终于有些慌张的抬起头:“陆衍深……停下来……”

    陆衍深却在彼此的身体几乎都要贴上的时候才停下了脚步,反问道:“停下来?为什么?”

    唐安末想抬头瞪他,却又害怕近距离接触到他的目光。

    “你难道不希望于雪瑶看到我们此刻的样子?”

    陆衍深仗着身高,将手掌撑在了门上,把唐安末圈入了自己的手臂范围内。

    “陆衍深,你不要这样……”唐安末觉得自己这样的抵抗实在是太微弱了,随着彼此距离的拉近,陆衍深的气味变得更为的明显了,她甚至觉得自己是在自己那气味更紧的靠近。

    “让她知道,不管当初在学校里还是现在,她都是不可能的。”陆衍深的嘴角轻勾,露出了一个轻佻的表情,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话带给了唐安末此刻不亚于世界末日的冲击。

    “……”唐安末彻底地愣住了,陆衍深果然是听见了他们的对话。

    “我……”唐安末张开嘴巴想解释,但是刚刚开口,她便顿住了,因为她不知道她应该怎么去解释,说自己只是想气一下于雪瑶不想让她这么得意?

    就在唐安末纠结自己该怎么回答陆衍深的话,身前的男人却早就在一声叹息将她紧紧地抱入了自己的怀里,那紧实的拥抱再度席卷了唐安末的全身。

    她根本就没有拒绝,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他,拒绝这个拥抱。

    在被拥入怀里的那一刻,唐安末甚至觉得自己的身体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她果然在期待着这一刻,期待着被陆衍深揽入怀抱的这一刻,她完全不想抵抗了……

    “我该拿你怎么办?”有人在她的耳边如此说道。

    但是唐安末觉得这应该是她想说的话,她明明早已将自己武装了自己,明明穿上了坚硬的盔甲,明明觉得自己刀枪不入,但是偏偏在这个男人面前丢盔弃甲,完全没有一丝一毫胜算。

    我该拿你怎么办,陆衍深,我们到底要怎么样?

    唐安末落在身侧的手忍不住也在陆衍深的身后慢慢地靠拢了上去,她本来完成一个无声无息的拥抱,却在触碰到陆衍深的那一刻,手就像是失去了控制能力一般用力地拥了上去。

    满足感瞬间席卷上来,让唐安末更加忍不住地抱紧了。

    那一刻的唐安末肯定在痛恨自己的立场不坚决,为什么不去拒绝他,但是却在想要收回手臂的时候感觉到了一丝不舍,于是,拥抱就继续了下去,脑袋也逃避似的放空了。

    “为了做红娘,你还真的是豁出去了。”

    “什么?”

    “没什么,我说让你好好休息。”

    刘主管将秘书送到了那个还有一个床位的空余房间冲着秘书摇了摇手,转身潇洒的离开了,秘书看着她慢慢走远的背影,一边打开门一边嘀咕道:

    “切,居然说我是红娘,她自己不也是,明明自己一个人住着一个双人间,还偏偏跟路总说没有位置了,还非让我让出来现在还嘲笑我……”

    秘书拉着自己的行李走了进去,然后愣在了那里:“……你在干嘛?”

    房间里面的另一位住客此时慢慢地转头看过来,他的一只手还放在自己的内裤里面,另一只手则拿着手机对准了自己的内裤,一脸疑惑地转头看了过来。

    “对不起……打扰了。”秘书下意识地就要转身离开。

    “啊……兄弟,你误会了你误会了。”床上的那个人连忙爬了起来去追秘书。

    结果,因为动作剧烈,手还塞在里面的关系,从床下下来的时候直接将内裤整个都脱掉了,更加窘迫的是他的整个人还因此翻在了地上,当然,屁股还是高高地撅起……

    “呵呵呵呵呵……”此刻秘书心里就像是一万只草泥马跑过一样,甚至还有点后悔让出了自己的房间,当然,只有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

    “不好意思啊,我只是太激动了而已。”爬起来的兄台再次解释道。

    谁想管你怎么了,我一点都不想管,秘书默默地坐在自己的那张床上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喂?兄弟?你怎么不说话?喂?秘书?”

    “谁叫秘书啊!老子有名有姓!我叫陈柏!”秘书终于一怒而起,啪的砸过去一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