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石吞人

    更新时间:2018-08-23 17:49:41本章字数:3268字

    老大老三的情况也不好。

    老四,你急什么?赶着投胎?我们一块……

    老大是紧跟着老四的身后下的墓,一边骂着老四一边心里犯嘀咕,老二,他奶奶,说不下来就真不下来了,真是的,如果这墓里头有什么古怪,出了事情怎么办,可眼下,也不能都下来,真出了什么事情,弟兄四个,不能都交代在这里。这墓修得真不错,得快点,如果真有好东西不能让老四一个占了……

    老四,你他奶奶的,等等我,老三在后面喊着,他有点怕,性情有些懦弱,又不甘心,生怕有好东西没有自己的份,继续补充着说道:

    我们弟兄,有好东西,我们得平方……老二,没下墓,得少点……

    老大呵呵一笑,就老三心眼子多……

    这一笑不要紧,顷刻间,老四没了,起先,老大认为老四趁他们下墓之际向前窜了,便给老三摔下一句我想前面看看,头也没回就紧跟几步向前追了出去,跑了一会,不见老四的影子,回头一看,也不见老三。

    真是奇了怪,仔细向前看,这墓道笔直向前,看不到头,回头一看,明明也没跑多久,怎么后面的墓道也没了头。

    老大倒是没感觉到害怕,觉得可能是自己最近没吃好,眼神问题,再说这墓道里烛火闪烁,也真的看不太清楚。

    老大走了许久,原本想着可能走着走着就能看到旁开的一个墓室,进去拿点东西就好了,老二说过了,有东西能拿的走,拿着就回,不能延迟。老大就有点犯嘀咕了,看着笔直向前的墓道,他是寄希望马上遇到一个墓室,看看,又不想,万一走到头在最前面才是最大的墓室,中间有了一个墓室,有东西,我是拿还是不拿,真的只能拿一样?老大有点拿不准。

    就这犯嘀咕的时候,老大一不留心就摔了一跤,好在墓道地不是青石板,好像是夯实的硬土,摔得倒不疼,急忙爬起来,这地挺平的,怎么摔倒了呢,老大蹲下身来,仔细查看了一下墓地,果然有一小块凸起,那凸起有线条,老大摸摸了口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小块石灰渣滓。在来的路上,老大特意捡的,他心思着,今天晚上下墓,说不定要开棺材,摸尸,掏明器,谁知道那些东西多少年岁了,抓把石灰摸摸手,洒洒,既能消消毒,还能驱虫驱蛇,紧急了还能当武器,当然说到武器,老大还真带着家伙下的墓的,虽然老二说仙墓不用家伙,不用带撬棍什么的,老大心里是很不认同,怎么可能呢,不带家伙盗什么墓。

    老大用石灰渣滓沿着微微的凸起划了一下,接着摇曳的烛光观看,地上赫然出现了一个人形图案。老大感觉有点诧异,异样,就想往前走,还没迈步,一个低沉沙哑无比的声音在他的后脑边响起:

    躺下去。

    那声音紧贴着后脑勺,就好像有个人在你耳边吹着风息说话一样,传说蛇精说话就是这样,老大虽然也吓了一跳,但老大沉稳干练多了,所以马上就镇静了下来,断定这声音一定是老二装神弄鬼。

    老大用手仔细拍了一下地上的图形,是实地的,又仔细查看了一下周围的四壁,光滑如镜子,没有凹陷和裂纹的地方,老大有些拿不准,要不要躺下呢。前面还有没有,往往前面的墓道,老大还是有些不太死心,要不再走走看看,思虑片刻,老大还是决定再看看,首先把石灰印记擦干净,又怕自己忘记了位置,在墓道的一边做了一个很轻微的记号,不放心又擦掉,一伸手,掏出一把匕首割了一点麻衣服的一角,放了一点穗穗在墓道上,这才继续向前走,又走了很久,这墓道好像没头一样,一直向前延伸……

    老大就有点后悔,可既然都走了这么久了,就再走走,感觉时间过去了好久,也不知道天亮了么?老二在外面,应该会打掩护的,真想能发点财呀,如果能有个儿子就好了,你看人家老二都两个孩子了,呵呵,大晚上不回家,老二媳妇又得骂老二了,呵呵,活该,老大开始胡乱心思……走不动了,太远了吧,二郎山有这么长么?他奶奶的,累死我了……

    扑通,老大一不留心,又摔倒了,这次摔的有点疼,但老大马上精神了,果不其然,那个声音又传来了:

    躺下去。

    老大用手指划了一下地上的突起,又是一个人形,老大这次想试试了,小心翼翼地躺下去,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四周死一般寂静,老大原本想稍微一趟然后一个激灵马上爬起来,可四周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这才慢慢放下心,心里想不会是老二看我累,让我躺下休息休息吧,他这种一想自己都觉得好笑。暗骂了一句老二,也想歇歇,自己骗自己,就是躺一下,马上起,一股幽香扑面而来,浸人心肺,敷贴极了。老大平躺在人形图案上,眼睛往四周打量,这四壁不是光滑如镜的平面,看着看着就发现这四壁也不是光滑如镜,有细纹好像有暗暗的壁画,墓道顶呈现圆拱形,上面雕刻着一些祥云祥兽,老大又看了看四周,就这样平躺了一会儿,突然,察觉感觉到了一点异样,看看左右上下,没有什么呀,当老大再把眼望上墓顶的时候,那种诡异的气息更加强烈了,看着看着,那墓顶黝黑黝黑的,有一种强烈的压迫感,突然老大感觉后背一凉,老大忙想起身的时候,看到了墓顶上有一双眼睛正在死死地盯着自己。

    老大吓得一个就地滚就站了起来,再看墓顶,那眼睛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看花眼了,不可能,那么真切的景象,此地不能久留,快点离开,刚走没几步,在墓道一侧赫然出现了一个半圆形青砖拱砌墓门,墓门洞开,并未有青石拱门,老大感觉有点诡异,想进去看看又有些胆怯,好在墓室不大,老大就在门口左看右瞧,上观下查,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一抖手,老大又往墓室里撒了一大把石灰,没有任何声响,烟雾散去,老大又爬在门口,看来一番,这才放心大胆的走了进去,墓室不大,环视一遭,里面什么都没有,墙壁光滑无比,老大不甘心,先是用匕首刺了一番,没找到什么线索,后来又用手敲敲打打一番,没有隔层,没有夹板,脚下也是,没有凹凸之处,这就奇了怪了,怎么回事,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呢。

    被老四拿走了,还是这是也有仙术,只是我看不到而已?不甘心,但确实毫无头绪,又摸索一番后,只能放弃,继续前行。

    因怕自己粗心,错过了地面的突起之处,老大不时用脚在地上搓一下,不一会,又发现了一个人形图案,平躺之后,不久又发现一个墓室,只是比前一个大一些,依旧是空空如也。

    就这样,走走停停,墓室一个比一个大,一直到第五个墓室时,老大才从角落里发现了一个石凳,老大研究了好大一会儿,无奈地发现那石凳就是石凳时,老大就有点自嘲到心里想,难道是看我寻墓太辛苦,赐我石凳一尊,供我我歇息,不由心中火起,一脚揣在石凳上,那石凳似有万斤之重,纹丝未动,好像长在了地上一般,老大不死心,又摸又敲左转右拧,依旧纹丝不动,这一番探索,把老大累得够呛,热汗直流,老大一个激灵,摸了一把脸,把汗水滴在石凳上,看有没有反应,没有,用匕首划破手指,滴落上鲜血,依旧没有反应……劳而无获,最后老大一屁股坐在石凳上,那石凳竟如暖玉一般舒服,片刻之间,身体的疲乏一扫而过,老大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足下生风,健步如飞……

    又走了好久,又发现了一个墓室,愈加宽敞明亮了,石凳变成了石椅,老大忍不住,一个健步上前,躺在了上面,石椅虽然有点短,躺下之后,头枕在石帮上,有点翘,脚悬落在地,背平躺在石椅上,那舒服劲头就好比五脏六腑里,像熨斗熨过,无一处不伏贴,三万六千个毛孔,像吃了人参果,无一个毛孔不畅快(——《绝唱》)。鼻息之间,有一股幽香浮动,浸人心脾,恍恍惚惚,老大感觉自己就好像要睡过去了一样,心里美滋滋的,满心满肺的满足,时间如柔波荡荡悠悠,四壁上的烛火莹莹绕绕,闪烁不定,似明似暗之间,好像有人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那无比低沉沙哑的声音在紧贴着后脑勺响起:

    去床上睡。

    一股清香扑鼻,眼前的景象,就好像夜晚昏暗的路灯照耀下的碧波荡漾的湖面,微光闪烁,光怪陆离,老大这一阵已经分不清现实和梦幻了,时间又过去了许久……

    直到四周的灯光都暗淡下去,老大感觉自己的背一阵钻心的凉意为止,这一躺,真可谓此生最舒服的一觉。老大顿时感觉自己神清气爽,活力充沛,便想伸一下懒腰,一挺身,坐起来,继续走……老大一用力,就感觉自己的头一下子飞起好高,难不成自己石椅一躺一觉醒来就成了绝代高手,会了轻功,可以轻易之间,飞檐走壁了,刚想欢呼一下,老大就被眼前看到的一幕吓的昏死过去:

    老大发现自己的头漂浮在墓顶附近,正在俯瞰石椅之上,麻衣一件扁平着,自己的躯体手臂大腿一下子消失了,清晰无比的脚步声传来,只见自己的那双脚鲜血淋漓,正在往墓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