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2章 慰问金

    更新时间:2018-08-21 16:20:12本章字数:2502字

    黄星不否认,的确,单东阳这个退役军官,高大魁梧,体形健硕,气宇轩昂,外形俊郎,身手不凡。这种男人往往能轻易地震慑男人,吸引女人。他的动作很富表演化,哪怕是抽一支烟,也尽量把动作做的更帅更完美。就连含烟吐烟的节奏,也把握的淋漓尽致。这也许与他在部队的军事化训练分不开,但从更深层次的角度上来看,这是一个非常自信而且很注重完美的人,他很在乎别人对自己的印象和看法,因此力争将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表演的完美无暇。

    付贞馨只顾背对着黄星跟单东阳说话,把黄星撂到了一边。黄星坐在床上,恰巧被付贞馨性感的臀部遮挡了个严实,她习惯性地伸手拉拽了一下绒裙,黄星能隐隐约约地观瞧出内中的形状,不由得脸一红,站起身来,说,走吧,小付总?

    付贞馨俏眉轻皱地转回身来,不悦地道:把‘小’字去掉好不好?没规矩没礼貌。

    黄星甚觉可笑,但还是改口叫了声:付总。

    付贞馨得意地一扬头,眼睛里突然迸射出一阵光华,他手舞足蹈地对单东阳道:单主任,就是他,要跟你争办公室主任。

    黄星禁不住暗暗叫苦,心想我的姑奶奶啊,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这不是故意挑起我们之间的矛盾吗?

    就是他?单东阳不屑地打量了黄星几眼,嘴角处崩发出一阵近乎嘲笑的蔑视。

    黄星心想,这个单东阳真傲慢。

    单东阳很潇洒地一拎衣角,衬衣下方的腰带扣有些刺耳,上面的‘八一’二字,洋溢着一种特殊的光芒。黄星能认出,这是87式军官腰带,纯牛皮料的。兴许这单东阳很擅长拿腰带上的‘八一’二字震慑对手,因此每当他蔑对别人的时候,他总喜欢撇开衣角露出腰带。

    这短暂的几个对视,像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双方的实力,相差何其巨大。黄星突然觉得,自己与单东阳之间,简直不可同日可语。单东阳马上就要接受付洁任命,明天就能走马上任。付贞馨对他也是格外看重,再加上今天的劲敌之功和揉脚之恩,单东阳更是如鱼得水,前程似锦。官方权威,美式装备;而自己则是半路杀出的庄稼汉,羽翼未丰,是付氏姐妹和单东阳眼中的‘土匪’,也许很快就会成为过眼云烟,随风飘散。

    自己要取代单东阳,那简直如同是痴人说梦。

    那么不被看好,那么虚无缥缈。

    一时间,黄星觉得自己很滑稽。

    付贞馨和单东阳有说有笑地走在前面,黄星像跟屁虫一样跟在后面。他心里禁不住有些尴尬,自己怎么就成了电灯泡了呢?

    出门的工夫,单东阳光顾着跟美女说话,不小心被门框绊了一下,虽然没绊个人仰马翻,但单东阳脸上已经是红通通的一片。他很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这种过度的自我倾向,导致他有一种近乎变态的心理。但凡是自己哪怕出了一丁点的小丑,也会觉得很不舒服。这一绊之下,他禁不住瞧瞧付贞馨,又扭头看看黄星,心里反复推敲,他们是否看到了自己的窘态?

    出来之后,黄星不再觉得自己是电灯泡,即便是夕阳的光芒,也足以让人忽略了电灯泡所存在的意义。付贞馨的那辆红色中华轿车跟前,待付贞馨遥控开了车锁,单东阳很有眼色地打开左侧车门,微笑着礼让付贞馨上车。付贞馨笑说,真懂规矩。单东阳拍马屁说,为美女开车门是我的荣幸。

    黄星听了一阵作呕。

    理所当然地,单东阳坐在了副驾驶位置,而黄星却孤零零地坐在后面。

    一路上,单东阳像讲天书一样描绘着自己从军时的传奇经历,引得付贞馨阵阵惊叹。黄星在心里暗骂,别看你今天闹的欢,小心将来拉青丹。

    快到鑫缘公司的时候,黄星突然记起,医生给开的药都忘记拿了。将此事反映给付贞馨,付贞馨显得有些不耐烦,责怨黄星没心没肺,怎么不把自己给丢了?黄星笑说,劳驾小付总再辛苦一趟。付贞馨皱眉说,你还真把我当成是你的专职司机了是吧,现在油价这么高,来回折腾着玩儿?这不,单主任过来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还得带他出去租个房子住下来。你自己坐公交车去拿吧。

    黄星下了车,单东阳打开车窗玻璃,极富优越感地冲黄星警示道:别老粗心,这么大个人了!

    黄星心想,嘿,这家伙还没正式上任,就开始管起人来了?

    不知为何,黄星对这个单东阳并无好感。

    坐上公交车,两站地下车后,黄星步行赶往那家诊所。快到门口的时候,黄星突然听到身侧一阵鸣笛。扭头一看,见一辆异常豪华的大众轿车,缓缓地停了下来。紧接着,右侧车窗被打开,一位堪称惊世骇俗的美女,正坐在驾驶座上向他挥手。

    黄星的心情有了一定程度的缓解,付洁的出现,足以让他忘却一切烦恼。

    付洁又鸣了一下笛,示意黄星上车。

    拉开车门,正要象征性地向付洁问声好,付洁却率先开口,将自己去派出所的交涉结果说了说,并从口袋里摸出两千块钱,其中一千是孙浩男和齐文静赔偿的医疗费,另一千是付洁代表公司给黄星的慰问金。黄星推辞了半天,还是收下了赔偿的那一千。付洁干脆熄了火,进一步表达了自己对黄星的谢意:这次多亏了你。我很感动。让你为我伤成这个样子,我也很惭愧。

    黄星笑说:没什么,应该的。

    付洁一边观瞧黄星脸上的伤势,一边问:付贞馨他们呢,我安排她和单东阳送你去医院的,怎么没见人……这个付贞馨,简直越来越不像话了!

    黄星赶快解释道:刚才我们已经就诊完回去了,我这是自己出来,拿点儿东西。

    付洁道:那抓紧点儿,一会儿我有事跟你谈。

    黄星点了点头。

    诊所门口停了几辆电动车,路边又没划停车位,付洁只能将车子停在旁边的一家肉铺门口。黄星先下了车,却不料踩了一脚猪毛,心里暗说晦气,正要往诊所走,从肉铺里窜出一个穿着吊肩背心的彪形大汉,冲黄星吼道:喂,把你的帕萨特开走!你又不来买肉,把车停这儿算是怎么回事?

    黄星见大汉手里提了一把刀,明晃晃的,刺眼的很。黄星画蛇添足地解释了一句:这不是帕萨特,是辉腾。

    大汉不耐烦地一扬手:我管你这儿那儿疼还是肚子疼,停这儿影响我做生意,赶快开走!

    黄星心想这人真冲,正要扭回身去向付洁通融,付洁却像是听到了动静,推开车门下了车。黄星正想说话,彪形大汉突然变换了一种语气说道:算了算了,停这儿吧。该死的交警,这么繁华的路段,也不知道划几个停车位出来。

    满身是膘的彪形大汉,态度的骤然转变,并不是他良心发现,而是他发现了付洁。对于男人来说,美女天生就带有一种不可抗拒的说服力。哪怕是再凶神恶煞的角色,见了美女也会礼让三分。大汉色迷迷地盯着付洁,那望穿秋水的神色,蕴藏着一种膜拜式的迷恋。黄星心想他此刻肯定是正沉浸在这种千载难逢的际遇之中,大饱着眼福。这直挺挺的关注,更是无声地见证着一段美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