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鬼上身

    更新时间:2018-08-26 23:59:39本章字数:2749字

    不光是他,其他人也是如此,他们原先横七竖八躺着,你靠着我,我倚着你,这一下都飘了起来,李四失声大喊,振聋发聩,其他人本来心里没底,所以睡得比较浅,李四一喊,就都惊醒了。一醒来就吓坏了,白衣黑发女鬼张牙舞爪立在身边,而大家的身体都悬浮在半空,心里一害怕身体就瞬间坠落了,地面很硬,都摔惨了,大家也不顾不上狼狈了,夺门而逃,一溜烟就没影了……

    这下子鲍庄村就一夜成名了,远近闻名,可村里的人不干了,总不能总这样呀,这日子怎么过呀。天总不亮,人口失踪,天天闹鬼,这还了得……

    还是老辈人遇事多,冷静,得找人算一下,人有人法,鬼有鬼语。得找个通灵同鬼的人看一下问一下问题出在哪里,怎么办?可向哪里找这个人呢?

    以前装神弄鬼的人不在少数,还有一些人以此为生,有真有假,糊弄人,骗人钱财甚至弄巧成拙坑蒙拐骗的也真有,那个时候混口饭吃,这也算一种活法。不过,这不是新社会了,有一段时间对此打压很厉害,甚至民间的一些约定俗成的磕头祭奠拜神之类的都被取消了,甚至老百姓烧火做饭挂个灶王爷都不让。这个时节,谁还敢装神弄鬼,而且还是真的可以与鬼交谈的。

    民间生活不容易,鬼神不远,老百姓也不忌讳这些,能把事情解决了最好,这就打听开了,可找谁都不好使。首先打听以前四里八乡找有点名气的神婆神汉,他们都不来,不是说自己金盆洗手不干了,就是说自己能力有限,还有一些直接交底了,说以前都是骗人的,自己狗屁不是。找新人吧,一是又不放心,二呢还真没地方打听,这年头人人自保人言可畏,毕竟这事情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其实,对于这个结局吧,老辈人心里也和明镜一般,清楚得很。芸芸众生凡夫俗子,哪有那么多的能人异士,再说这穷乡僻壤之地,没仙气厚土不出俊才。村里怪事连连,别看以前有些人自吹自擂,妖言惑众,可以大牛吹上天,可眼前的事情放给谁都没折。

    装神弄鬼也需要有点学问,懂得察言观色,会用套话会托词,其实也无怪乎几种把戏,大多是自明其心,就是你自己把事情讲给人听,然后人家再说给你听,你说人家厉害呀,居然能对自己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这听起来有点傻,但事实真是如此,傻人最傻之处就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傻。你要是想套话骗人首先要考虑的不是骗术,而是要被骗人的心理。不遇事谁闲着没事去问神问鬼占卜算卦呀。大多请神问鬼的人,没问鬼之前,早已经心里有鬼了。心里有鬼,心智就不明了,心如墙头草,不风早已倒。再说了那装神弄鬼也是有点准备的,弄一些玄乎乎的仪式,或者编制一些故事,借助一些一些手段,首先得让你相信他,那就成功一多半了。

    他用术语引导你不知不觉就把你的事情摸个底掉,然后点出你的疑惑,给你一个提示,你还在心里佩服之际,夸赞人家料事如神,岂不知是你自己说给人家听的,然后呢,就简单了,一方面与你感同身受,拉近距离,再装神弄鬼舞弄一番,给你一个朦胧两可的看似是答案的答案,然后就是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打发你走,你还自己怨自己笨,没好好领回人家的意思呢。自明其心,最典型的实例就是一根手指的故事,你不管问什么,他都默默含笑不言语,就伸出一个手指让你猜,你会发现不管你怎么回应他都是对的。

    要不就是诳与拖,你要改命脱劫,给你一番心理暗示和一套繁琐的仪式,每一天要烧香供奉,如此这般那般如此,成了最好,不成就是你的仪式中有一点做的不够,不够诚心了,有所疏忽了,恶鬼附身了等等,这叫诳,光明大道我已指,千般万错都是你。拖呢,就是说空话,不好验证的话,三代必出能人,前世有怨等等。

    那这个行当里,真的没有会的么?也不尽然,360行,行行有道道,这一行也是有等级的,最低等靠骗,就是我们刚刚说过的,还有一种就是靠借,说好听的是借助的意思,说难听或者更直白的话就是得借鬼怪之力,什么鬼上身,动物成仙,托生托梦,前世因缘今生得报之类的。

    你想人有三六九等,鬼亦有高低贵贱,呆傻痴笨的,保不准就真有被人用,或者鬼用人的,自古至今,通鬼说人事的不是什么新鲜事。通鬼的比空口白牙的靠谱一些,但一般都不太长久,而且结局都不太好。至于能些经天纬地之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人神,就更不能指望了。

    可眼下谁能行呢?装神弄鬼没戏,即使稍微有点本事的,也不敢来,怕道行不足,坏了名声,索性也敢来。这事情就拖下了,一拖再拖,都快一个月了。请人不来,看来只能靠自己了,死马当成活马医吧。

    几个老头子就嘀咕上了,怎么办呢,三天过去了……

    怎么办呢?老李头是村里最年长的,至于他具体多少岁了还真不好说,人上了年纪,问年纪是大忌,村里老人说,老年人的年岁都是从阎王爷笔下躲出来的,阎王爷笔一挥,我们就得去报告,活的时候不要问老人年龄,怕提醒了阎王,老人活太久该去报告了。

    是呀,叫谁谁都不来……老王头继续接茬说。

    来了也不中个蛋用,真遇到事情了,个个都是怂蛋,他娘的……老宋体最气愤,都开始骂人了。宋姓是村子里少数派,是外来派,迁居过来的。老宋头以前最迷信了,有个大情小事总想要找人说道说道,也花费了不少钱。这一次村子里真闹鬼了,请谁谁都不来,才让他知道,原来那些以前奉若神灵的家伙,大都是骗子呢,这让他着实气愤不已,又不好意思直说,就在那里骂骂咧咧,生闷气,抽土烟……

    老聂头,活着的话就好了。

    是呀,那也有个主心骨。

    ……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谁也没有主意。

    最后,老李头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那娘的,要不我们几个老家伙,撺掇一下,办个法式,老话说的好,心诚则灵,我想不管是哪路神仙,总不至于难为我们这几个老不死的吧。

    不会呀,怎么办,没办过。

    不能办,此时非同小可,弄不好,大祸临头,就麻烦了。

    有点道理,也只能如此,可人来弄呢,真行么,只能是试试。

    众人又要讨论,老李头不耐烦了,又拍了一下桌子,生气了。

    别瞎叨叨了,都几天了,就今天晚上,全村人都来,把家里最好的仅有的,都拿出来,我们摆好,烧香,送神,谁如果有隐瞒,胆敢不来,小心着点……李老三呢,把你们家的藏着的猎枪拿出来,维持秩序……

    李老头,你怎么知道我们家有枪的?谁和你说的,别冤枉人,我们家没有。都被没收了,没有……

    放屁,没有,就在你们家堂屋的横梁上放着,让你拿来就拿来,哪来的废话。

    老李头说的没一点错,李老三就不言语了。

    说着,老李头就成神仙了,把村子里每户人家的宝贝说了一遍,一家一件,什么李寡妇藏的一袋米,王婆子的金首饰,宋家老大藏在地窨子的玉环,刚开始大家还怨声载道,表示不可理喻,不拿不来,可后来会场上就鸦雀无声,安静的好像大家连呼吸都不敢大喘气了。为什么,鲍庄村看似不大,也有二三百户呢,你如果说出一两家或者几十家的宝贝也不足为奇,但是每户每家一家一件包含所在之地,分毫不差,这就不是一般人的能力范围内的事情,而且更诡异的是,此时此刻老李头的脸变了。

    变得陌生,恐怖,不可思议。

    那是一张动物的脸,准确地说是一张狐狸的脸,一张笑着的狐狸的脸……

    难道老李头鬼上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