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1章 妙手回春

    更新时间:2018-08-21 16:20:12本章字数:2534字

    场面很快得到逆转,这个身影如同是从天而降的蜘蛛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闪电般的拳脚,将孙浩男三人相继击倒。紧接着,外面的一些经理和员工们蜂拥而入,付贞馨不容分说便揪住齐文静的头发,一阵拉扯。齐文静呻吟着,痛苦着。紧接着,付贞馨又补了几个耳光过去,冲齐文静骂道:敢来欺负我姐,不要命了是不是?

    好一位中情中意的凶悍女侠!

    那位救人于水火之中的‘蜘蛛侠’,在搞定孙浩男三人之后,很潇洒地拉拽了一下上衣下摆,凑到付洁面前嘘寒问暖。

    付洁渐渐从惊慌中回过神来,望着‘蜘蛛侠’问:单东阳,你,你怎么过来了?

    单东阳很机械地用手背划拉了一下鼻尖:我只是提前了一天而已。明天就要正式上班了,我准备今天下午在公司附近租个房子……

    在单东阳与付洁说话的时候,孙浩男三人想出其不意搞偷袭。但是单东阳像是后面长了眼睛,没等他们动手便迅速扭转身子,几个优美的摆腿过去,再次将三人击倒在地。

    好快的身手!

    英雄一般的人物!

    现场已经趋于平静,几位男经理气宇轩昂地控制住了孙浩男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审问着。始作俑者齐文静,也被付贞馨等女侠围在中央严加拷问。几位插不上队的女员工,迫不得已地围在了付洁和单东阳身边,争相歌颂着单东阳的英雄壮举。

    而伤痕累累面目疮痍的黄星,却被晾在了墙角处,无人问津。

    直到欧阳梦娇从外面冲进来,发现了倚在墙上的黄星。

    欧阳梦娇蹲下来抚了抚黄星脸上的伤势,眼睛里竟然涌动出些许白亮。英雄往往属于胜利者,尽管黄星刚才义无反顾不顾自身安危保护了付洁,但是单东阳的英雄气概,仿佛在刹那之间掩盖住了黄星的一切功劳。大家簇拥着单东阳,像膜拜神仙一样。此情此景,黄星只能是在心里发出阵阵苦笑。望着被众星捧月中神气十足的单东阳,黄星突然间感到了自己的渺小。跟他竞争‘办公室主任’,自己已经无形中输了一局。

    付洁在与单东阳攀谈须臾后,才终于瞟到了墙角处伤痕累累的黄星,一阵歉意之下,她走了过来,向黄星询问伤势。

    黄星说,皮外伤罢了。

    话虽这样说,黄星却觉得心在疼。

    付洁脸上横生出焦急的神色,说,不行,得送你去医院检查检查。我开车送你!

    黄星差一点就被付洁的关切感动了,这时候付贞馨和向东阳却也朝这边走了过来。付贞馨抱着胳膊瞧了黄星两眼,嘴角处发出细微的呲呲声,不知是因为同情,抑或是嘲笑。付贞馨说,付总,这种小事哪能让你亲自出马,就交给我和单东……单主任吧。单东阳也附和道,对对对。你得在公司坐阵,他就交给我了!

    付洁纠结地望了望付贞馨和单东阳,咬着嘴唇强调道:不行不行,他是为了保护我……

    这时候110民警匆匆赶到,简单地了解情况后,付洁作为第一当事人,被带往派出所了解情况。孙浩男等四名寻衅者,被两名民警押出去,样子很狼狈。付贞馨不失时机地追到门口往孙浩男屁股上踢了一脚,却不料不光没踢着,反而扭伤了脚。单东阳颇懂得怜香惜玉,让付贞馨脱掉鞋袜帮她矫正一下,付贞馨觉得难为情,拒绝了单东阳的好意,兀自地掂着脚尖调整起来。

    付洁临出门的时候,嘱咐付贞馨和单东阳,一定要好好关照一下黄星,是他救了自己。

    单东阳和付贞馨口上应着,却也果真开车将黄星送到了公司不远处的一家小诊所诊断伤情。经过医生检查,黄星的确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开了一些创伤药帮黄星涂抹之后,输吊瓶巩固一下。

    医生这边在帮黄星挂吊瓶,一旁的单东阳则开始极力劝阻付贞馨脱掉鞋袜矫正扭伤。付贞馨红着脸连说不用,单东阳却吓唬付贞馨说,扭伤不是小事。一旦恶化,有可能伤到骨头,甚至导致骨骼生长错位。付贞馨原地纠结着,单东阳一边撸袖子一边吹嘘,自己在部队时经常遇到这种情况,对处理脚部扭伤有着丰富的经验。

    付贞馨还真信了他,半推半就地脱掉鞋袜。单东阳蹲下身子靠的很近,鼻尖甚至要触碰到付贞馨的脚趾。付贞馨本能地把脚往回缩,单东阳却豪爽地拎弄着她的小脚揉捏起来。

    躲在病床上输液的黄星,心里却是另一番境地。遥想不久之前,自己在海华购物中心挨了打,被付贞馨送到诊所输液。这次又是付贞馨送他过来,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景致。望着单东阳赴汤蹈火般地帮付贞馨揉捏小脚,黄星心想当过兵的人就是不一样,很擅长跟上面的领导搭上关系。单东阳这一出手,付贞馨肯定很感激,有她撑腰,将会进一步巩固单东阳在鑫缘公司的地位。

    确切地说,付贞馨的小脚洁白光泽,细腻如玉。盈润精致的小腿,搭配上这一只三寸金莲,更是满足了不少大部分男士的恋足癖好。单东阳像一位敬业的足疗男技师,既享受又专注地帮付贞馨揉脚。付贞馨时而脸红时而耳赤,害羞的样子,宛若含苞未放。

    不知为什么,见到这种情景,黄星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尽量站在医学角度去衡量单东阳的这种行为,但很明显,单东阳并不单纯是为了帮付贞馨治脚,他的眼神当中,充盈着对这只玲珑小脚的膜拜,以至于几次举止间,他的脸部差点儿都要碰到付贞馨的脚趾上。黄星很想站出来制止单东阳的龌龊行为,暗示付贞馨自重。但是理智告诉自己,好心不一定有好报。也许在付贞馨看来,这个俯首甘为足疗师的退役军官,是何等的高尚与善良。殊不知,这却是单东阳一箭双雕的伎俩。

    黄星只是黯然慨叹,转了个身,不再去观瞧那寓意深刻的场面。

    十几分钟后,付贞馨穿上鞋袜,试着走了几步,果真觉得再无异样。于是她对单东阳千恩万谢,夸赞他是妙手回春。单东阳地得瑟着受领着付贞馨的感激,斜眼瞧了瞧躺在病床上输液的黄星,似是炫耀。

    黄星感到吊瓶快要输完,赶快喊来医生过来拔针。

    用棉球按压着针口处,黄星正要站起身来,付贞馨却突然开玩笑般地说了句:你简直称得上是挨打王哩,为什么挨打的总是你?

    这句玩笑深深地触痛了黄星的心,他极不自然地一笑,将棉球扯开,一股细微的血液从针口处涌了出来。

    单东阳像是从付贞馨的话中听出了弦外之音,反问了一句:小付总,你是说,这之前,他还被人打过?

    付贞馨道:前不久,被海华的保安打过一次。如果他能有你一半会打架,也不会被人打的这么可怜。悲剧啊。

    单东阳谦虚过度地说:我也是在部队上练出来的。三脚猫,三脚猫而已。

    付贞馨道:你那还是三脚猫?刚才在公司,劈里啪啦几下就把那三个家伙打倒了,真有种江湖侠客的味道。我当时都看呆了呢。

    付贞馨一边感慨一边伸手比划着,眉宇之间充满了对单东阳身手的膜拜。

    单东阳满足地一笑,潇洒地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姿势很像是山寨版的许文强。

    听着二人的对话,黄星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妈的,这叫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