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3章 套近乎

    更新时间:2018-08-21 16:20:12本章字数:2697字

    黄星也顺着彪形大汉的目光看去,禁不住被眼前的美景惊了一下。夕阳西下,余辉从付洁身后照过来,她的俏脸显得那般朦胧而神秘,更像是一位从异世空间里走来的天使,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从容高雅。挽起的头发,被镀上一层金光,耳边的几缕细发,与那闪着耀世光华的珍珠耳坠相映成趣。轻风笑弯了腰,从四面八方吹来,吹拂出天地灵气。

    这个世界呆了,笑了,美了。

    付洁陪黄星一起进到诊所,取回忘拿的药。出来后,黄星发现那彪形大汉还站在门口,付洁走出来的刹那,他像是打了个激灵,目光再次与付洁的身体,交织成一条直线。

    车前,黄星正要上车,付洁却像是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地说:等我一下,我到那边去办点儿事。

    黄星点了点头,目送付洁进了一家广告印务中心。

    正想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来打发时间,却感到一只手捏着一盒烟伸到面前。黄星扭头一看,见是那肉铺的大汉站了过来,手上抖擞了两下,一支香烟便从递过来的红塔山烟盒里露出了一根过滤嘴。黄星略一犹豫,却也把香烟抽了出来,叼在嘴里。肉铺大汉帮黄星点上烟,满脸堆笑着指着黄星脸上的伤,说道:兄弟,脸上伤是怎么弄的,看样子在家里地位不怎么高啊!

    黄星禁不住皱眉,诧异道:什么意思?

    肉铺大汉笑说:没,没什么。刚才,刚才那个女的,是你媳妇儿?

    黄星不耐烦地道:是我老板。

    肉铺大汉如释重负般地一笑了然:怪不得。就是觉得你们,不太搭配。哈哈,不是两口子啊,闹了半天。

    黄星觉得他这是在幸灾乐祸,好白菜没被猪拱了。不由得将了他一军:是我不配她呗?

    肉铺大汉连声道:不是不是。

    话虽这样说,他脸上的表情,已经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黄星很反感肉铺大汉的口是心非,将手上燃着的香烟往地下一扔,用脚狠狠地捻了几下。肉铺大汉说,没怎么抽呢还,多可惜。黄星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丢到大汉手里说,还你一支。大汉说你这是干什么,瞧不起哥哥我?黄星没再说什么,大汉却仍然乐此不彼地跟黄星套近乎,套着套着就开始旁敲侧击地打听付洁的名字和身份,黄星是一问三不知,急的大汉直瞪眼。

    不一会儿工夫,付洁从印务中心走了出来。肉铺大汉也顾不得再问什么了,美不胜收地望着付洁朝这边走来,她每走一步,大汉就用手悄悄地打一个节拍。待付洁到了跟前,大汉没话找话地冲付洁问了句,割点儿猪肉吧,给你算八折。见付洁没表态,大汉又补充了一句,七折也行。付洁这才搭了一句说,对不起我不买了,正减肥,不吃肉。大汉说,你这身材还用得着减肥吗,太标准了……

    黄星心想这卖肉的哥们儿简直是得了失心疯了,见了美女,总也不至于这么疯狂吧?

    付洁正苦于无法应付卖肉大汉的热情,自肉食店里杀出一名悍妇,掐着腰冲大汉喊了起来:妈了个逼你溜出来干什么,进来把排骨剔出来……

    卖肉大汉不情愿地说了句‘这就来这就来’,一步三回头地走回店里。

    黄星和付洁互视了一眼,一起为卖肉哥默哀。

    上车后,付洁主动告诉黄星,自己去印务中心预印了几盒名片。单东阳明天就要上任了,要接手行管、招聘甚至一些外联工作,名片必不可少。

    黄星心里阵阵失落。他不傻,他知道付洁对他说这些的用意,是要让自己死了那条心。也算是对自己毛遂自荐的又一次委婉回绝。

    回去的这段路,坐在价值二百多万的豪华车上,黄星却觉得竟是那般颠簸。也许,颠簸的不是路,而是悲催的人生。

    这时候公司已经下班了,付洁将车子停下,经理和员工们有说有笑地往外走,付洁没急着下车,黄星正要推开车门,付洁说,等等吧。黄星听不懂她所谓的‘等等’是指等什么。

    市场部经理曹爱党洋洋洒洒地走了出来,二话不说便像骑马一样跨上那辆虽旧却仍然拉风的哈雷摩托车,一加油门,排气管里狠狠地吞吐着黑烟。付洁瞧着曹爱党驶离,笑说了句,曹经理很能干。黄星心想他能不能干跟我有什么关系,但嘴上却仍然附和说,是,是啊。

    不一会儿工夫,付贞馨和单东阳也并肩走了出来,有说有笑。付洁眉头微微一皱,伸出一只纤纤细手在额头上抚了一下,道:这个付贞馨!

    她省略了后面的话,黄星读不懂她要表达什么。

    单东阳上了付贞馨的中华车,径直朝东驶去。付洁这才拔出钥匙,一边推开车门一边说:走,我们去吃个便饭。

    黄星一惊,怀疑自己听错了。大老板又要请自己吃饭?

    金德利快餐店。正值下班高峰,附近过来排队买饭的人很多。付洁兑换了一百元餐券,便站在队伍后面排号。黄星说,付总你坐会儿,我来排队。付洁说,谁排不一样,不然一起排?黄星点了点头,站在付洁身后保驾护航。

    不一会儿工夫,后面排队兑饭的越来越多,队伍开始显得拥挤起来,黄星明显地感到身后一阵强烈的推背感。一开始黄星还能凭借后仰之力抵御身后的拥挤,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借助拥挤来缩小排队的距离,黄星明显感到推背感越来越强烈,以至于他再也无法驾驭自己的身体重心,一下子扑在了付洁身上。

    一身冷汗。

    在这短暂的几秒钟身体接触的过程中,黄星能闻嗅到付洁身上的阵阵清香。他从来没有闻到过如此惬意的香味,袭人却不刺鼻,清新脱俗,贵气怡人。付洁那束起的秀发,恰好贴在了黄星脸上,几绺黑丝甚至钻进了鼻孔里,痒的黄星直想打个喷嚏。但他却压抑着没打出来,生怕自己的喷嚏,会玷污到付洁的身体。理所当然地,付洁也感觉到了挤压,扭过头来时见黄星已是满脸通红,不由得会心一笑。

    这一笑,倾倒了整个世界。

    我的天!黄星心里暗暗叫苦。

    黄星暗骂自己,真他妈的没出息!

    为了不至于因此闯祸,黄星很想从队伍里出来。但是思量之下,又觉得不妥。于是干脆扭回身子冲后面排队的食客们喊了句:别挤别挤,再挤也是这么多人排队!

    然而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缺少成心捣乱的那种人,黄星越是喊,后面越是往前挤的厉害。

    黄星情不自禁地打了个激灵,想后退,却又摆脱不了后面的拥挤。

    排队的人越来越多,快餐店不得不派出工作人员出来维持秩序。足足排了十几分钟,付洁终于到了窗口处,二人一齐点了几个菜,要了几瓶啤酒,从拥挤的世界中迂回出来。

    付洁深深地舒了一口气,黄星也跟着做了个深呼吸,冷不丁一低头,却瞧见丝毫没有消停的意向。黄星真后悔今天没穿一条宽松点儿的裤子。

    他极力而迫不及待地弓着身子,尽量掩饰住那处羞涩。好不容易找了个空位放下饭菜,坐了下来。

    如释重负。

    将菜和啤酒从餐盘里摆出来,二人都显得有些拘谨。

    有些事情,无法言破。只能藏在心里去回味。

    付洁往黄星米饭碗里夹了两块把子肉,说,多吃点儿肉,争取长壮实点儿。

    黄星听了这话觉得有点儿不太舒服,他怀疑付洁的举动与自己挨打有关,是付洁觉得自己体质太弱,因此才故意要了两块把子肉。但是转而又一想,兴许是自己想多了,付洁也是一片好心。

    抑或是因为刚才排队时发生的微妙碰撞,二人这顿饭吃的都有些拘谨。一共才点了四瓶啤酒,结果剩下两瓶半。直到吃喝的差不多了,付洁才放下筷子,打开了话匣子:你那份……自荐书,我又仔细看了一遍。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