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午夜洞房

    更新时间:2018-08-21 11:40:27本章字数:2516字

    高考结束那天,我提上行李就坐火车回家。到我们村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

    本来我早就打电话给大舅,让他来接我的。但不知道为啥,他电话一直是关机。没办法,那我就只能自己走回去,反正村里的路我也特别熟悉。

    离村口还有几十米远呢,我就看到村口大路上有一队人。借着村口那盏路灯,我看到那些人基本上都是穿红戴绿的,像是娶亲队伍。

    定睛一看,我发现那一队人都是我们村的。抬脚追上去,我本来想喊他们的,但话到嘴边又给咽下去了,原因有三。

    第一,哪儿有晚上娶亲的?

    第二,现在谁家娶亲还用轿子?

    第三,我大舅居然也在,好像还是队伍的指挥。

    大舅平时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连初中文化都没有,怎么指挥起了娶亲队伍呢?

    这事有些古怪,我决定先不喊他们,继续看下去。

    娶亲的队伍抬着两顶轿子,一前一后地在大舅的带领下,沿着村子外的大路朝着山上去。虽然在队伍前面有吹喇叭和唢呐的,但都没有发出声音,像是假吹。而且村里每家每户都紧闭大门,没人出来看热闹。

    当时我定在了原地,心想他们该不会是冥婚吧?这事在网上传得挺开,也挺诡异的。

    但犹豫几秒后,我就决定追了上去。因为大舅也在那里,我怕啥?

    尾随队伍继续往山上走,到了半山腰的位置,我看到前面的林木边上有一座房子。这座房子我以前上山干活的时候经常见,但从来没进去过,因为大舅不让。

    那是一座两层楼房,顶上是黑色的瓦片,墙是刷白的,看着让我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队伍停在了楼房前,大舅叫其他人转身回避,之后有两个人分别走到轿子前,把里面坐着的人背了出来。当时隔得有些远,所以我就眯着眼睛往前看,看到轿子里的两人也是穿着红衣裳,应该是新婚夫妻。

    新娘用背的,这个好理解。为什么新郎也要用背的呢?

    等新郎和新娘都背进去后差不多一两分钟吧,背人的那两位快速地跑了出来。之后,大舅叫整支队伍全部离开这里,在凌晨三点钟前必须回来。

    那伙人扔下轿子,一个个大步往山下跑,而且越跑越快,也不怕一脚踩滑摔下去。他们都走了后,大舅不仅没跟着下山,反而进了房子。

    等那些人全都跑光后,我悄悄地走到了房子那里。

    看着外面停放着的两顶大红轿子,我忍不住想起了港产的僵尸片那些,后背顿时就冷了一下。

    没管轿子,我朝着房子走去,脚步很轻,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一来是怕被大舅发现,请我挨一顿揍。二来,我也想搞清楚大舅到底在搞啥子东西。

    看了一眼四周,已经没有人了,我就蹲在了窗户边上,侧耳倾听。

    房子里边非常安静,听了好几秒,一点声音都没有。我心想,可能是那对新人不在这里,所以就想着换个地方听。

    刚要走,窗户里面传出了轻微的声音,像是衣服掉在地上了。这种声音本来很不容易察觉到的,但当时四周太过安静了。所以别说衣服掉在地上的声音,估计就是常人呼吸的声音都能隐约听到。

    我立马缩了回去,然后继续仔细听。

    衣服掉在地上得声音,床扭动发出的吱呀声,这都很正常。因为进去了两个人嘛,还是新婚夫妻,脱衣服睡觉这些,当然会发出声音。

    想到这个,我就想到在寝室里,那些龌龊室友看片子时候的动静。所以我心里一阵欢喜,打算继续听下去。

    没过多久,里面传来了女人的叫声,特别动人。同时,男的也发出了酣畅爽快的声音,搞得我也跟着浑身燥热,面红耳赤的。

    床被他们搞得咯吱咯吱响,我都担心床会不会散架。

    整个过程持续了差不多三个小时。当时我也想,这个男的可以啊,大喜之日居然能坚持这么久。

    拿出手机一看,都快到凌晨两点四十了,我估摸着那伙人要回来了,因为大舅之前交代他们凌晨三点必须赶回来。所以,我看了一眼四周,打算躲在房子左边,反正那里有一片树林。

    藏进去后没多久,我就依稀看到山路那里有人上来,就是那伙人。

    他们一路上保持安静,谁都没说话。等来到房子外面后,大舅准时开门,然后叫他们进去。

    之前背着新郎和新娘进去的那两人二话不说,立刻跑进了房子里。等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才把新郎和新娘背出来。之所以要这么久,我估计是新娘和新郎还要穿衣服收拾一下啥的。想到这个,我心里有一种发现秘密的窃喜。好吧,我很龌龊。

    把新郎和新娘放到轿子里,那伙人依然半个字不说,抬着轿子就往山下走。大舅把大门关上,然后看了一眼四周,确认没人后才跟上去。

    他们走了,我也要走,不然这山上黑漆漆的也怪吓人。我跟了上去,跟他们始终保持二十多米远。这个距离在白天不算啥,但在晚上还是不容易被发现的。而且好在山路不泥泞,走起来的声音也不大。

    跟着队伍往山下走。走了一会儿,我看到地上有一块红布。拿起来一看,应该是新娘子的红盖头。怎么掉地上了也没人看到?

    我把红盖头揣身上。想着以后要是大舅发现我今晚的事情,要揍我。那我就说,你把人家新婚夫妻带到山上房子里洞房,而且自己还进去偷窥(我是这么认为的),凭什么揍我?他若不信,这红盖头就是证据。

    下山之后,大舅对那一行人的一个男的嘱咐了几句,然后跟他们分道扬镳,奔我们家去了。

    他先回的家,然后把门给关上了。我急忙跑上去砰砰敲门,还喊着,大舅开门。

    大舅打开门,看到我回来后,脸上立马露出了高兴,但随后就眉头一皱说,平时你回家都是夜里十点左右,今天都三点过了,你才回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不打电话告诉我呢,我也好去接你。

    嘴里问着一堆问题,但他还是让我赶快进去。随后,他去帮我做饭,叫我自己去打水洗脸。

    吃过饭后,我也困得慌,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中午,大舅叫我起来吃午饭。我还没有完全睡醒,本想继续睡的,但大舅自己进来拉我被子。他就这样,对自己的作息很严格,对我也是硬性要求。

    我睡眼迷蒙地坐了起来,刚要去穿鞋子。结果大舅叫我等一下,然后就把我的鞋子拿了起来看。

    他指着鞋子上的泥,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什么怎么回事,进村的路上泥多得很,鞋底粘了泥很正常。

    大舅立刻生气地对我说:“这种黑色的泥巴只有山腰处那座房子的四周才会有。”

    听到这话,我顿时感觉后脊梁都在冒寒气,心想这下完蛋了。但随后我就冷静了下来,我有红盖头,我怕啥?所以我很随意地说,人家结婚,我去凑个热闹,这也很正常,值得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大舅眼睛一扫,然后伸手从我的枕头底下把红盖头给拿了出来。他的脸色顿时大变,立刻问我怎么会有那东西?

    我说昨晚下山的时候,在路上捡到的,应该是新娘轿子里掉出来的。你们走在前面没有看到……

    话没说完,大舅啪地给我一巴掌,大声地吼着:“你闯大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