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疯婆子

    更新时间:2018-08-30 19:08:53本章字数:2262字

    李广田回过头来,村子里的疯婆子,不知什么时候进的屋,一想也是,刚才自家女人看自己喝了酒,一生气,头也没回就进了屋,而自己呢,光顾着怀里的小家伙了,也没关大门就进了屋,可能就是在这时,疯婆子看着大门开着,外面天寒地冻,疯婆子冻坏了,就进来了。

    李广田很生气,心里想要不是看对方是老太太,孤苦无依的,早一个巴掌打过去了,就见疯婆子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李广田,喃喃自语:

    不能要,不能要,给我吧。

    给你,你自己都养不活,这么漂亮的女娃娃,给你,我都怕……李广田没好意思说下去,他刚才被自己老婆气糊涂了,所以现在说话还在气头上,给你,我都怕你一饿,给我煮了吃,但话一到嘴边,感觉自己思想太邪恶了就咽了下去,吃人虽然听说过,但毕竟新社会了,总不至于,怕她卖了倒有可能。

    疯婆子与王麻子有仇,至于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村里人人云亦云,众说纷呈,有很多版本,大多是胡扯或者意淫,二郎村,一个故事,两个奇人。一个故事呢,就是二郎山说是有一座千古仙妃墓,两个奇人呢,第一个奇人就是前面提过的王麻子种的菜会说话——远近闻名,再就是疯婆子的年龄——一直在,没人知道疯婆子活了多少岁,你不管问村子里的那个人,都会异口同声地告诉你,从我能记事的时候,就看到疯婆子在村子边转悠了,小时候,疯婆子是整个村子里小孩的梦魇,在这个村子,小孩子不听话了,大人不会说扔外边喂狼,给老马猴子送去之类虚无缥缈的话,谁不听话了,他妈保准无比平静地说:不听话是吧,不服管教是吧,我不要了,送疯婆子了吧,保准她很高兴……疯婆子脏兮兮的,傻乎乎的,蓬头垢面,一身褴褛,那形象那气质就和野人差不了多少,晚上遇到了,比鬼都可怕,而且恰好她又爱走夜路,步履无声,神出鬼没的,你家大门如果没及时关好,她会如风一般,登堂入室,疯婆子疯疯癫癫又孤苦无依,到谁家呢,不吃一顿不走,你也拿她没有办法,老婆子一个,想想也怪可怜人的。

    王麻子种的菜好,这毋庸置疑,十里八乡的人走知道,但疯婆子非说王麻子用死人水种菜,那菜有毒,不能吃……王麻子听了也不在意,不过王麻子看疯婆子的眼神确实吓人,疯婆子谁家都敢去,就是王麻子家她不敢靠近,平日里,两人好像没有什么交集,不过呢,没见过不见得没有发生过,所以关于王麻子和疯婆子的故事演绎就成了二郎村人的必修课了,不过大体方向就这几大类:

    王麻子是男人,疯婆子是女人,男人女人就那一点事情,所以第一大类就是关于他们之间的青春往事,男盗女娼的风流韵事。王麻子以种菜为生,终生未娶,但谁还没有年轻过,年轻气盛,精虫上脑,保准年轻的时候,王麻子对疯婆子做过出格的事情,更有人绘声绘色地演绎,说疯婆子脏,指甲有毒,逮住王麻子一阵恼,王麻子就从年轻俊俏的后生,变成了王“麻子”;另外人补充,更正说不对,不是指甲挠的,是用热水烫的,王麻子招呼疯婆子进屋喝口水,歇歇,吃口东西,就想趁人不备欲行不轨,疯婆子急了,抄起暖水壶,就砸在了王麻子的身上,滚烫的热水,浇在身上,血泡不止,王麻子又羞又恼,无脸见人,所以就留下了一身的麻子,成了王麻子。这样解释才合理一些,众人说也对。

    不过王麻子为什么一身麻子,我们不得而知,但男人么,长得丑点不是过错,所以村民也不感兴趣,但关于王麻子是否真的对疯婆子做过什么,村民就拿不准了,一般来说,应该不会,在大家普遍印象里,疯婆子又老又脏,应该不会有人对她感兴趣吧,真对疯婆子起了歹念,欲行男女之事的男人,应该算得上是奇葩中的战斗机,变态界里面的王者荣耀了吧。

    指不准,谁清楚呢,保不准,王麻子口味重,就爱这一款,你没见过么?王麻子为了种好菜,看到好大粪,像捡了金子一样,晾干了研细了,放嘴里还尝呢……

    别恶心人了,我都快吐了。众人虽然指责,但菜痴老农王麻子尝粪,是真的,民以食为天,老辈人大多都有土地情节,五谷丰登天地所赐,所以种地种菜都特别认真,对滋养万物并且还要埋葬己身的土地满怀敬畏的,改革开放初期,就曾经出现过很多老农抵制化肥农药的事情,国外也有,印第安人对于土地之神简直是膜拜到五体投地的地步。而且尝粪尝土呢,是老辈的经验积累,虽然他们不懂化学,不清楚分子成分,但是可以尝出土地之味。其实也是有科学依据的,土地之味就是判断土地的盐碱酸贫,人有五行,土有八方,现在看来,老辈人的经验也是很有价值的,你看用了几十年的化肥、农药、除草剂之后的今天,土都不像土了,天热的时候,那土块干的像生石灰,一下雨,囊的如稀泥,健康的有生机的土壤,应该是黑乎乎,潮乎乎,软乎乎的,有虫能叫的,有虫能叫是指土中有生物,外边有飞虫,而不是一律的黄泥块,老百姓说的好现在的黄土一片,草都不爱长。再就是农药了,少了农村山林很多乐趣,让夏天吃水果都犯难,以前呢,城里人都爱说农村人脏,吃饭不洗手,可就是这样,农村的孩子也长得挺壮实的。现在呢城里想吃不是怕脏了,是怕毒,洗了又洗,农村人为了多卖几个好钱,图个好卖相,才不管国家的三令五申呢,什么都敢往上打,反正只要当场药不死就行,为此新闻几乎天天有这方面的新闻报告。这也算是现代人的一种悲哀吧。

    话说多了,这是后话,回过头来,还说王麻子和疯婆子,你要是觉得农村人就这点想象力,只会男盗女娼那就大错特错了,农村人受教育少,直接接触大自然,他们的想象力,淳朴,自然,天马行空,要不你看一下中国文学史就知道了,中国的最初的经典小说大多都是来自民间故事或者口口相传的评书话本,三国了,水浒了,聊斋志异了等等,这是一块沃土,民家叙事自成一家,有完整的体系可寻的,甚至可以说是历史的另一种演绎方式。

    所以关于王麻子和疯婆子的另一大类的演绎就精彩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