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更衣室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5:10本章字数:3103字

    莫蕾睡得很香甜,她做了个美梦,梦见自己被白马王子牵着手,肆意徜徉在一片辽阔的薰衣草世界当中,跑累了,就躺在白马王子那强有力的胸口上,感受着阵阵浓烈的安全感。

    这是多少女人的美梦啊,虽然她的容貌突出于常人,可谁还没有一颗元气满满的少女心呢。

    倒是古凡,此刻他的表情说不出的精彩。

    只见莫蕾穿着薄如蝉翼的粉色丝质睡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比之昨天看到她的身子,还要来的更有冲击力!

    而且莫蕾躺在古凡的胸膛上,俏脸之上满是甜蜜安详,还时不时的用手指在他胸口上画着圈圈,未经人事的古凡如何能承受这样的刺激?

    二话不说,当场有了些许怪异的变化。

    殊不知,这一变化,竟然把莫蕾给惊醒了,她低吟一声,揉着惺忪的睡眼,入目便是古凡那张错愕又享受的脸。

    “啊——”

    超高分贝的尖叫声响彻整个房间,莫蕾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弹跳而起,不分青红皂白就抄起枕头,对着古凡一通猛砸,嘴里愤怒的道:“你个死色狼,这才第一天就忍不住对我下手了,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古凡十脸懵逼,他上哪儿知道发生了什么啊?醒过来就发现娇躯在怀,怪谁呢?

    古凡很是诚实的道:“我不知道,醒来就发现你在这儿了,而且我没做什么啊。”

    莫蕾气鼓鼓的,一张俏脸被气得酡红无限,甚至连自己穿的不多都忘了,转眼看见古凡的某些异样,越发确定自己被欺负了,竟是委屈的流下了眼泪。

    “小姐姐,你哭什么啊,我真没对你做什么,不信你自己检查一下。”古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哭了,心生怜爱。

    “我当然知道没有发生……那种事,可是你绝对偷摸我了,无耻淫贼,我要搬走!”

    莫蕾狠狠跺下脚,抹着眼泪飞速逃离此地,一头扎进自己房里抽泣起来。

    倒不是莫蕾装纯,主要她从小没有父母,很早就自立了,防备之心异常严重,昨天被看了就很生气,勉强能忍,现在呢,居然被摸了啊!

    说实话古凡这两天都处在懵逼状态,他不懂女人心思,只觉得莫名其妙,心说或许是自己太招人嫌恶吧。

    事实上,以前这套房子只有莫蕾一个人住,她半夜上厕所后经常会进错房,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眼看时间已经八点了,以前在大山里,古凡六点钟就会起来修炼《太古神诀》,今天刚来城里,权当放个假吧。

    拿过满是补丁的棕色裤子,古凡摸摸口袋,里头只有皱皱巴巴的一张五十块钱,这些钱不知道该如何支撑到找到工作,甚至是发工资呢。

    凭他的实力,随便都能赚到很多钱,可师傅说了,要低调行事,自己“仙医门”门主的身份是非常敏感的!

    很快的,古凡穿戴整齐,随便洗漱一番,到小区外吃个豆浆油条,便是投入了找工作大军当中,至于还在家里哭泣的莫蕾,他粗心的忘掉了。

    这一天古凡都在四处兜转,甚至从路人口中问来的“人才市场”都去了,却一无所获。

    当今社会,每家单位、甚至是一些小超市的会计都要求大专文凭起步,在这个本科生多如牛毛的时代,连认字儿都是师傅所授的古凡,压根找不到工作。

    他一度颓丧,空有一身本事却无处施展,让人头大如斗,只因他需要低调。

    夜幕渐渐降临,江云市的整个天空都被黑幕所掩盖。

    古凡不认路,无意中走到凤尾街来了,发现这里有几栋恢弘大气的写字楼,上头写着什么什么公司,街尾还有家“冰蓝酒吧”。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古凡以前经常听师傅炫耀外头的世界有多精彩,酒吧就是其中之一。

    冰蓝酒吧装潢奇特,店铺装修都采用复古风格,门口修葺的砖头都是暗色系的条纹砖,包括里头的舞池,都是个古代擂台状,墙上还挂有一块匾——比舞胜地。

    独特的装修风格吸引了古凡,他兴致勃勃的跑到冰蓝酒吧门口,还真看到了一则招聘启事,招的是保全人员。

    眼下才六点钟,酒吧里的客人相对较少,古凡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不明白该找谁,只能进去瞎晃悠,不小心就晃到后台更衣室来了。

    如同服装店一般,这里有着一排的更衣室,多达七八个,古凡傻乎乎的走进来,丝毫没有看见门口写着的“女更衣室”四个字,嘴里还在暗叹,这究竟什么地方?

    绕过一堵墙,古凡突然发现有个酒保正趴在地上,眼睛使劲儿往门底的缝里看,饶有兴致的模样。

    找他应聘吗?

    古凡一门心思想找工作,就走过去蹲下,刚准备开口,那人就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凑在他耳边呢喃道:“里面有好玩的,你别破坏我的好事啊。”

    酒保名唤张晓军,他在冰蓝酒吧工作两年了,对更衣室里头的周主管觊觎已久,今天好不容易壮起胆子想来偷看几眼,他可不想被人破坏了。

    古凡不知道这里是更衣室,被对方说的心痒痒,心说有啥好玩的?然后情不自禁的跟张晓军一样趴下来,眼神投射了进去。

    目之所及,这是一双女人的脚,穿着黑丝踩着高跟,古凡很快就见到一条短裙从上往下掉落,女人抬脚把短裙拿起,随后又开始穿上一条黑色包臀裙。

    这这这!

    古凡内心难掩亢奋,只觉得某种冲动即将破体而出,他当然知道,里头有人在换衣服。

    不行不行,这可是小人行径,有损人格的。

    古凡很艰难的站起来,施施然的道:“这位大哥,偷看人家换衣服是不对的,你赶紧站起来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嘎……

    张晓军和更衣室里的女人同时愣住,完全忘记了下一步动作。

    一个心说糟了,这不暴露了吗,另一个则是芳心大乱,哪来的色狼,居然敢偷看!

    不待张晓军破口大骂,更衣室的小门已经被打开了,这是个身穿包臀裙的女人,年纪约莫三十,留着酒红色波浪卷发,五官精致,略施粉黛下,那张瓜子脸显得格外魅惑,身材更是百里挑一的存在,踩着高跟能有一米七多,双腿又长又直,堪称熟透了的尤物。

    然而,在这完美的形象之下,古凡只听到一阵爆喝:“张晓军!!”

    周晴雨是万万没想到,所有酒吧服务生里,就属这个张晓军最为憨厚老实了,谁知道他居然能干出偷窥这种事?

    张晓军面如死灰,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在这留下去了,偷看主管换衣服,不被打死就不错了。

    “还不走?自己去财务那儿领取未结算的工资,别再让我看见你。”周晴雨怒道。

    张晓军红着脸,灰溜溜的转身,半句话都不敢说,但出了门,他又回头看了眼古凡,暗暗记住了他。

    呼……

    面对一脸茫然的古凡,周晴雨往后抛了把波浪长发,尽量让自己平复下来,道:“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及时制止他,我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这种人。”

    到了这会儿,古凡如何还能看不清局势,他摆摆手尴尬的道:“不碍事,我也是看见他趴那儿才进来的。”

    周晴雨见古凡这老实巴交的模样,很快在他身上打量了几眼,心下大吃一惊,这人得有多穷啊?

    但她不是势利眼,转而问道:“你……还有事儿吗?”

    “哦,我是来应聘的,门口不是写着招工吗。”古凡憨笑道。

    “好,你跟我来。”周晴雨礼貌性的笑笑,随后往门外走去。

    主管室。

    听完古凡的自我介绍后,坐在木沙发上的周晴雨黛眉微蹙,从大山里出来的,还是头一回进城?

    如果是通常情况,周晴雨现在已经婉拒古凡了,倒不是眼高于顶,主要对方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见识,万一傻乎乎的得罪客人怎么办?

    但是经过刚刚的事情,她觉得此人比较正直善良,没有跟张晓军同流合污,此举就让人很是赞叹。

    基于此,她打算给对方一个机会。

    周晴雨淡淡的笑道:“古凡是吧,现在我们酒吧只招保全人员,这个……说通俗点,就是整晚站在门口看门的,会很累,而且工资也不高,就一千八。”

    一千八足够古凡生活了,他当场笑道:“没问题呀,我可以的!”

    “你先别急。”周晴雨似有难言之隐,稍稍组织下语言,道:“我们酒吧的保全更迭的很快,你知道为什么吗?”

    古凡摇头。

    很快周晴雨就说出了原因,原来有一伙地痞流氓经常会来光顾收保护费,而且每次都喜欢拿保全开刀示威,久而久之,每次来应聘的人都撑不过半个月,就悻悻的离开了。

    简单说,那伙人有点神经质,明明已经收了保护费,却总要打打人过下瘾,也报过警了,可被抓去教育三天又出来了,令人烦不胜烦,最终只能老实的交保护费。

    古凡闻言,露出一口大白牙,道:“没关系周姐姐,我很能打的!”

    周姐姐?

    不知道为何,周晴雨听到这三个字从对面这个土气阳光大男孩嘴里说出来,竟是感到一丝莫名其妙的暖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