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金蟒缠身

    更新时间:2018-09-08 11:25:39本章字数:2149字

    那酒香扑鼻,夺人的心智,随着木脸和尚的靠近,酒香更加浓烈,钱昊然感觉自己的眼睛已经渐渐睁不开了,身体困乏,不听使唤,目光游离,意识恍惚,视力、听力、触觉如退潮的潮水一样渐渐消退,看不清楚,只是模糊之中,感觉木脸和尚的形象在渐渐靠近自己,耳朵之中,刚开始听到是一些祝愿之词,再后来就成了梦中的呓语了,断断续续,听不分明,但钱昊然拼命强打精神,非常无比的希望自己能听清楚,可不知怎么了,浑身无力,四肢乏力,力量竟然如同从身体之中消失了一般,一丁点力气都没有了。

    断断续续之中,钱昊然听了一个大概:我木脸和尚和你有缘,善缘易结,恶缘难消……看你辛苦,心地良善,赐你七日七年娃,不必过多纠结……有缘还将再汇……

    听着听着,钱昊然就昏睡了过去……

    下午,虽然东家依旧没有出现在田间地头,但周四已经断定,这是东家的一番试炼或者考察,他甚至都有些想多了,想到可能东家想慢慢放权出来,此时正好是自己大展拳脚,有番作为的时刻。赵四年轻气盛,灵活善变,能说会道,就是格局有点窄,眼界不够开阔,但心气高,小伙子也倍精神,自从赵三离奇出走以后,他就暂代大工头之职。

    赵三为何突然离开,众人都不清楚,但周四不傻,他看的出来,东家最近忧心忡忡,愁眉不展,估计是后悔了,保不准是赵三知晓了钱家的一个秘密,亦或是东家做了对不起赵三的事情,伤了赵三的心。但不过怎么想,总感觉这一次好像是东家有错在前,因为实在不能想象那样的忠心耿耿老实巴交对东家死心塌地的赵三会突然离开钱家,他们在钱家都生活了好几代人了,平日钱家对他们家也不错,感觉尊敬有加,视同亲人一般。老百姓说过不可惹恼老实人,每个人都一个容忍的限度,不要轻易挑战人们的底线,后果不堪设想。

    大工头周四把众长工打发到了田间地头并且圆满的完成了下午的工作,周四很骄傲,甚至都有些佩服自己的卓越的组织和领导能力了,临近收工之际,周四狐假虎威又进行了一番训话,过了一把官瘾,那就一个爽。他抱定了主意,这一段时间一定要好好表现,巩固自己的刚刚有幸到手的职位。

    众人干完活回到了钱家大院,没有见到东家的身影,那一声高过一声的不要就传到了大家耳中,大家一窝蜂进了里屋,来到了东家窗前,看东家已经从床上跌落在地上,正在地上打滚呢,身体蜷缩,四肢僵硬,五官挪移,口中一直狂喊:不要,不要,不要……

    上了年龄的人就走上前从床上撤下一床被子,铺在东家的身下,吩咐人把里屋的桌椅板凳,搬到走廊上,省的一不留心,东家就地翻滚过程中伤害了自己,安排人手守着,并不间断地和东家说话,试图想侥幸把东家的自我意识唤醒,阆中大夫也早已经安排人去找了,可方圆几十里愣是没有人能唤醒东家。

    村里的吴秀山,是村里人公认的年老智多星——吴秀山。

    我觉得东家是暂时的心智被迷,一时难以接受眼前的现实,过于纠结,积劳成怨,发起狂来,我们究其根源,应该是急忙让少东家回家,保准能唤醒东家。

    众人觉得此话有理,就急忙安排马车去接孙婉茹和少东家的钱远涯快速回家。东家家里的待着小少爷,去拜祖先,不想老来得子,所以得还愿,遍访名山,许过愿望的,承诺的礼物得献上,这一遭下来少说也得八九天的功夫。无巧不成书,就在这时,孙婉茹行进路上遇到了黑雨,就绕道远行了,不想恰逢,前来寻觅自己和孩子的长工队伍。

    听说自己男人得了重病,孙婉茹便寝食难安,滴水不进,疯狂赶路,好在钱远涯大了一些,不用天天那么费心费力的管教和陪伴。一路无话,没多久就回到了钱家大院,一种久违的感觉油然而生……

    东家在里屋呢,快进去看看吧。

    孙婉茹大步流星,火急火燎地冲进了里屋,看着自己男人成了那副景象,鼻子一酸,孙婉茹就哭上了,哭得那么惨,十里八村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众人急忙靠前劝慰:

    别哭了,伤害了自己的身子,落下了病根就麻烦了……

    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还是快点想点办法……

    少东家带回来了么?

    ……孙婉茹就止住了哭声,

    钱远涯还是个孩子,一心的玩心,尚且不知道什么是痛苦什么是害怕更不知道什么是危险,他们的思维还有联动性,就是没有经验和知识,但也正是因为单纯和无知,不被世界所提防,所以孩子眼睛是丰富多彩的,孩子的眼中的世界也是多层的,多维度的,这也是历代邪恶之物或秘密祭祀,总是用孩子的血肉之躯的原因,孩子懵懂恍惚,介于生于死的两界不远处,更不用说一些转世轮回附体的孩子,孩子可以通灵,孩子是架起两个世界的桥梁,有些孩子可以看到成人看不到的东西,孩子也经常是两个世界沟通的媒介,所以当你看到孩子坐在地上独自玩耍,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说不定他正在和多个世界的存在附体当钱远涯被抱进里屋的时候,眼睛一亮,一下子就扑倒了钱昊然身上:

    蛇,金黄色的蛇,好漂亮呢……

    爹爹,你怎么脸煞白煞白的,爹爹,你怎么不看我呢?我们一块玩……

    说着就要伸手去摸钱昊然头顶的地方,仿佛那里真有一条金黄色的巨蛇,蛇极具数学之美,蛇眼之中有宝石的光彩,能迷惑人心。

    不过小孩子也不傻,他也马上意识到了这条蛇的危害。

    爹爹,被蛇缠住了,爹爹,你难受么?

    ……

    丑蛇,死蛇,你快滚开……

    钱远涯,又哭又闹,两个小手奋力扒拉着,仿佛真有一条巨蛇缠绕着钱昊然,父子连心,血脉相通,看到自己的父亲被被巨蛇缠绕,远涯撕心裂肺的难过,想拼命救助自己的父亲,可是自己人小力薄,就满脸泪水回头向自己的母亲求助……

    妈妈,大蛇缠着,爹爹会死掉的……快救救爹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