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1章 恶梦笼罩

    更新时间:2018-08-21 16:20:11本章字数:2626字

    黄星又一次被冲动战胜了理智。

    这类的功课做了多少次,但每次都不缺乏新鲜感。黄星不知多少次想要结束与欧阳梦娇这种莫名其妙的关系,但是每当欧阳梦娇主动地投怀送抱,他的心理防线很快便土崩瓦解。

    不可否认,被欧阳梦娇这条美人鱼缠上身,想要挣脱,简直有点儿力不从心。

    多少次惊涛拍岸,幻化出人世间最魔幻的旋律。

    但战斗还是要分出胜负,只不过,他们都是赢家。

    香汗湿身的欧阳梦娇别有一种风采,快节奏的呼吸声,像是一曲扣人心弦的轻音乐,让黄星忍不住拥紧她,良久,良久。

    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第二天早上洗漱时,又遇到了隔壁那位男子,一手扶着腰一手拿牙刷刷牙。好像是那只手一放下来,腰就要断了似的。

    他看了一眼黄星,释放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

    或许是心照不宣,或许是……自愧不如?

    严重地缺乏战斗力!

    黄星心里暗自一笑,没那金刚钻,你每天晚上逞什么能啊?

    二十分钟后,黄星和欧阳梦娇一前一后地赶到鑫缘公司。

    经理和员工们也已经陆续地赶来,市场部经理曹爱党开着一辆马力极大的二手哈雷摩托车,风风火火地赶到,临停车时还故意拧了拧油门,一阵黑烟斜冲天。

    这辆哈雷,一直是他引以为豪的代步工具。拉风,霸气。

    黄星和悠然自得哼着小曲的曹爱党撞了个面,曹爱党眉头一皱,伸手摇晃着腰带扣发出阵阵惊愕的响声:咿,你怎么又来了?来领工资?那个什么我跟你说,发工资的时候我会打电话通知你,你再过来领……其实……其实也没俩钱了,你说你怎么还这么惦记着,公司差你这俩工资是怎么着?

    黄星打断曹爱党的话:恐怕会让你失望了。

    曹爱党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没等反应过来,黄星已经跃上好几个台阶,直奔四楼。

    上了四楼,一阵混合型的清香迎面袭来,女员工们穿着各式各样、花枝招展的衣服穿梭走动,嘈杂的议论声意味着这家私人企业在管理上的凌乱。黄星这才意识到,外表活泼叛逆的欧阳梦娇,对待工作却算是循规蹈矩,平时穿的太性感,上班时却始终会穿着那套蓝色的职业装。想起晚上的豪放与白日的矜持,黄星倒还真对这个青春十足的欧阳梦娇捉摸不透。

    挺大的一个公司,倒真有点儿象自由市场。有的经理直接光着膀子扛着上衣哼着下流小调,甚至还不时伸手拍一下哪个女员工的屁股蛋子。女员工们更是五花八门,有的手上拿着豆浆嘴里啃着油条,有的随手就将吃完的塑料袋往楼道里一扔,甚至还有的倚在墙上拖掉鞋子往外倒沙子……好一个五彩缤纷花样百出的世界,这样的公司,在管理方面凌乱到了怎样的程度?

    侧耳听去,到处都有人大呼小叫,有人追有人跑,还有人上厕所不冲,满楼道里洋溢着一种人体排泄物的味道。

    十几分钟后,随着各部门的就位,公司上下终于得到了相对意义上的安静。黄星趁这个机会拿来扫把,将楼道好好地打扫了一个遍,东西两头只不过二三十米,打扫出的垃圾却足足堆成了一个山头。也恰恰在此时,青春美丽的副总经理付贞馨姗姗来迟,见到黄星出现在楼道后,很是震惊。她本想上前质问一下黄星为什么又来上班了,但却见黄星在忙着打扫卫生,又觉得不方便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在故意摇摆着坤包抽了一下黄星的屁股后,付贞馨怒气冲冲地把曹爱党叫到了自己办公室。

    付贞馨问曹爱党找黄星谈话了没有,曹爱党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说,谈了,已经搞定了。

    付贞馨诧异至极。

    二人就黄星的莫名出现,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最终付贞馨还是将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曹爱党,让他戴罪立功。

    大老总付洁的出现,使得整个公司,无形中多了几分莫名的灵气。付洁推开付贞馨的办公室,付贞馨赶快坐正了身子,悄无声息地关上淘宝网购服装的页面。

    随后,付洁召集公司所有经理以上人员在会议室开会,听取了各部门的工作汇报,并对下一步工作做出部署。

    会议结束后,付洁到了副总经理室,问起了公司解雇黄星一事。付贞馨连连道苦,说是活见鬼了,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像黄星那样脸皮厚的。明明公司已经找他谈话解雇了他,他却还赖着不走,一大早还来公司上班,打扫卫生表现自己。

    付洁告诉付贞馨:人是我召回来的。

    付贞馨大惊失色:我的亲姐哟!你这是唱的哪一出?

    付洁皱紧眉头强势地道:我想听听理由,为什么要解雇黄星。今年公司招个人这么困难,打智联招聘广告一期就是五六百,去招聘会也很难招到员工。在这种情况下,公司里却还要裁员,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

    付贞馨委屈地道:姐,你是不了解情况。如果不开除黄星,我,我就没法在公司呆了!

    付洁纠正道:工作场合不要叫我姐!怎么,你跟黄星有血海深仇?

    付贞馨试量了再三,还是委婉地将昨天厕所撞车一事,原原本本地向姐姐汇报了一下,最后她还义愤填膺地发表了慷慨总结:那黄星简直是没规矩没礼貌!偷看公司副总上厕所。这件事严重影响了本副总在员工心目中的形象,一旦泄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为了永除后患,我当然要快刀斩乱麻,将这件事消灭在萌芽状态!斩草除根!

    付洁听见失声笑了出来,付贞馨噘着嘴巴委屈地埋怨姐姐,你还笑,丢死人了都。

    付洁道: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走了光,还要殃及黄星。

    付贞馨耍起了小性:那我不管!只要黄星那个se狼在公司里呆着,我就心里不自在。他必须得走。

    付洁道:se狼的帽子可不能乱扣,你的心胸能不能变得宽广一点,黄星也是无意的,给他一个机会,相当于给自己一个机会。

    付贞馨冷哼道:给了他机会,我也许会在全公司面前抬不起头来。

    付洁道:没那么严重。我相信黄星不是那种喜欢将丑事四处宣扬的人,他身上有一股正气。

    ……

    好一番劝导说服,付贞馨才勉强同意,让黄星留下试用。

    但是在她内心深处,很难走出昨日的阴影。那就像是一场恶梦,时时刻刻地笼罩着她近乎稚嫩的心灵。

    就这样,黄星算是‘名正言顺’地又留了下来。

    转眼之间十几天又过去了,作为一个小小的售后,黄星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工资加上提成每月只不过一千有余,又要交房租又要吃饭,压力可想而知。而他在清贫的生活当中,也总结出了不少节约开支的方案,比如说,买菜的时候专挑晚上买,这时候菜一般会比白天便宜不少;再就是少买菜多放盐,这样一口菜可以多就几口馒头;至少大鱼大肉,他几乎是与之彻底断绝了关系,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素食主义者。

    但是欧阳梦娇却仍然像小情人一样陪着他,因此日子虽然过的清贫,却也有它特殊的乐趣。

    鑫缘公司在付洁出差回来之后,业绩蒸蒸日上。不得不承认,这个不到三十岁的单身女人,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商业头脑。没用两周时间,公司十几个部门销售利润增加了30多个百分点,而且手机c网g网、移动公话的销售更是如日中天,拉到了几个大卖场和大客户。同时,鑫缘公司还接下了又一家三星售后服务站,使得公司规模进一步提升。

    但实际上,付洁觉得很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