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吓尿了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5:11本章字数:3027字

    人到万分危急的时刻,可就顾不得什么面子了,于是李婷婷就准备去找吴慧敏,让她看在往日情分上帮自己一把。

    此刻古凡正端着杯酒送到客人面前,眼角的余光发现李婷婷杵在角落处,时不时的看吴慧敏一眼,略带犹豫。

    他当下就猜到了对方的心思,想通过吴慧敏让自己出手救人吗?

    说实话古凡有些反感李婷婷这个做法,他不清楚对方缘何知晓自己会医术,这也就罢了,难道还要传的人尽皆知吗!

    一旦古凡的秘密逐渐被揭露出来,他就无法继续在这个酒吧里上班了,试想,身边存在一个大神医,每天都被顶礼膜拜,甚至还会传的沸沸扬扬,这叫人如何低调?指不定转眼就被仇家追上门了。

    “算了,给她个机会吧。”

    古凡无奈的摇摇头,大步走过去,把李婷婷喊到后台去,后者惊喜到无以复加,追上去语无伦次的道:“古……古凡,你愿意帮我了吗!”

    “我只给你一次机会,能否把握住看你自己了。”古凡淡淡的道。

    事情突然出现转机,李婷婷仿佛看见了万丈光明,疯狂点头,“嗯嗯嗯,你说。”

    仙医门门规,最重要的一条便是:不治品行恶劣之人!

    目前来看,这个李婷婷的品行当属低劣之辈,尖酸刻薄且狗眼看人低,基于此种情况,古凡不敢随意施救,他身为门主,不可坏了祖师爷的规矩。

    但华夏有句老话,叫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古凡且给她一个机会,看她能否改过自新。

    稍作犹豫,古凡缓缓说道:“你若是诚心悔过,就到宝华寺去一趟,必须步行,寺庙前庭有个荷花池,我曾经在池边正北方位埋下一枚新版一元硬币,你去取来,我便出手救治于你。”

    这当然是古凡随口胡诌的了,他才来江云市几天,基本哪儿都没去过,这个宝华寺还是他听吴慧敏说过的,步行过去至少需要四个小时的工夫。

    而且也没有什么所谓的硬币,古凡就是想看看,李婷婷究竟会不会去,他特地说了“新版硬币”,就是有意给出的漏洞。

    如果这女人不知悔改,企图打车,或者干脆连去都没去,直接拿个硬币来充数,古凡就决计不可能再给任何机会。

    心诚则灵。

    李婷婷哪里还敢再迟疑,相比于自己的病情,走几个小时算什么?当场就去跟周晴雨请假了,打算马上过去,在酒吧打烊前赶回来。

    看着李婷婷离去的背影,古凡无奈叹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没空多想,古凡再度投入工作当中。

    十点钟左右,酒吧里迎来一个新的热潮,全场座无虚席,舞池上更是有着一群男女在激情热舞,尽情释放着生活中的苦闷。

    但角落处的一个卡座上,却是发生了不和谐的一幕。

    吴慧敏很苦恼,但她不敢发飙。

    “先生,我要去忙了,请您放开我好吗?”一只手被男人握住揩油,吴慧敏满脸惊慌。

    卡座上坐着几名青年男子,各个都用戏谑的眼光看着吴慧敏,宛若老虎盯着羊羔那般贪婪。

    拉着吴慧敏不让走的,是个留着莫西干头的男人,名叫方泽,他是众人中的老大,人人以他为核心。

    方泽嘴角闪过一丝淫靡的笑意,握着吴慧敏的手不肯松开,调侃道:“没想到这个小酒吧的服务生质量这么好啊,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是啊老大,这妞儿我也觉得漂亮,一个小小的服务生能有这种姿色和气质,真是令人纳闷儿。”有人附和道。

    这伙人言语中隐隐透出的那股高高在上,让吴慧敏黛眉紧蹙,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不敢太过放肆,生怕得罪大人物,也怕搅了酒吧的生意。

    “先生,我真的很忙,请您放过我吧,否则待会儿主管该骂我了。”吴慧敏焦虑的恳求道。

    方泽嘴角一歪,不屑的道:“主管?你们主管算什么东西,你乖乖给老子坐下,陪我喝高兴了,我就让你走。”

    “啊!”

    方泽放下话,手上便用力一拉,使得吴慧敏整个人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了他身边,吓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偏偏这个时间段酒吧里是最嘈杂的,压根没人注意到。

    “叫什么,陪老子喝杯酒那么委屈你吗?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方泽哼道。

    方泽的小弟迅速补刀跪舔:“小妞你还是老实点吧,我们泽哥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他要是把身份说出来,估计能吓死你。”

    方泽很满意对方的奉承,而后端起酒杯递给身边的吴慧敏,笑道:“来,咱们喝个交杯酒助助兴。”

    吴慧敏身子绷得紧紧的,僵硬无比,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她那美目当中传出阵阵恐惧的情绪波动,颤颤巍巍伸手想去接酒杯之际,一道暖人的声音陡然传来。

    “泽哥,我来陪你喝吧,放过她。”古凡笑道。

    古凡!!

    见古凡过来,吴慧敏莫名其妙的松了口气,身子都放柔软了些,想起前几日前男友被他踹飞的场景,她无比心安。

    而方泽等人,对于这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自然是心生不悦,方泽淡淡的道:“给你一次机会,马上滚,否则等下要出什么事情,我不敢保证。”

    古凡焉能臣服在这种恐吓之下?

    他自顾笑笑,旋即伸手放在旁边那人的肩膀上,轻轻一捏,一股往上的作用力悄然滋生。

    在方泽等人目眦欲裂的眼神中,那被古凡捏住肩膀的人,竟是缓缓的站了起来,脸上已然是青筋暴起,狰狞可怖!

    “谢谢兄弟让位置。”

    古凡随手一探,将那人拍了出去,对方噌噌噌的往外退了好几步,连忙护住快要碎裂的肩膀,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练家子!

    方泽内心惊呼一声,见得古凡笑吟吟的坐在对面,他本想去搂住吴慧敏的手,瞬间抽了回来,警惕的道:“你,你是谁?”

    无怪方泽这样失态,他随行的这些人,可都是从武馆里带出来的,古凡轻描淡写就把人拎出去了,他如何敢太过放肆。

    古凡先是给了吴慧敏一个安慰的眼神,随后笑道:“我也是这里的服务生啊,她不会喝酒,我来代劳吧。”

    有了上次的前车之鉴,古凡可不敢在酒吧里动手了,万一把生意搅黄,他会过意不去的。

    而方泽也不是傻子,他猜出了古凡的心思,料定对方不敢在这里把事情闹大,因此暗暗松了口气。

    “妈了个巴子,练家子是吧,老子倒要看你有多能喝,等你醉了,老子打得你半身不遂!”方泽心中暗忖,脸上很快浮现笑容,道:“好,那咱们喝。”

    在方泽的暗示下,他的另外三名小弟开始卖力的想要灌醉古凡,连他自己都没闲着,一杯接一杯的灌。

    这位方大少也很无奈啊,放在平时,他怎么可能这种低等人喝酒?但这次没办法,仅凭对方刚刚露的那一手,他就知道不可力敌,只能智取。

    一转眼,一个多小时过去。

    吴慧敏看着古凡来者不拒的喝酒,心下越发着急起来,他不能被灌醉了吧?但看他脸色一如往常,也就按捺住了出声的心思,同时还有点感动。

    古凡这么拼命的喝酒,全是为了自己呢,他真的好有男子气概!

    急的不只是吴慧敏,方泽也快要傻掉了,这他妈喝了一个多小时,自己都已经有些晕乎了,怎么那沙比服务生还跟没喝似的?

    古凡不想醉的话,自然永远都醉不了,那点酒精度早就被他给蒸发掉了,只是肚子有点撑而已。

    不多时,方泽终于忍不住了,心说这回算是碰上‘酒桶’了,这样下去自己马上会醉倒,于是猛地放下酒杯,怒道:“都给我上,打残他!”

    对方虽然可能是练家子,但是自己这边也不是吃素的,再不济,几人打一人总不会吃亏吧?届时事情闹大,亏的还是这沙比服务生。

    敢妨碍自己泡妞,怕是没死过吧!

    面对蠢蠢欲动的几个人,古凡露出怜悯的眼神,他当然不会在这里跟人动手,只是淡淡的提醒道:“你们最好不要乱动,不然等下会小便失禁的。”

    “吓唬谁呢?动手。”此刻的方泽已然怒气冲天,什么都不管了,被一个服务生压制的感觉太憋屈!

    就在他的手下准备动手之时,古凡以肉眼不可及的速度,飞出几根银针,几乎在同一时刻进入那几人的太渊穴,使得他们当场愣住。

    下一瞬,方泽等人当即感受到一股尿意袭来,且急不可耐,神经中枢明明没有发布指令,可尿水却不受控制的溢了出来,转眼间几人便湿了裤裆。

    一股浓烈的尿臊味袭来,熏得吴慧敏连忙起身,她也是被吓得魂不附体,方才古凡提醒了一句,对方就真的尿裤子了?

    啊!

    方泽难以置信的望着地面的一滩水迹,直接红了双眼,取而代之的,是无与伦比的惶恐。

    “你……你对我们做了什么!”方泽边咽口水边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