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芦起墓明

    更新时间:2018-08-22 01:35:21本章字数:2709字

    老二廷收一跪在地,还在念念叨叨之时,三弟兄就陆续回来了,天色正黑。

    老大廷绪回来的最早,胳膊下夹着一床红被子,另一只手拿着土烟枪,黑夜之中一红点,慢慢悠悠上了山,看老二跪地嘀咕,也不搭话,就找块石头蹲下沉默抽烟,所谓土烟其实就是一些烂枯叶子研磨成丝,那个年头饭都吃不上了哪有烟丝可吸,虽大烟大味呛,只不过过过烟瘾而已。

    老四也不延迟,片刻之间就到了,一手拎着一只破桶,里面盛着半桶黑狗血,一手托着一个破包袱,不知所包何物,只是不时点血水滴下,兴高采烈手舞足蹈地上山而来了,看到山顶青石板的墨线和四方的血迹,廷进好奇心重,看着跪地的二哥,就问到:二哥,这四方墨线,四向鲜血有什么讲究么?

    墨线搭方,如网收纳,伤脚洒血,点缀四向,寓意限己于方,自束其命,从此之后,我必少言寡语不能远离,是怕挖坟掘墓之祸不会牵连子孙,至此为止之意。

    老四听着云里雾里的,感觉好像有点道理,就高兴继续说道:

    平时看你闷声慢语的,还真不知道二哥就是二哥,不简单,厉害呀,这样我们就踏实了,老爷子生前真是教了你很多呀,真偏心……老四还想继续说

    老二廷收笑而不语,只是吩咐老四廷进把包袱找个地方藏好。

    老三廷德做事情最为拖拉,磨磨叽叽的,得了会,才慢慢腾腾上山而来,麻袋衣三个已经做好了,还有一大把新鲜的芦苇,老二廷收选了几根长溜溜的,收拾了一下,围着青石坟头放了一圈,三兄弟也围拢过来,已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

    都想好了吧,咱可下墓了,此番下墓,如有异样,各安天命,不得互怨。老二静静嘱咐着,三兄弟也不搭话。

    那就磕头吧,还有一定要收敛身心,不可有贪念,要有敬慕之心,盗仙墓者,最大的障碍是我们的血肉之躯和心思杂念,人仙两隔,要安心谨步,一有风吹草动,一定要速速退回,不可留恋,不要延迟,一定速速退回。

    知道了,知道了,都说两遍了,快点吧,再不抓紧,都快天亮了,别磨蹭了。老四有点安耐不住了。

    老二廷收倒也不着急,拿过来那桶黑狗血,老四还忙邀功呢,这血可不容易,今晚上要没收获,明天可就捣了马蜂窝了,满村唯一的一头畜生了,被老四抹了黑,明天村长一定要疯了。

    老二将手掌探入血浆,在三兄弟的额头都各摸了一把,鲜血敷面,是为了装扮死人,麻袋套身,掩藏人味。仙墓不会有机关暗器,消息埋伏,巨石流沙,毒箭毒虫,陷阱等等,这一下弟兄们放心了一点,但是老二语风一改,入了墓道,一定要屏住自己的心思杂念,不能乱想,不用念及他人,只要眼中遇到何物,能拿走的就伸手拿走就回,不能逗留,只能进一次。

    四兄弟各领着一角,把红棉被摊开平铺在地上,老二将血淋在被子上,然后又让兄弟们脱掉鞋子,将脚丫子深入血桶,脚底滴血,走到青石坟头,将血被子罩在上面,说也奇怪,鲜血被子罩在青石坟头黑黢黢的墓口之上,四兄弟都拿眼睛偷偷瞅墓道,那黑黢黢无底一般的墓洞,那黑色竟然慢慢柔和了起来,不那么骇人了,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围在四周的倒地芦苇竟然慢慢站立了起来,而且那芦苇鲜翠如初,竟然好像暗生深根一般,当芦苇直立朝天的时候。

    老二说好了,将血被子收了一下,罩在石碑之上,盖住了上面的花纹文字,石碑面前突显两处烛火,如鬼火一般,无根无依,飘飘呼呼,诡异异常……

    看着这番景象,大家就有些胆怯了,有退却之意,但又不好意思说,而且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而且也真是好奇,下面有什么呢,虽然老二一而再再而三地说不能有杂念,那谁不想一探究竟,顺便拎出来点东西,仙物有仙气,不是人间的宝物可比。

    老二廷收,掏出一团红线,系在手指之上,割伤手指一甩手,只见一滴血珠如同长了腿了一般,竟然沿着红线跑开了,红线一头连在三兄弟的麻袋衣上一角。这麻袋衣服套在身上,虽然呼吸,运动无碍,但是看外边的情景就有点不太真切了,正在这时,有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那声音低沉暗哑无比,不像是人的声音,好像从死人的嗓子眼里,挤出来的几个字:

    可以下墓了。

    三兄弟再回头看老二廷收就看什么都看不到了,老二消失了,刚才是谁说的话,目光就四周咂摸,老二廷进呢?氛围就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这是三兄弟就看到了墓口,竟然有微光溢出,怎么可能,那股笼罩在四野的幽香之味更浓烈了,那黑如墨水的墓道溢出光亮,莹莹绕绕,正在纳闷的时候,只见老大浑身颤栗,暗暗用手一指,做了一个看那边的手势,老三老四顺着手势一看,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斜倚着一个人形,干干巴巴,如一具干尸一般,顺着红线,那目光就要投过去了,但看不太真切,兄弟们就想脱了麻衣过去看个究竟。

    不要回头,那声音又响起了,声音不大,但就在耳边响起,仿佛鬼吹气在耳边一般,让人头皮发麻……

    时间不多了,快点下墓。

    三兄弟竟然没有一个挪步的,你想这些片刻前还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日子过得艰难,没饭吃,妻子孩子眼巴巴望着,没饭吃了,就没有礼义廉耻了,特别老四就开始混入了小团伙,开始干一些偷鸡摸狗的营生混口饭吃。那一天,老四廷进,说起,还记得老爷子去世的时候,说过二郎山上有一座妃子墓,如果真能有座古墓,掘坟挖墓,摸出点东西,说不定能卖点好价钱……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老二廷收就陷入了沉思。

    老爷子说过那仙墓逢十而化,相继而生,并称为佳,七七月明,莲花呈香,命有劫数,不可妄取。

    1982年,1、9得10,8、2得10,9、8正好是相继而生,并称为佳,七七月明,不就是七夕节,莲花呈现,莲花是仙人隐语,难道今天七夕节,仙墓再现。老二就把这些思虑说了出来。

    饿的前胸贴后背的弟兄们就毫无顾忌了,都撺掇着去看一下,反正也没有损失,真可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但真正看到映月裂开的仙墓,还有干尸暗影,消失的弟兄,耳边诡异的声音等等,他们哪见过这样的景象,就一下子没有了主意,谁都没动。但迟缓片刻,一股被逼无奈走投无路的弱者的愤怒,悠然而生,难道老天爷耍着我们玩,一边是饿死,一边是没抱希望的古墓,果真存在,刚有点希望,又好像危险莫测,这是不是上天耍人,难道我们就该死么?这么一想,怒气升腾,老四廷进不信邪,胆大心细,都到了这一步,下去看一下,老四就转身准备下墓了,老四一动,老大廷绪,老三廷德也缓过神来,也马上跟上了。来到墓边,探头一看,墓室不大,四壁之上灯盏齐明,灯光摇曳,壁画精美,栩栩如生,墓道伸向不远之处,墓道口有台阶可以下到墓底,老四便第一个探身下去了,老大廷绪,老三廷德,也陆续下了台阶。

    没几步就下到了墓室,一道墓道伸向不远处,有一个拐角,拐角的地方灯光更亮,应该就是主墓室了,老四向前走了两步,向前面看了看,一回头想看下,两位哥哥下来了么,这一回头,不要紧,后头一看,老四的头皮就发麻了。

    别说哥哥们了,就连刚才下来的台阶也不见了,再一抬头,那墓道口已经缩成了一点,四周的黑暗就黑暗的潮水一般笼了过来,耳边又响起了那低沉暗哑无比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