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章 故意做的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5:15本章字数:2098字

    第二天,当早上的阳光从窗帘缝里面透进来的时候,唐安末这才被那调皮的日光吵醒,然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视线由朦胧变为清晰,一只张开的手正摊开了她的眼前。

    “……我是在哪里?”唐安末慢慢地起身坐了起来,被单从她的身上滑落,当身体暴露在早晨的空气中的时候,唐安末惊觉自己居然是赤身裸体了。

    顿时,一声压抑的尖叫声含在了唐安末的喉咙口,紧接着唐安末便手忙脚乱地捞起了滑落的被子并且将自己赤裸的身体完全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此时,唐安末刚刚清醒的大脑终于开始了运转,昨天晚上之前的发生的事情也全部回到了唐安末的脑海里面,包括她在这张大床上是如何被陆衍深一遍一遍地确定自己并没有被伤害到。

    虽然并没有做到最后,但是该做的不该做的几乎都做遍了。

    甚至到后来,原本一直处于被动的唐安末反而变得更加的主动了起来,在陆衍深需要她的时候或挺起身体或抬起头,甚至在陆衍深亲吻她的时候也配合的张开了嘴巴。

    “我,到底是在做什么啊。”回想完毕的唐安末一脸的不可置信。

    “做什么?当然是跟我一起做开心的事情。”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声音,一条手臂穿过了唐安末的身边并且将她一把拉了下来,牢牢地锁在了怀里。

    被突然拉扯下来的唐安末惊慌之中连裹着自己的被子也没有抓紧,在被揽住的时候瞬间就松散开来,此时,又几乎是赤身裸体地躺在了陆衍深的怀里。

    “早安。”陆衍深的亲吻落了下来,正中唐安末的嘴唇中央。

    “……”被亲的唐安末还是一副你在干什么的样子,而这幅样子让本身只是打算给唐安末一个简单的早安吻的陆衍深瞬间就改变了主意,于是一个浅吻变成了深吻。

    陆衍深长长地压着唐安末吮吻着,耐心地挑开了唐安末的嘴角。

    “唔……”唐安末因为氧气被夺走,艰难地微张着嘴巴,承受着陆衍深霸道的亲吻,直到两个人气息全部乱了,陆衍深才重新直起了身体,让唐安末得以喘息休息。

    陆衍深的手握着唐安末的肩膀,眼睛微眯,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一样。

    在这样的注视之下的唐安末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像是在被视奸着,让她忍不住想要躲开陆衍深的桎梏,将自己重新包进被子里面,否则她觉得自己就像是餐桌上一条任人品尝的美味一样。

    “陆衍深,别……让我起来。”

    “起来?”陆衍深突然笑了起来,并且慢慢地低下了头:“既然这么想起来,为什么不用你在温泉对付流氓的那一招?我从来不知道原来我的安末是这么勇敢的人。”

    听见陆衍深突然提到温泉,唐安末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显而易见的慌张。

    陆衍深笑容不变,打量了一遍唐安末:“昨天你睡着了之后,陈柏将调取出来的监控都拿过来给我看了,虽然这么说并没有依据,但是我总觉得,你其实在事情发生之前就已经知道了。”

    听了这句话的唐安末早已开始觉得惊慌不已,虽然面上没有露出什么,但是她的眸子其实已经四下地转动着,对此陆衍深非常的明白……自己是说对了。

    明知道流氓挑衅只是策划好的,明明知道那个过来帮忙的服务生有问题,明知对方支开了赵蕊将唐安末带到了那个休息间不怀好意……但是,唐安末却都顺从了跟了过去。

    陆衍深无法忘记昨天晚上在看着视频里面的唐安末跟着那个服务生一步步地走进那个休息间的时候,自己是个什么神情,也许跟他看见唐安末被那个服务生压在自己身下是一样的吧。

    “陆总,这个服务生该怎么处理?”陈柏在他看完了所有的视频之后如此问道,而陆衍深记得自己几乎没有犹豫,直接给这个人做了定夺:“阉了,扔到城中村去。”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还有什么比看见别人差点染指了自己心爱的人更难以忍受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就夺了他最为根本的东西,让他失去成为一个人的最基本的自尊,陆衍深绝对会让那个人知道,动了自己的人,哪怕一个手指头,那也要付出最大的代价。

    陈柏在短暂的错愣之后,立刻就点头离开了。

    独自站在客厅里面的陆衍深盯着自己灯光下面的倒影,良久之后,才重新抬起了有些僵硬的脚走回了自己的房间里面,那里的大床上面,女人正安静地趴伏在被子里面酣睡着。

    那柔软的手臂,那淡淡的体香味,尚未退去,还久久萦绕在陆衍深的鼻尖。

    床头的一盏小灯开着,在床头投向了一片阴影,陆衍深便盘腿坐在了一点小小的阴影之上,他半撑着自己的脸,探究式似地打量着自己眼前的唐安末。

    刚才的那些视频,他反复看了很久,看的越多,越确认一件事情。

    “你是故意这么做,然后等我过去救你。?”

    此时,将清醒的女人强硬地压在了自己的身下,陆衍深终于将在心中盘亘了一晚上的问题全部抛向了唐安末,他直接了当,甚至都没有选择试探疑惑,而是用了非常肯定的句式。

    与其说,陆衍深在确认某件事情,不如说他在跟唐安末传达这件事情。

    仰躺在床上的唐安末,心跳砰砰砰地跳着,盯着陆衍深的眼珠子有些慌乱地转来转去,但是她却不打算露出一点怯弱的样子,反而选择了一个非常挑衅地表情。

    强硬地勾起了嘴角,笑容更是带着三分不屑:“是,你说的都对,我就是故意的,故意让你去误会于雪瑶,让你来救我,在你出现的时候将摄像头找了出来,让你知道所偶的事情,让你知道于雪瑶是如何对我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故意的。”

    说完的唐安末像是发泄了一般,夸张地笑了起来,但是那个笑声却怎么听怎么带着一股子心酸的味道,甚至连唐安末自己也忍不住地朦胧了眼睛,却强逼着自己不能掉下一滴泪:

    “陆衍深,你说的都是对的,我就是这么一个女人,所以你让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