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方豪强的恨

    更新时间:2018-08-21 10:45:12本章字数:3094字

    听到亲生儿子对自己直呼其名,再看他含恨离去的失落背影,方中天心如刀割,他不是铁石心肠的人,但身为一家之主,他肩负的东西太多太多,家里的基业断然不能葬送。

    古凡无惧方豪强的威胁,更无心搀和别人的家事,只是淡淡的道:“你们都先出去。”

    方中天回过神,恭敬的点头,而后带着所有人离开,并且关上门,密室只剩下古凡和祁瑞宣。

    刚刚发生的一切,已经把祁瑞宣吓破了胆,他这辈子都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恐惧,现在再看古凡,有如地狱的魔神鬼煞。

    祁瑞宣迅速跪好,忙不迭的磕头赔礼,嘴里不断的重复几句求饶的话,祈求古凡放他一马。

    古凡缓缓在椅子上坐下,淡淡的道:“会蛊术的那人呢?”

    果真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祁瑞宣彻底跪服了,高升可是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在古凡视线中啊,古凡竟能一针见血的点出来,这不是大师是什么!

    祁瑞宣不敢迟疑,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走了。”

    “想办法联系回来,我要见到此人。”古凡道。

    祁瑞宣喜上眉梢,惊疑道:“我要是把他找过来,你是不是能放过我?”

    事关门派仇怨和个人安危,古凡很迫切的想要找到那名养蛊之人,于是点头道:“找到的话,可以。”

    祁瑞宣暗道捡回一条命了,马上就拿出手机开始进行多方联系,但几分钟过去,他得到了一个结论:高升人间蒸发了!

    见到祁瑞宣的表情,古凡不用问都知道了,想必是蛊虫被焚毁的那一瞬间,对方就察觉到不可敌了,所以马不停蹄的逃离。

    古凡略微有些失望的叹口气,冷冷的看眼祁瑞宣,对于这种罪大恶极、心狠手辣之人,他没有理由轻饶,祁瑞宣与方泽,同罪。

    “你刚刚想割我的肉去喂狗是吧?”古凡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祁瑞宣又被吓尿了,摆手否认。

    咔嚓。

    啊!

    古凡随手废掉祁瑞宣,看都懒得看一眼,便是离开了密室,见方中天只身一人在外等候。

    “大师。”方中天迎了上来,强颜欢笑道:“不知小老儿今晚的表现如何,您……”

    古凡直接摆手打断方中天,淡淡的道:“你这是在邀功?你孙子屡次想要害我,现在这是咎由自取,我要废了他,何须通过你手?”

    子不教父之过,这三代人都有毛病,古凡到现在还余怒未消,语气自然凌厉,他的友好只对于亲近之人。

    方中天老脸一红,尴尬的道:“是,是,我说错话了。”

    “我朋友被关在哪?马上带我去。”古凡哼道。

    方中天不敢怠慢,询问手下过后,带着古凡绕过一堵墙,前往隔壁的密室。

    由于之前被方泽怒扇一巴掌,吴慧敏脸上已经带了点淤青,到现在才恢复了点意识,细皮嫩肉的小女子经不起那么无情的辣手摧花,她奋力的想睁开眼睛,眼皮却沉重无比。

    甚至,她还产生了一个绝望的念头,是不是今生就要交代在这里了?自己还年轻,不想死啊……

    恍惚中,吴慧敏脑海里浮现出古凡的身影和面容,往日古凡英雄救美的场景历历在目,但现在,她更担心的是,古凡也遭遇了不测。

    在思绪纷飞之际,只听得门口“嘎吱”一声,一双布鞋映入眼帘,吴慧敏眯着眼睛,极力的往鞋子上方瞟去,发现来人身穿服务生制服,惊喜的咧开嘴,绽放出无与伦比的绝美笑容。

    古凡一步步来到吴慧敏身边,蹲下后露出心疼的神情,转而将其拦腰抱起,低声呢喃:“没事了,我带你走。”

    吴慧敏头昏脑胀的愈发厉害,奋力睁大眼睛,看着毫发无损的古凡,脸上浮现幸福的微笑,这一刻她仿佛圆梦了,就像即将大婚的新娘子,被新郎抱着走入礼堂。

    每一个眼神中,都传达出浓浓的满足和轻松。

    在白炽灯光的投影下,古凡抱着吴慧敏,脚步渐行渐远,影子被无限拉长,最终消失于室外。

    方中天望着古凡离去,心下越发担忧起来,今晚因为方泽的缘故,导致原本就不曾建立起的关系,更加水深火热了,还有希望请他帮忙吗?距离李氏武馆的踢馆,仅有三天时间了,他不胜惶恐。

    这时方雄走过来,沉声道:“父亲,船到桥头自然直,如果天意使然,你也不用自责。”

    “说得倒轻巧,我一把年纪了,要是在进棺材之前葬送了家业,死后怎么面对列祖列宗?”亲情破损和家业飘摇,都让方中天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

    随后,方中天道:“你觉得我错了吗?”

    方雄不敢下定论,只是如实道:“儿子无法评判你的对错,但……我也恨古凡,哪怕明白他的做法是理所应当的,我也无法释怀,方泽毕竟是我侄子。”

    身处光怪陆离的浮躁社会当中,有些时候,爱恨是再也不由自己了。

    方中天心乱如麻的长叹一声,久久无言。

    ……

    古凡一路抱着吴慧敏,送她回到家中。

    江云市的房价堪称寸土寸金,身为外来人的吴慧敏,连像样的房子都租不起,只租了一个小单间,陈设简单,却不失条理。

    在路上的时候,古凡就已经悄悄运转《太古神诀》抹去了吴慧敏脸上的伤,使她的肌肤再度恢复到吹弹可破的状态。

    吴慧敏也明显感觉自己好了,之前的昏沉感消失无踪,可她莫名的有些迷恋古凡的怀抱,一路走来竟是没有出声。

    直到现在,古凡想把她放到床上,但吴慧敏却死死的勾住古凡的脖颈,红唇轻启,幽幽的道:“古凡,今晚别走行吗。”

    “你好好休息,我还要回去继续上班呢。”古凡憨憨的道,完全敛去了之前在方氏武馆里的锋芒。

    吴慧敏摇头,不肯松手,楚楚可怜的望着古凡,娇滴滴的道:“我一个人害怕,你就留下来陪我吧。”

    她的暗示已经足够明显了,古凡就算是榆木脑袋都该意会到了,虽然他很激动,也很想一亲芳泽,可他骨子里也有种信念,不基于爱情之下的亲密举动,都是耍流氓。

    古凡不喜欢吴慧敏,一直都将其当成要好的朋友和同事,至少,面对她和莫蕾的时候,那种感官意识是截然不同的。

    “我先走了。”古凡把吴慧敏轻轻放下,带着礼貌的微笑离开。

    吴慧敏唇齿翕动,几度想再挽留一番,最终还是作罢,转而暗骂自己:“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矜持了,居然主动投怀送抱!”

    直至回到酒吧,古凡才甩掉那些不该有的念头,迅速投入工作,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经由吴慧敏的暗示之后,他却一再的想起莫蕾来,简直莫名其妙的。

    凌晨三点钟,江云大学附属医院。

    方豪强看着病床上尚未醒来的儿子,心头在不断的滴血,活蹦乱跳的儿子,今后再也站不起来了,这是何等的滔天之恨啊。

    这时,方雄走了进来,拍拍方豪强的肩膀,道:“别太难过了,命保住就好,不至于断了香火。”

    虽然恨及父亲,但方豪强却没有迁怒于方雄,握着拳头,恨恨的道:“哥,这个仇如果不报,我枉为人父。”

    方雄眉宇间露出凝重之色,道:“听我的别冲动,那个古凡的确是名大高手,连父亲都不可能跟他过上半招,掐指弹出飞针,恐怕已经脱离外家高手的范畴了,哪怕武馆倾巢出动,也不一定能留住他。”

    随后,面对弟弟的疑惑,方雄把父亲为何对古凡那么看重的原因叙述了一番。

    方豪强恍然大悟,道:“我能理解他的立场,如果我是家主,我也会这样做,但立场不同,我无法感同身受,小泽再也站不起来了,这种切肤之痛谁能懂?”

    “我跟你的想法一样,我也恨那大师,简直是油盐不进的存在,但没办法,目前咱们还需要仰仗他,继续去讨好他,也是必要的,顾全大局。”方雄无奈叹息。

    “哼,那是你们的事,我已经不属于方家了。”方豪强依旧怒火中烧,狠狠砸了下墙壁,而后阴着脸道:“好一个内家高手,真当我就没地方邀请内家高手吗?如果你早告诉我这事,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悲剧了。”

    嗯?

    方雄大吃一惊,道:“你可别胡说,如果内家高手那么好找,父亲就不需要卑躬屈膝了!”

    出身武道世家,方雄偶然听长辈提起过,武道繁衍到如今,已经逐渐呈现了两极分化,分为世俗界和古武界,各大武馆和一些单体存在的习武者,都属于世俗界的外家高手,至于内家高手,是存在于古武界的。

    关于古武界,方雄了解的不多,更不知那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只知道这其中存有规则,古武界的内家高手,不得擅自来世俗界,否则将会引起极大的不平衡。

    基于这种情况,方雄自然觉得弟弟在胡说八道。

    方豪强冷哼道:“我生意做这么大,形形色色的人,什么没见过?我偶然知道有位内家高手,对世人隐瞒身份混迹都市,我可以花重金请他出马,届时让其顺便斩杀古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