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 老师

    更新时间:2018-08-21 22:54:32本章字数:2892字

    “咳咳……请我做老师?”

    空鹤似乎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差点被嘴里的那口酒给呛死。

    “是。志波小姐在锻炼新人这方面很有经验,早些年真央灵术院也常常流传您的事迹,我想由您来指导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季子的夸奖让站在对面的空鹤很是受用,甚至稍稍表现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她把手中的酒瓶向后一扔,候着的金彦连忙伸出手去敏捷地接住了它,连一滴酒都没漏出来,看样子也早就习惯了自家主人的任性妄为。

    “那,学生是谁?”

    与空鹤的兴致高涨相异的是,季子口中并未吐露半个字,而是轻轻扶上了身侧少女的右肩。

    那是一个并不适合战斗的身形,太过柔弱,灵压又低的可怜。

    “哈?这个小鬼?你确定?”志波空鹤一手持烟斗,一手撑桌面,目光扫向端坐的久南乔,而后飞快地扫回季子身上。

    空鹤的用词使乔反射性地抬起头,“小鬼”这种粗俗的称呼,只有极不注意形象的人才会对初次见面的孩子使用。从她右脚踏入店内的瞬间开始,乔的直觉便告诉自己面前这个穿着随意的大姐与往常大部分客人都不同。

    “是的。”季子的表情波澜不惊。

    “那个,志波小姐,我……”乔努力想进行一番自我介绍,空鹤却马上打断了她。

    “等等,她是?”

    志波空鹤显然是青上居酒屋的常客,但她已经很久没有亲自来取过酒了,每次都是店里负责搬运的大叔给她送过去的。理由是数量过多需要马车才能运到。

    “她就是我曾提过的,我之前收养的久南乔。志波小姐已经很久没亲自来过店里了,所以才没和她见过面吧。”季子解释道。

    空鹤这才仔细打量了乔一眼,这种浑身被扫描的感觉令乔感到有些害怕,突然,空鹤露出了惊愕的表情。虽然只是短暂的一刹那,但她的眼神里却有着太多的难以置信,灼热的目光刺得乔忍不住想移开视线,在她以为空鹤要出声询问时,对方却一言不发地眯起了眼。

    季子发现了有哪儿不对劲,连忙试探着问:“志波小姐?”

    空鹤又是一皱眉,沉默良久,正对上她狐疑的眸子,好像在犹豫要不要说几句,如此折腾了许久才缓缓开口:“……唔,资质太一般了,不好办呐……不过我们志波家就是喜欢不好办的事。”

    季子知道她把原本想说的话吞进了肚子里,却又不好深入追问。空鹤那一瞬的惊愕并非偶然,只是,为什么空鹤会对这个灵力平庸甚至有点没前途的孩子感兴趣?难道她也……

    不,也许她不说自是有她的道理……一切顺其自然吧。

    就算是季子本人,在遇到这个孩子的时候也产生过疑问。能给出答案的只有时间而已。

    “……所以呢?”

    季子微笑着问,她知道这事已经基本敲定了。

    “啊,我可以试试。”空鹤吸了一口她的大烟袋,吐着烟圈说。

    季子料到她会做出这个回答,满意地朝小奏使了个眼色,站在一旁的小奏心下明了,笑容满面手脚麻利地端来一盒包装格外精致的糕点盒。

    “那么,她就拜托你了,志波小姐。”季子摸摸乔的头,对空鹤道,“这是谢礼,你家海燕副队长大人最喜欢的荻饼。”

    “什么啊,明明出力的是我,你却给大哥送东西……”空鹤大大咧咧地笑道,“明白了,如果得空的话,我会让大哥瞧瞧她的资质的。”

    志波海燕,深受上司信任和下属爱戴的十三番队副队长,据传言他有个独特的爱好,就是带着部下去流魂街特训。从他麾下走出的队员和席官个个才华横溢,他本人也以擅长发掘年轻一代的后辈的才能而为人称道。

    死神的存在本身,具有非常大的局限性,因为有无灵力是一条巨大的、难以逾越的鸿沟,幸运儿一步登天,不幸的人便是再努力也得不到灵力,想成为死神纯属痴人说梦。也正因为如此,基本的资质才显得尤为重要。

    季子想让海燕来关照关照自己的孩子,并不是意欲得到提携,而是为了她的未来慎重考虑——她究竟具不具备死神的素质。

    只有在确认这一点以后,她才敢放手让自家孩子出去闯荡。毕竟,死神又不是坐享其成毫无危险的工作。

    “多谢您。你也别太激动就忘记了礼貌,乔。”季子对发呆的她使了个眼色,微笑道。

    她连忙乖巧地点点头:“请您多多关照,志波小姐!”

    “嗯,以后直接叫空鹤桑就可以啦,我们家人太多都叫志波的话你一准儿会晕掉的。”空鹤潇洒地拎起糕点盒和酒瓶,“那么,其余的酒就拜托送去我家咯,季子小姐!”

    “没问题。”

    在送走气场强大的志波空鹤之后,乔突然觉得轻松了许多。不仅对于所谓的梦想,还有一点点是对于未来的希望。幼年贫苦的生活让她学会了隐忍,却一直畏惧着无垠的黑暗,害怕哪一天季子突然丢弃自己而去,那自己就什么都没有了。

    如果,能够朝着一个方向努力奋斗的话,能够拥有一份即时微不足道但也能保护他人的力量的话,一切都会不一样吧。

    她不禁这样期待着。

    。。。。。。。。。。。。。。。。。。。。。

    【流魂街第一区,润林安,郊外。】

    【志波家。】

    “起——床啦!呆子!!!!!!!!”

    巨大的吼声响彻云霄,惊飞了枝头若干无辜的乌鸦,原本缩在被子里的人听到这恐怖的叫喊也一下子从睡梦里惊醒,一把掀开头上沉甸甸的棉被,以丝毫不逊于对方的气势吼了回去:“喂!世界上哪有天天用这种方法叫自己的妹妹起床的大姐啊,你是白痴吗?!”

    空鹤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顺便躲过飞速向自己袭来的枕头:“世界上哪有骂自己的大姐是白痴的妹妹啊。要懂礼貌哦,小海晴。”

    “是你先开始爆粗口的好吗?!”

    与空鹤对峙的是一位短发少女,特意这么强调,是因为她不管从发型还是睡姿抑或身材都和少年没两样。

    望见这个义妹脸颊上残存的哈喇子,空鹤甚是悠闲地叼着烟斗吐槽道:“我可没有否认过这一点。对了,可爱的海晴酱,大哥今晚说不定会回来吃饭,如果你还记得上次和他的约定的话,我建议你还是……”

    “啥?大哥今晚会回来?!”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海晴大惊失色地转过身,无数怨气从她的身后蔓延出来。

    “我是说可能大概也许。”

    “惨了!要背的50个鬼道咒文我还只记了12个!!大姐你为什么不早说?!”

    也不等空鹤做出任何回应,她便三下五除二套上深蓝色的外罩,踏上那双年久失修般被她穿得破破烂烂的木屐,飞一般地冲出门去。

    空鹤摇摇头,看起来似乎很享受这一过程:“要是早说了就看不到你这样惊慌失措的样子了,岂不是人生一大损失……啧啧。”

    “大姐,你们又起得这么早?”

    从门口的方向传来一个软软糯糯的男声,短发小正太志波岩鹫(喂喂)正睡眼惺忪地向她走来。见状,空鹤的脸色依旧,只是语气加重了几分:“是你太晚了,岩鹫,快跟着金彦银彦去外面跑圈去。回来应该还能赶上早饭。”

    “……还是十个圈?”

    “你要是想加到二十个的话我也不介意。”空鹤斜眼看着他。

    岩鹫立即紧绷了脸:“……我走了,大姐。”

    空鹤用一只手拿出嘴里的烟斗,抬起脖子加了一句:“慢走不送。”

    志波家的孩子,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在锻炼身体和磨砺韧性上输给别人,这一点她知道得很清楚,前面也有个极品大哥志波海燕做表率,因而对于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她向来都用惯了霸道的家教手段。

    所以,对于接下来即将来到自己家这个炼狱接受辣手摧花的魔鬼训练的小姑娘,金彦银彦默默地表示了同情。

    “……空鹤大人。”

    金彦半是好奇半是出于职责地发问了。

    “啊?”

    “今天会来的那个孩子,要在这里训练多久?得知具体期间后,我们可方便准备膳食。”

    “哦……这个嘛,我也说不准。看她什么时候放弃咯!”空鹤笑了一声,挑衅似的望着他们,“说不定能撑上一个月,说不定……今晚就会滚蛋了吧!哈哈哈!”

    这可不是什么好笑的事。

    看来这次,空鹤大人打算动真格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