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枪与玫瑰

    更新时间:2018-08-31 19:26:01本章字数:2666字

    夜幕笼罩下的拉斯维加斯,灯火辉煌,如同一颗璀璨的明珠。

    一个神色落寞的年轻人,走进这座城市的一个小小的酒吧之内。

    酒吧的名字叫做“枪与玫瑰”。

    酒吧虽小,却是五脏俱全,整个大厅里,全都笼罩着一层暧昧的灯光。

    吧台旁边,卡座里,舞池中,到处都是搂搂抱抱的男男女女。来这个酒吧的熟客都知道,这里的顾客不论男女都是来找一夜情的。

    所有来这里的顾客全都心知肚明,只要双方看对眼就能上床,谁都不会假装矜持。

    “看,那个怪人又来了。”

    “是啊,他每天晚上都会来。”

    这个东方面孔的英俊年轻人刚一走进,服务员便认出了他。

    半个与之前,这个年轻人第一次出现,只是坐在吧台边独自一人单纯的喝酒,从不找女人。

    即便有女人主动勾引他,他也完全无动于衷。

    甚至有次被一位浪荡女人缠得烦不胜烦,他完全不讲情面的站起身来,让那个女人滚蛋。

    “朗姆酒。”

    叶寒坐到吧台旁边,淡淡的对调酒师说道。

    调酒师点点头,这位每天晚上准点来这里却从不猎艳的顾客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服务员自然记得叶寒喜欢喝什么酒。

    叶寒很快喝完一瓶朗姆酒,他酒量极好,平时这点酒根本不会让他醉倒。

    只是这几天,身体状态越来越糟糕,而且喝多了酒,似乎也不能麻醉他的神经了。今天他的心情极度狂躁,很想找些什么来发泄一下。

    舞池里,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穿着性感短裙的米国小妞忽然看到了叶寒。

    这英俊的东方年轻人,瞬间让她眼前一亮。

    她刚堕了胎,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来这里玩了,看到叶寒长得帅气,便想尝尝新鲜的口味。

    她走到叶寒身边,把手搭在叶寒的手背上,咯咯娇笑着:“帅哥,一个人喝酒呀?”

    叶寒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对于这种骚浪贱,他没有丝毫兴趣,便马上收回手来。

    “哟,害羞了吗?”米国小妞吃吃的笑着。

    叶寒冷着脸喝酒,根本没搭理她。

    “你倒是说句话呀?”

    “别来烦我。”叶寒终于开口,冷冷的道。

    米国小妞脸色一沉:“出来玩,你装什么清高?”

    “滚!”叶寒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这米国小妞不知道什么是杀气,但是看到叶寒那可怕的眼神,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远离了这个煞神。

    叶寒继续独自一个人喝闷酒。

    又是一瓶朗姆酒下肚,他终于有了些微微的醉意。

    “飞鹰、猎豹、豺狼、秃鹫、白狐……兄弟们,你们在天堂还好吗?”

    叶寒喃喃自语,眼中泪花闪烁。

    他下意识的抚摸着挂在胸前的一枚心形吊坠,脑海里再度回忆起那令他痛不欲生的一幕。

    轰隆隆!

    剧烈的爆炸声中,白狐的身影被火光吞没,那个心形吊坠在最后时刻被他扔了出来。

    尽管叶寒也不知道那个心形吊坠有什么特殊之处,但他知道一定很重要。

    不然白狐也不会在临死之前,将它拼命扔给自己。

    回想起那惨烈的景象,叶寒咬牙切齿,额头的青筋全都暴了出来。

    “飞鹰、猎豹、豺狼、秃鹫、白狐,我叶寒对天发誓,一定会给你们报仇的!”

    一滴眼泪,终于从他的眼角滑落,叶寒的双拳握得越来越紧。

    兄弟们,哪怕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要将仇人碎尸万段!

    那惨烈的回忆,如同梦魇。

    平时叶寒根本不敢回想,而此刻那回忆出现之后,让叶寒的情绪越来越激动。

    叶寒痛苦闭起了双眼,拳头死死的握紧,全身的力量都被调动起来。

    忽然间,仿佛无数小溪流瞬间汇入大海,激起汹涌磅礴的浪花。

    “我的力量……回来了!”叶寒面露喜色。

    然而他的喜悦之情,仅仅持续了一秒钟,撕裂感瞬间袭来。那股磅礴的力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干!”

    叶寒愤怒的挥出一拳,狠狠的打在吧台上。

    调酒师被吓了一大跳,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素来安静沉默的客人。他今天这是要发酒疯了吗?

    吧台纹丝不动。而叶寒那以往无坚不摧的铁拳,却是血肉模糊,流出血来。

    “我只能当一辈子的废人了吗?”

    “以这种孱弱之躯,我拿什么去复仇……”

    叶寒低着头喃喃自语,过了一会儿,他忽然仰头狂大笑。

    即便酒吧里的音乐声震耳欲聋,但附近的几个人还是听出这个年轻男人的笑声中,充满了无尽的悲凉。

    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悲痛的往事?

    “就是他!”

    这时候,那个米国小妞回来了,她的身后,还跟着五六个膀大腰圆的外国壮汉,全都是白种人。

    “原来是个酒疯子。”领头的大汉不屑一笑。

    叶寒的体格,在东方人里面算得上挺拔,但是在这群白种人面前,显得非常孱弱。

    领头的大汉,他的一条胳膊都比叶寒的大腿还要粗。

    这群人自然没有把叶寒放在眼里,很快就围过去。

    “喂,小子,你得罪人了,知不知道?”领头的大汉大大咧咧的拍了拍叶寒的肩膀。

    “滚开!”叶寒根本没有兴趣回头,只是死死的盯着吧台。

    “FUCK,弄死他!”领头的大汉勃然大怒。

    他身后立刻走出两个大汉,挥起拳头就朝着叶寒打去。

    叶寒飞快的抄起吧台上一瓶红酒,猛的往旁边一扫,将一个大汉开了瓢。接着他顺势一个转身,一拳轰中另外一人的鼻梁,那大汉的鼻骨顿时就断了。

    两个大汉一个捂着头,一个捂着鼻子踉跄后退,发出痛苦的嘶吼声。

    其他顾客看到打架了,全都望了过来。这群人是这一片有名的黑帮成员,向来只有他们欺负人的,没想到今天却被一个外国人给欺负了,还真是少见。

    领头的大汉微微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小子看着不壮,还有两下子。不过你再厉害,能挡得住子弹吗?

    领头的大汉冷笑一声,从腰间掏出一把枪来。

    只是他的枪刚刚离开腰部,叶寒闪电般出手,众人都觉得眼前一花,便看到叶寒握着半截碎红酒瓶,用尖锐的断端,抵住了大汉的咽喉。

    “不想死的,就马上滚。”叶寒冷冷的瞪着那个大汉:“我知道你杀过人,但你杀的人,比不上我一个零头。”

    叶寒的眼神格外寒冷,有着不容人质疑的强悍。领头的大汉冒出一身冷汗,只不过在这块地盘,他不想这么丢了面子。

    只是这么短暂的犹豫,叶寒的手轻轻一动,领头大汉的脖子顿时流出血来。

    叶寒微微眯了眯眼,冷声道:“滚不滚?我数三声,不滚的话,我就切开你的喉咙。”

    察觉到脖子上那不停滑落的鲜血,领头的大汉终于认怂了,急忙道:“这位大哥,这次我我们的不对,我们这就滚,这就滚。”

    说完,他便带着手下狼狈的跑了。

    围观的看客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真他妈酷!”

    “这个东方男人好厉害!”

    “这是李小龙转世吗?”

    在外国人的心里,李小龙就是最强大的华夏人,他们把叶寒比作李小龙的化身,是一种巨大的褒奖。

    只是,叶寒没有丝毫痛快的感觉。

    以前这些不入流的小混混,他一根手指就能放倒,如今这重伤孱弱之躯,居然要用上酒瓶和拳头才能解决那些渣滓,这不禁让他更加狂躁。

    酒吧里不少美女看到叶寒的英姿,都开始春心荡漾,不过谁都没那个胆子上去撩拨他。只能期盼他能主动的来找她们,而她们一定不会拒绝。

    叶寒看懂了那些女人的眼神,他不介意彻底放纵一次,和女人上床,无疑是最佳的发泄方式。

    只是可惜,这些不干不净的庸脂俗粉,他根本看不上。

    再次点了一瓶酒,微醺的叶寒离开吧台,开始慢慢悠悠的走动,希望能够找得到一位能让他看得上眼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