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 决心

    更新时间:2018-08-23 21:00:00本章字数:2022字

    “吃不消了吗?”空鹤揉了揉白色的头巾,放缓了语气,道,“……毕竟是第一天,要是没力气了也不用太勉强。”

    偏偏对方倔脾气又上来了:“不,没关系。我可以坚持的!”

    “你是白痴么?”空鹤扬起了眉毛。

    “诶?”

    “我不管你的目标有多高,在起跑线上就把劲头耗完可不是什么好事,滚去歇会儿再来。”

    空鹤的语气已接近强迫。

    “是……”

    也许,空鹤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一个很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呢,她不禁这么想。

    待到晚饭时分,被海晴领着往青上居酒屋的方向走时,乔基本上要趴在海晴的肩上才能挪动脚步。带着淡淡的歉意向海晴道谢以后,她使劲呼吸着树林里潮湿的空气,迫使自己精神起来,回家还得面对不知会有什么表情的季子小姐。

    成为死神意味着什么呢?

    单纯怀着“寻找姐姐失踪的真相”以及“不再继续给季子小姐添麻烦”的心情,这时的她并不曾考虑太多。居酒屋里的客人来来往往都夹带着闲谈漫语,字里行间无不透露着对死神这份职业的羡仰或自豪,那一定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她是这样认为的。

    至于在此之前需要付出的代价,和在此之后需要承担生命的责任,都显得那么单薄而无力。

    所以她不会有犹豫的余地。

    幼年时代的记忆在她脑袋里稀少得可怜,基本上和久南白姐姐在静灵廷里的日子就是过去美好回忆的全部,那时有她和六车队长罩着也没人敢找她麻烦,更不用为吃喝发愁。

    他们二人失踪后,灵力微弱的她几乎是被不管不顾地丢出了静灵廷。

    静灵廷是只有位高权重的死神大人才有资格常住的地方。多少年了,依旧还是这样,规则就是规则,没道理为了她一个无权无势的孩子而破例。这些她也都明白,亦不会心怀怨怼。

    想再次走进那个地方,就非依靠自己的力量不可。

    所以在训练途中,即使是受点小伤她也咬着牙没叫停。说起来似乎格外轻松,但是实际上回家之后泡澡的时候她都能差点疼到晕厥,季子只是面带焦急地为她上药,嘴上并没有半点阻止劝慰的意思。

    季子是在考验她的意志和决心吗?

    对了,决心本来就是她最缺乏的东西。

    可是这次不一样,她心中潜藏着某个声音一直在耳边回响,叫她无论如何都要回到静灵廷去。那种微妙的亲切感,就像将手浸在温热的水里一样令人怀念。

    “今天的训练情况怎么样?还行吗?”

    在她以为季子小姐不会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她终于开口询问了。

    她观察着她的神色,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才大胆地说道:“……很疼。”

    季子小姐微微笑地拿干毛巾擦擦她的头发:“嗯,那是当然的,还有呢?空鹤老师怎么样?”

    “她很厉害,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变得像她一样厉害。”她做出一个挥拳头的动作,语气里尽是憧憬,“虽然她的要求有点严苛,但是客观来说,空鹤小姐确实是个好老师。我喜欢她。”

    “是吗……那样我就放心了。明天还要去吗?”

    擦完头发,季子小姐转身去把毛巾挂在架子上,顺便给她端来一碗热汤。闻到熟悉的香味,她感到身上每一个细胞都放松了下来。

    但是,她的心情可不会因此松懈。

    “我想去!”她不敢迟疑,立刻高声回答道。

    “……不要紧张,能坚持下去是最好,要是真的撑不住……”她顿了顿,才继续说,“回家也没关系。”

    季子小姐不会虚与委蛇,她说没关系,就是真的什么都不必担心。能简简单单地信赖一个人,实在是件非常幸福且难得的事。

    “是。”

    季子满意地点点头道:“趁热喝吧,里面加了点姜,可以暖暖身子。”

    “谢谢你,季子小姐。”

    乔抱着热乎乎的碗,把里面的汤喝了个底朝天。

    季子等她喝完了,才继续和她对话。

    “说起来,我记得空鹤小姐有个和你年纪差不多的妹妹?”

    听季子提起,她的眼前便出现了那个男孩子气十足的,性格大大咧咧的短发少女的形象。

    “嗯,您是说海晴小姐吗?”乔问。

    季子眼中带笑道:“她好像是六十多年前被空鹤小姐带回家去的,志波家为了收养一个爱闯祸又没脾气的孩子,倒是经常伤透了脑筋。”

    “……哦?那她很出名啰?”

    “倒不如说,她明明并没有继承志波家的血液,却还能和志波家的本家后代一样拥有强大的灵力这件事,让她的名号更加响亮。”季子轻轻地摇了摇头,说,“这些年润临安有本事的白打高手基本上都被她找遍了,对打起来伤筋动骨是常有的事,偏偏志波家的人不管怎么教训她,她都不改四处找人打架的习惯……”

    “这个习惯还真是……有点让人费解呢……”乔的额头上滴下一颗汗珠,“不过其实她很好相处,虽然不怎么喜欢说话……”

    经常去找人打架吗……这方面倒是完全看不出来。为什么会有这种爱好呢……

    也许只是因为她喜欢打架吧。

    就像喜欢喝酒和喜欢吃天妇罗一样,偏好而已,没什么可惊讶的。嗯。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活法,也许在这个地方,那样的习惯根本不是什么坏事。”似乎是看出了她脸上的疑惑,季子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叹息,但在恍惚之间,乔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

    “……诶?”

    “早些睡吧,明天的训练还得做好心理准备呢。要是实在疼得厉害,就再上点止痛药。”

    两人的对话戛然而止,乔很听话地回自己二楼的房间睡觉,小奏正忙着酿米酒,所以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很快她的眼皮就架不住了,一天的紧张锻炼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倦。迷糊之间,她只感觉隐约听见了窗外传来的阵阵雨声。

    竟是雨季又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