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章 离家出走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5:15本章字数:2025字

    唐安末从陆衍深的身边逃开了。

    不过这是单方面的事情,在陆衍深只不过一个细小的愣怔的时候,唐安末已经从他的身下一把推开了他,并且裹紧了身上的被子仓皇地逃出了他的房间,躲进了对面的次卧里面。

    “唐安末?”陆衍深走到了那扇房间的门口。

    在唐安末说完了那些话之后,他也有话想对唐安末说,他当时的微微错愣不过是因为没有想到唐安末居然会将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并且将责任全部归在了自己身上。

    陆衍深敲了敲门:“唐安末,开门,我有话对你说。”

    里面却传来了唐安末的拒绝:“陆衍深,算我求你了,让我自己一个人安静下。”

    陆衍深怎么允许被拒绝,敲门声渐渐地越来越响,直到唐安末嘶吼着带着哭腔的声音再次从里面传来的时候,陆衍深才停止了敲门,安静地站在了那里。

    门外静悄悄的。

    次卧里面的唐安末裹着被子,站在了床边,旁边是已经被她自己踢翻的行李,泪水顺着她的脸颊迅速地滚落了下来,她慢慢地蹲下了身体,紧紧地环住了自己,终于呜咽出声。

    这下陆衍深应该会彻底对她失望了。

    今天,她借着陆衍深的手狠狠地将于雪瑶教训了一遍,却也将自己精于算计那么丑陋的一面暴露在了陆衍深的面前,那个曾经不谙世事纯真天然的唐安末形象在那个瞬间已经分崩离析了。

    “你是不是对我失望了?陆衍深?”

    “其实从五年前你就已经开始对我失望了吧。”

    唐安末哭着哭着又笑了起来,但是那笑却更像是哭,带着难受,带着憋屈,更是带着无法形容的各种复杂情绪:“今天我算计了于雪瑶,五年之前我算计了你,在你的眼里,学校里面那个唐安末早就死了吧,剩下的只有现在这个不断算计着人的唐安末……”

    因为门外已经安静,陆衍深也许已经离开了,再也没有顾及的唐安末终于彻底哭了出来。

    那一天,在陆衍深再次回到房间里面的时候,唐安末已经从她的房间里面消失了,并且随着一起消失的还有她的那些行李,陆衍深下意识地想要追出去,却又突兀地停在了门口。

    他在犹豫,却只是因为这一犹豫,他便失去了再去找唐安末的劲。

    陈柏和推着餐车的服务生一起出现在了门口,陈柏刷开了门,却只看见独自一人坐在客厅里面的陆衍深,旁边的烟灰缸里面一堆已经掐灭的烟头。

    “陆总,你吩咐的东西我已经全部准备好了,现在需要给唐小姐送进去吗?”陈柏问道。

    “就放在这里吧。”陆衍深摆了摆手。

    “……好。”陈柏不解,却还是让服务生将餐桌推在了一处不会碍事的地方才打发了对方离开,而他则走向了陆衍深,并且在这同时发现了两个房间的门都是打开的,主卧和次卧里面都没有看见唐安末的身影,这让陈柏的心里不由得打了一个突突。

    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总,唐小姐……”

    “东西放下,你也先离开吧。”陆衍深像是不想多说话,简单一句话就将陈柏赶出了房间,自己又恢复到了老僧坐定的感,客厅的窗帘没有拉开,营造出了几分落寞的感觉。

    陈柏关上了门,为自己刚才脑袋中闪出的词语感觉到了几分不习惯。

    那个永远是自信的陆总怎么会出现落寞的感觉,那绝对是因为外面的阳光没有照进来的关系,一切都是幻觉,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幻觉……

    陈柏摇头晃脑地离开了走廊,却还是忍不住思考唐安末到底跑去哪里了?

    在走进电梯之前,他决定给赵蕊打个电话,在这里,唐安末如果不在房间里面,那么她唯一能找的对象自然就变成了赵蕊,想到这里,陈柏立刻拨了个电话出去。

    赵蕊倒是接的很快:“喂?秘书,你找我?”

    陈柏直接问道:“唐小姐去找你了吗?”

    赵蕊有点没明白:“学姐不是和陆总在一起吗?你怎么会来问我?”

    陈柏一听就觉得坏了,也想起其实此刻时间还早,因为集体活动安排在了下午,所以上午的时候大家都赖在了房间里面,那么此时的唐安末到底去哪里了?

    赵蕊挂断了跟陈柏的电话之后,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准备出门去找唐安末了,虽然她的声音放的很轻了,却还是吵醒了跟她同屋的人。

    “你能不能小点声,还让不让人休息?”那个女孩子还懒懒地躺在了被窝里面。

    “对不起,我马上出去了。”赵蕊一边快速地道着歉,一边快速地拿起了自己的东西,关上门离开了,女孩子探头看了一眼被关上了门,又睡进了被窝:“切,马屁精。”

    赵蕊气喘吁吁地跑出了酒店,看着眼前一大片根本不熟悉的地方,就算想找唐安末也有点无从下手的地步,不由得又急又气,忍不住在原地跺了几下脚。

    “真是的,学姐到底跑哪里去了啊?”

    “怎么?赵蕊?你找我?”唐安末的声音居然紧随着刚才赵蕊的叹息声响了起来,正在跺脚的赵蕊立刻就愣住了,不敢置信地转头看向了声音的方向:“学姐?”

    嘴里含着一根油条正在吧唧吧唧吃着的唐安末抬起手跟她打了一个招呼。

    “……”赵蕊觉得此时的自己应该在一瞬间就经历了大喜大悲,自己急急忙忙跑出来以为出什么事情担心的对象却在此时如此闲情逸致地坐在这里……吃油条??

    “怎么?你要吃吗?”见赵蕊盯着自己嘴里的油条,唐安末拿了下来对着赵蕊晃了晃。

    “不……谢谢,学姐你吃吧。”赵蕊强忍着哭泣的欲望,挫败地坐在了唐安末的旁边。

    “恩,那我吃了,早饭没吃,饿死了。”唐安末几乎是几下就将那根油条解决了,看了看自己油腻腻的手,又无辜地看向了赵蕊:“赵蕊,你有纸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