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章 心疼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5:14本章字数:2024字

    空气在那一瞬间似乎冻结在了那里。

    于雪瑶并没有离开,就算陆衍深说出了那句狠话,她依旧保持着一张非常惊愕地表情站在了门口,看着陆衍深随手撩起了床上的一件薄被子,然后将怀里面的唐安末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

    随即,他将包裹着被子的唐安末直接抱在了怀里起身站了起来。

    于雪瑶看见陆衍深朝着门口走过来了便立刻慌张地想要迎上去,但是刚刚跨出一只脚就被陆衍深那个冷漠的眼神锁在了原地:“衍深……哥哥……”

    抱着唐安末的陆衍深直接从于雪瑶的身边擦身而过,连眼神没有施舍给她。

    看见陆衍深越走越远了之后,赵蕊也从呆愣之中清醒了过来并且马上跟了上去,再经过于雪瑶身边的时候,看见盯着陆衍深背影的于雪瑶,她狠狠地从身后推了一把对方。

    于雪瑶没有防备,直接被推在了地上,赵蕊却觉得丝毫没有解气,道了一声:“活该!”

    于雪瑶岂是这么好欺负的?于是立刻起身便对着赵蕊怒骂了起来,可惜,此时的赵蕊早就越跑越远了,根本没把她的骂声听到耳里,倒是此时留在原地的陈柏看不下去了,他走到了于雪瑶的身边轻声劝道:“于小姐,这么多人看着,你这样骂人很损害自己的形象吧?”

    “……”于雪瑶快速地扫向了周围,发现果然隐隐绰绰的不少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这边。

    于雪瑶狠狠瞪了一眼多嘴的陈柏,然后迅速地收敛了脸上的表情,嘴里嘟嘟哝哝的不知道在说什么,但是明显不是好话,围观的无辜群众们也被她无辜地责骂了几句,这才快速地离开了。

    陈柏看着于雪瑶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

    “那个……先生。”

    陈柏转过头,发现酒店的负责人正在为难地看着他:“怎么办?这个房间……”

    陈柏回头看了眼房间,从那那个滚落在床上的花盆,再到地上那个已经被陆衍深一脚踩碎的摄像头,陈柏略微思索了一下:“把这个房间封起来,别让其他人进来了。”

    负责人点点头:“这个好办这个好办。”

    陈柏又道:“这房间前面的过道里面应该有监控吧?”

    负责人立刻点点头,陈柏朝着他笑笑:“那请你带我去监控室吧,陆总吩咐我调取些东西。”

    陆衍深抱着唐安末一路走来,几乎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

    这个男人本身气场就让人无法忽视,更何况怀抱里面还抱着一个楚楚带泪的美女,虽然全身都被裹着一床被子,但是一双脚却露在了外面,肌肤玉白,看了就生好感。

    “……把我放下来吧,我可以自己走。”唐安末浅浅抬起了眼皮。

    陆衍深的神情肃穆,眼睛看向了前方,就好像没有唐安末的话一样,于是唐安末尝试着动了动身体,既然语言没有用,那么就用肢体告诉对方吧。

    可惜,她一动,陆衍深的目光立刻垂了下来,并且唐安末的身体随即被更紧地抱住了。

    “我可以自己走的。”

    “唐安末!你别再挑战我的忍耐度了!”

    “……”唐安末被陆衍深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吼声吓了一跳,挣扎倒是没有了,但是回过味来却觉得自己很委屈,明明并不是自己的错,陆衍深为何要迁怒自己?

    这么想着,只觉得心中那股委屈便更加的多了,刚才遭遇了那么可怕事情的难受也瞬间同时浮现了起来,于是眼眶微微地酸涩,眼泪更是不争气地囤积了起来。

    陆衍深脚步不停,但是落下来的目光却带上了浅浅的无奈。

    他不知道该怎么跟唐安末诉说此刻自己内心的混乱,但是却也知道这事情并不能怪罪在唐安末的头上,千言万语的情绪化成了落下对方发顶的一个浅浅亲吻:“我们回房间再说。”

    唐安末的双手抓紧了自己身上的被子,紧咬着嘴唇,未发一言。

    陆衍深再次抱紧了她,穿过无数好奇打量的目光,朝着房间慢慢地走了过去。

    此时,唐安末的家里。

    唐宇桓正使出浑身解数在唐乐然的面前取得他应得的注意力,但是无论是好吃的,还是玩具或者是动画片,所有的东西在唐乐然的面前根本没有什么用。

    盯着面前拼命为自己讲解玩具玩法的唐宇桓,唐乐然眨巴眨巴了眼睛:“舅舅,我想妈妈。”

    唐宇桓简直都被气得要吐血了:“小祖宗,我讲了这么久,你就只有这么句跟我说?”

    唐乐然想了想,又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没有,我非常开心,也非常谢谢舅舅,我非常非常非常喜欢你给我讲的故事,现在我们可以去找妈妈了?”

    “……”唐宇桓直接默然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玩具,想想自己刚才做的事情,再听听唐乐然刚才说的话,也不知道到底是自己在哄孩子,还是眼前这个孩子在哄自己?

    最终,唐宇桓放弃了,扔掉了手里的玩具,从蹲姿变成了坐姿,准备和唐乐然来一场男人之间的对话:“唐乐然,你回想一下唐安末离开之前是怎么跟你说的?”

    唐乐然马上说道:“听舅舅的话!”

    唐宇桓点点头:“那你现在听我的话了?”

    唐乐然立刻嘴巴一瘪,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可是,舅舅……我想妈妈……我真的好想好想妈妈……舅舅,我想妈妈……呜哇哇哇……”

    说着说着,唐乐然居然就开始哭了起来,唐宇桓立刻手忙脚乱了起来。

    “停停停,小祖宗,你别哭了啊。”

    “呜哇哇哇……”

    “行行行,我带你去行不行???”唐宇桓简直都要哭了。

    “谢谢舅舅。”唐乐然一秒收回了眼泪,淡定地说道。

    “……”怎么办,一瞬间想起了这个孩子可恶的一点都不想承认的那个父亲,为什么就不能像妈妈那样可爱,一定要这么像那么卑鄙狡猾的爸爸??

    这是身为一个究极体妹控的哥哥永远想不通的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