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张妙语的警告

    更新时间:2018-08-21 12:00:13本章字数:2031字

    “咦?人呢?不是说在这里的吗?怎么一个人影都没有,就连杨威也不在这里,这两人在搞什么鬼?”病房里的张澜独自念叨着,卫生间里的杨威和张妙语听到更揪心了。

    “那个,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被杨威拥在怀里,张妙语脸色通红的双手不知所措。

    “我也想啊,可是卫生间里就这么一点点空间,你让我怎么腾出空间给你,万一要是弄出来声响,你妹妹不就发现咱们这个情况了嘛,到时候,有口难辨。”杨威苦笑的看了张妙语一眼,眼神的无奈显露无疑,卫生间里的气氛尴尬不已。

    砰砰!砰砰!

    “里面有没有人的?有人赶紧出来,我想上厕所!”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紧接着张澜急切的声音传了进来,杨威和张妙语顿时慌乱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我妹妹发现我们在这里面了!”

    “别急,你先冷静一下。”杨威安抚道。

    “不可能,你看她都开始敲门了!”张妙语着急忙慌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关键时候还是杨威很快镇定下来:“我感觉她并没有发现你我在这里,她不是说了嘛,她想上厕所。”

    “喂!我说里面到底有没有人的,没有人我就进去了!”门外又传来了张澜急切的声音。

    “啊!”

    突然一声女人的尖叫惊的张澜忍不住发愣。

    “你干嘛!”声音是张妙语发出来的,只不过这完全不是她的自愿,是杨威冷不丁的掐了她一下导致的。

    “快,你赶紧跟张澜说话,找个理由先把她打发出去!”杨威赶紧说道。

    “姐?是你在里面吗?”张澜反应过来后大声问道。

    “废话,不是我,还能是谁?上个厕所跟催命的一样,干嘛!”张妙语故作生气的语气传了出来,张澜一听,瞬间有些老实:“嘿嘿,人家不是好奇里面有没有人嘛~再说了,我都憋死了。”

    “憋死了,你不会去外面上啊!走廊不是有公共卫生间嘛!”

    “可是……”张澜似乎有些意犹未尽。

    “可是什么可是,你要是能憋的话,你就在外面憋着好了,我还得等一会。”

    “算了算了,我还是去外面吧。”看样子张澜确实憋的厉害,听到张妙语的回话后,她抱怨了一句便走出了病房。

    听到外面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越来越小,杨威和张妙语同时松了一口气。

    “呼~终于是走了,好了,咱们出去吧!”杨威微笑道,只不过回应他的却是张妙语冷入骨髓的眼神:“我警告过你离我远一点,但是你为什么总是三番两次的越了线?我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以后离我远一点,最好是永不见面!”

    “……”听到张妙语这样说,杨威面露苦色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张妙语推开杨威,愤怒的表情让后者看着有些难受,感觉自己跟一个小人一样:“我究竟是哪里得罪你了,为什么你一定要这样对我?”

    张妙语走到洗手台处打开水龙头洗了洗手,然后对着镜子弄了弄额前散落的头发之后转过身看向杨威说道:“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懂吗?咱俩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什么身份,我什么身份,或许咱们俩之前是有过一次难忘的经历,但是,我现在不得不严重警告你,即使是难忘的经历,你说什么都要给我忘了,我跟你这辈子是不可能的,你也不要抱着什么侥幸的心态去靠近我,企图在我这里得到什么,否则,你会很难堪的。”说完,不等杨威的解释,张妙语打开了卫生间的门走了出去,似乎多看一眼杨威的心都没有。

    “呵呵,好一个你什么身份,我什么身份。”杨威自嘲的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一米八五的身材,阳光帅气的脸庞,没想到这些在张妙语的眼里竟然一毛不是,关键,自己故意接近她了吗?自己是那种有着心机的小人吗?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完全属于意外好吧!

    “算了,我是该有点自知之明了!”杨威摸了摸脸。

    暂时的冷静一下后,杨威走了出去,外面此时已经没有了张妙语的身影,看样子后者应该是刚才直接离开了。

    “哎,真的是……”杨威郁闷的摇了摇头,索性不再多想,直接回到了病床上。

    刚躺回床上,杨威便隐隐约约听见病房外的高跟鞋塔塔的声音,他还没来得及往病房房门看去,张澜火急火燎的声音便传了进来:“咦?杨威?我姐呢?”

    “你姐上完厕所就走了!”杨威淡然回复。

    张澜有些异样的看了杨威一眼:“我姐走了?你怎么知道她在上厕所?还有,我刚才来这里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你啊?”

    “因为我也被你姐赶出去了……”杨威双手一摊,巧妙的躲过了张澜的查询。

    “哦。”张澜也没有怀疑,对于姐姐和杨威之间,她肯定不会往那个方面去向,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对了,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我看你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杨威适当的转移了话题。

    张澜翻了个白眼:“你说呢!我来这里当然是来感谢你的,虽然事情是因为你发生的,但是你毕竟救了我姐姐,要不然那个板凳肯定砸到我姐头上去了。”杨威听了笑笑:“没事,你姐已经好好感谢我了,你们没必要这么客气,这本就是我的事情。”好好两个字被杨威咬的很重,但张澜也没有在意,她紧接着说道:“对了,来这里除了感谢你之外,还有一个事情,关于你的任职书下来了。”

    “任职书?”杨威下意识问道。

    “对啊,之前在餐厅的时候我姐不是说了嘛,以后段部长的位置有你顶替,你以为是开玩笑的!”张澜没好气的回道。

    还真没说,关于这个,杨威还真没有在意,他也没想过去顶替段黄牙的位置。想到这些,杨威或许理解刚才张妙语为什么会对自己说那些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