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我才是房东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5:10本章字数:3042字

    按照正常情况下,发生这种事情,第一反应应该是关门,或者拿浴巾把自己包裹起来,但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莫蕾整个脑子都炸了,无与伦比的愤怒袭上心头,扭头抄起拖把就想打死古凡。

    古凡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鼻血一度无法停止流出,慌忙喊道:“你倒是先穿上衣服啊!”

    莫蕾闻言,这才发现自己傻了。

    啊啊啊!

    莫蕾迅速拿起浴巾将自己紧紧包裹起来,然后再度拿起拖把,可是刚来到古凡跟前,她一松手,浴巾又是掉了下去……

    这只老虎真是太可怕了!

    古凡接二连三的受到刺激,内心方寸大乱。

     呜呜呜。

    砰!

    莫蕾当场嚎啕大哭,迅速把卫生间门关上,半分钟后她穿戴整齐的跑了出来,扬着小粉拳就想砸到古凡脸上。

    首先这里是古凡的家,这个女人出现在这里简直莫名其妙,其次,自己又不是故意要看她的,凭什么打人?

    古凡灵敏的侧了下身子,躲过莫蕾的粉拳,后者脸色惨白挂着泪珠,咬牙切齿的抬起脚踢向古凡。

    古凡不想再躲闪了,轻轻伸出手扣住莫蕾的嫩白小脚,也是渐渐恼怒了,“你别太过分了!”

    刚刚喝斥完,古凡眼神一瞥,情不自禁的咽下口水,只觉得自己跟中毒了似的,脑袋里晕乎乎的……

    眼下莫蕾穿着的还是之前的那套雪白连衣裙,由于脚被古凡握住,哪怕什么香艳的都没有看到,也足够让古凡这个懵懂的大男孩激动了。

    感受到古凡的眼神,莫蕾发现自己又一次被恶心到了,并且现在这个场景既暧昧又奇葩,她又羞又恼的喝道:“无耻淫贼,快点放开我!”

    “哦。”

    古凡哪里懂什么怜香惜玉,闻言就松手了,莫蕾一个重心不稳,噌噌噌的往后退去,差点没倒在地上。

    一介女流如何可能是古凡的对手?

    莫蕾靠在墙上大口喘着粗气,眼神里有着深不可测的怨恨,她恨不得把古凡碎尸万段,这可是奇耻大辱啊,自己还没谈过恋爱呢。

    不待古凡说话,莫蕾率先反应过来,拿出手机当场准备报警,可还没来得及拨出去,门口赫然是出现了一名壮汉,瞬间吸引了莫蕾的目光,导致报警电话没有拨出去。

    此人身高至少一米八,长得五大三粗,块头很大,满脸横肉且皮肤黝黑,再加上他穿着黑背心,发达的肌肉暴露无遗,普通人一看就会心生恐惧。

    “山哥?”莫蕾放下手机迅速迎了上去,眼里的厌恶之情一闪而逝,转而赔笑道:“山哥,我知道快要交房租了,可是时间还没到啊,您怎么来了。”

    他叫胡大山,是这套房子的“房东”的小弟之一。

    胡大山无视掉古凡,哼道:“不差这三天了,最近我们老大手头紧,你提前交租吧。”

    “可是我还没发工资呢,能不能按照约定的来呀。”莫蕾深知对方蛮不讲理,以前更是夸张到提前半个月来催租,可是在这个寸金寸土、房价高昂的江云市,她短期内实在找不到更好的住所了,只能是压着怒火道。

    胡大山早就习惯了这种场面,这女人每次都这样说,看她还能撑几次。

    实际上,这套房子每月一千二的房租,他老大再缺钱也不会差这么点儿,主要目的当然是想泡莫蕾了,所以才几次三番的催租,给人施加压力。

    胡大山冷哼道:“别跟我扯这些,要不你就答应我们老大吧,当了他的女人,以后住在这哪里还需要什么房租啊?别一天天不开窍的,我每月都来催租也很烦躁,知道不。”

    类似于这种施压,莫蕾也同样习惯了,以往还能想办法提前交租,打破对方的念想,但这次真的不行了,能借钱的朋友都已经借过了,工资还要过几天才能发,这怎么办?

    正当莫蕾陷入两难境地之时,古凡内心也很不平静。

    事到如今他自然得到了答案,莫蕾并非私闯民宅,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租房,也就是说,这套房子被侵吞了,霸占者正是那山哥的老大。

    师傅从小就教导古凡,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忍着点儿!

    并非师傅胆小,而是有另外一层原因,古凡深知其中的利害关系,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动手,再加上这个女人屡次误会自己,泥人都有三分火气呢,先静观其变。

    莫蕾心中焦虑万分,急的都快哭了,连连恳求道:“山哥,感情的事情勉强不来的,我跟你们老大不合适,求你们再给我几天时间吧,按照合同规定的期限就行。”

    胡大山大手一挥,毅然决然的道:“那我可救不了你了,这套房子的性价比有多高你应该清楚,老大转手租给别人,房租提到一千五都有大把人求着租呢,你收拾下准备搬走吧。”

    胡大山发现这回莫蕾真有点走投无路了,心中发出狂笑,看她还能不能抵住压力,老大快要抱得美人归咯。

    强忍住笑意,胡大山很是干脆的转身准备离开,莫蕾一颗心跌落谷底,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

    没有人能够理解莫蕾心中的苦楚,她毕业不久,工资不多,家中仅剩的爷爷奶奶都在农村里,每月等着自己寄钱,这些压力令她一度喘不过气,眼下又要面临搬家,拿什么去押一付三?

    这才是莫蕾近乎崩溃的主要原因,她甚至忘记了古凡的存在,轻轻抽泣起来。

    就在莫蕾万念俱灰之时,眼看着胡大山一只脚跨出门槛了,古凡淡淡的道:“等等,不许走。”

    嗯?

    莫蕾和胡大山同时看向古凡,眼神出奇的一致,都是那样的莫名其妙。

    古凡之所以出声,并不是为了救美,自己才是这个房子的主人,房产证写得清清楚楚,私有财产被侵吞,如何能忍?

    迎着两人诧异的目光,古凡挤出一抹笑容,道:“这位大哥,你们老大人在何处?”

    古凡不是很高,也才堪堪一米七二,而且看起来土里土气的,也不健硕,胡大山轻蔑的道:“关你毛事?莫小姐已经快要走投无路了,我看你一身酸不拉唧的,也别妄想插手了。”

    农村人怎么了?农村人就该被这样侮辱吗!

    饶是师傅生前曾经提醒过,此刻古凡还是忍不住怒火升腾,本想着与人为善讲讲道理呢,现在看来,讲得通吗?

    “这套房子是我的,你老大是哪门子的房东?”语不惊人死不休,古凡这话如同往平静的湖面上投入一枚石子,令得莫蕾和胡大山脸色剧变。

    胡大山之所以愣住,是因为他再清楚不过了,老大根本不是房东,这套房子据说十多年都无人问津,老大胆儿肥,直接喊人把门拆了,换个新的防盗门,从此据为己有。眼下突然出现个“主人”,他如何能不慌?

    而莫蕾不知道这些东西,只觉得这土包子太恶心了,不仅耍流氓看了自己的身子,现在还谎称房子是自己的,想来个英雄救美,企图俘获自己芳心吗?

    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看上这个恶心之人,莫蕾心里暗忖,又怕因为古凡的关系,把胡大山惹毛了,她直接出声道:“这里有你什么事?赶紧走开,之前的事情我也懒的问了,以后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天啊,世界之大竟有如此愚蠢的女人,古凡对这个漂亮女人仅存的一点好印象,就此轰然破碎。

    古凡根本不是想帮她,除开这点不说,他把胡大山解决了,不也是殊途同归吗?

    没有理会莫蕾,古凡原本憨厚的面孔上,突然有了一丝难以压抑的锐气,他淡淡的道:“我只给你一次机会,倘若天黑之前,你们老大没有主动登门来跟我解释个清楚,我叫你们永世不得安生!”

    此话一出,莫蕾和胡大山同时傻掉了,这还是刚刚那个淳朴的小子吗?怎么会让人感觉到一股寒意?

    仅仅是一瞬间的错愕,莫蕾脸上升起更为强烈的嫌恶,而胡大山则是不怒反笑,一步步走向古凡,准备一拳头给他干倒在地。

    然而,胡大山才刚刚扬起那粗壮的手臂,古凡便是率先踹出一脚,前者只感觉一道可怕的力道袭来,胸口仿佛要炸裂一般,虎虎生疼,很快就飞出门外,重重落在地上,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师傅,不是徒儿刻意要与人动武,实在是对方欺人太甚。”

    古凡在心里暗道一声,便大步流星的走到胡大山跟前,一脚踩在他火辣辣的胸膛上,足尖使点力气轻轻碾压,疼得胡大山青筋暴起,面目狰狞。

    古凡淡淡的道:“天黑之前,让你们老大过来找我,听见没有?”

    “去你……啊,知道了知道了,我一定让老大亲自上门!”胡大山本想硬气一点,但这土包子的力道大到惊人,他只好临时改口。

    而莫蕾站在一侧,目眦欲裂的喊道:“你到底有完没完,咱们才见过一面,我需要你帮助吗?我怎么可能喜欢你这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