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刻脸

    更新时间:2018-09-09 14:12:43本章字数:2453字

    那一天,赵三巡夜,看到东家书房灯亮着,夜很深了,东家怎么还没睡,每天都干那么多活,晚上还不早睡,别累坏了身体,赵三是钱家最知心的最忠心的雇工了,在老钱家都已经是好几代人了,想当年大老爷钱则霖决定出家的时候,就是赵三抱着少老爷钱昊然,追出村外的,虽然大老爷心意已决,无法挽回,但是赵三从此好像临危托孤一般死心塌地对待老钱家,钱家对赵三也是礼敬有加,本来钱昊然年幼,少不更事,家里上上下下那么大的一番家业琐碎万分,小毛孩子自然应付不过来,钱昊然毕竟小,就想把赵三接进钱家大院,一块住,但赵三清楚,钱老爷出家留下孤儿寡母,此时进院,会被村子的人的唾沫星子淹死的,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是呢,如果由于自己的鲁莽坏了人家老钱家的名声就不好了。好在钱昊然少老爷自幼聪慧过人,一点就透,也没强求,就这样,赵三事无巨细,忙上忙下,地里的活,当了总工头,一人独揽,太阳落山了,雇工们都回家了,他还得趁着有点空,拉着账房先生教少老爷,想当家先管账,好在老钱家世代相传的优良基因,没多久,钱昊然就开始闻名于乡里了,三个月后账房先生看到少爷就哆嗦,六个月后,少爷开始要求跟着赵三下地,一年后,全村人看到少爷都毕恭毕敬,少年老成,一晃快三十年了,钱家不仅没有人散屋倒,而且钱家家业枝繁叶茂,二郎山一多半的地产都是钱家的了……

    不过,最近赵三心里直犯嘀咕,老爷最近不会出毛病了吧。

    赵三看着老爷长大的,大老爷出家后,少老爷要钱的很,拼命读书,拼命学习,地里的活也是下功夫琢磨,别看尊卑有序,赵三和钱家早已超出了不同的雇佣关系的上下级关系了,赵三大半生打光棍,他从心底喜欢这个孩子,也真用心教,钱昊然呢,自知业大压身,自己如果没有真本事,这家大业大就会成为自己的葬身地,财富烧身,树大风折,靠天靠地最后还得靠自己……所以近三十年了,钱昊然从少老爷到老爷,不仅没让失望,还越来越受人尊敬……

    不过最近,老爷变了,先是破天荒的中午没有去地里,虽然有赵三管着,众人也是依旧干活,但这不和老钱家的规矩,老钱家不睡懒觉,事必躬亲,这是传统,老爷难道身体不舒服,可连续三天中午没去地里,后来,房里服侍的丫头,神秘兮兮地说老爷,不知怎么了,最近老是咕哝一块木片,在上面雕雕刻刻……

    钱家历来都是村子里说不尽话题,大家对老钱家实在是太好奇了,眼看有了新鲜话题,哪能轻易放弃,就一窝蜂都簇拥了过来,小丫头,人小言轻,哪受过这样待遇,一下子有点飘飘然了……

    老爷,三天中午都没露面了,一定在鼓弄什么新奇玩意……

    你到底看清楚了没有?老爷在雕什么?

    木片,什么木呀,绝对不是普通木材,雕刻用的木头有讲究的……

    丫头片子,可别胡说,不会是老爷想儿子了,给儿子做的玩具吧。

    对,有可能,我们老爷可不是能闲得住的人,你想他十岁的时候,在地里干起活来,都比我们二十岁的大小伙子厉害,那一年,我就对老爷佩服地五体投地了……

    可不是,那老钱家的人,就是地里长出的活神仙,不是种地人的地精吧

    呵呵,我想地不地精,我们不知道,马屁精我们这里倒是有一个……

    众人哄堂大笑起来,小丫头一脸红,一脸白,觉得听没有意思,眼看话题偏向了一边,她又想说些什么,想再度引起人们的注意,不过小丫头真没说假话,她是真真切切看到了钱昊然端坐在房屋的角落里,着了迷似的在刻着一块坚硬的木片,聚精会神,整个身子都蜷缩成一团,好像那木片异常的坚硬,每一刀刻下去都艰难异常,必须使上全身的力气一般……

    可现在的话题一转,都在说老爷好,好像刚才引起话题的小丫头,在无理取闹无中生有哗众取宠一般,小丫头急了,一着急,丫头脱口而出了一句:

    老爷在刻一张脸……

    刻脸,刻什么脸,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把大家镇住了,就好像冷笑话大师的出场,这些土生土长的平头老百姓,生活很单调的,生活经验和词汇非常有限,所以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大家都愣了,而且刻一张脸这一句,乍一听,诡异异常,甚至都有些恐怖阴森,因为在他们的生活之中,刻脸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生活圈子,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和心思意念,所有的人加起来都不会与这几个联系在一起,语言是有魔力的,当字句由耳入心,在每个人心里激起的涟漪和想象是非常不同的。

    刻脸,刻什么脸?人群一安静了,时间就变得缓慢,气氛也变得诡异紧张起来……其实只是过了一小会,众人感觉好像过了许久一般,小三子年龄小,懵懂未知,刚才大家说的事情对他来说太新奇了,还没听够呢,不想小姐姐一句:老爷在刻一张脸……后便沉默了,他有些耐不住性子了,想问又不敢问,就想等着别人先说话,赵三在家家教很严的,小三子怕挨揍……

    可等了许久,小三子又看了一下,自己的干爹赵三不在周围,这才脱口问了句:

    姐,老爷刻的什么脸?

    众人这才缓过神来,对呀,刻脸也不一定与那些不干净的事情有关呀,怎么回事,刚才被这小丫头短短的一句话镇住了呢,脑袋里心里都是阴森恐怖的联想,什么死人头,吊死鬼,画皮,人脸面具等等的场景,这大白天里,朗朗乾坤,老钱家怎么会闹鬼的,不会,一定是我们想多了……

    对呀,小丫头,你到底说说,老爷咳得什么脸?

    别说话不带大喘气的,一惊一乍的,你看把我们吓的……

    你到底快说呀,老爷刻的什么脸,你到底看清楚了没有?

    其实小丫头没怎么看清楚,毕竟她人太小,对于老爷有一种天然的畏惧,但小丫头老实,也不隐瞒,就一五一十地说了:

    我也没太看清楚,好像是一张弥勒佛的脸……

    大家一听,又一次哄堂大笑起来,都怪自己刚才多心了,一定是老爷童心泛滥,给小儿子刻的玩具,一定错不了。

    小丫头被笑傻了,众人又气又恼也没有办法,有的骂骂咧咧,有的会心一笑,过来摸一下小丫头的头,都异口同声地嘱咐她,以后别乱说话了……再乱说,小心我们揍你……

    众人喧哗,赵三急忙过来,呵斥了一顿,但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见小三子转身就想跑,还认为自己的小干儿子又闯祸了呢,刚想呵斥一声,追过去打一下儿子,杀鸡给猴看,却发现人群之中的周四脸色煞白呆坐在一旁,好像被吓傻了一样,就见周四的双眼直勾勾看着里屋的窗子,赵三下意识的一回头,顺着周四的目光望过去,就见

    一双幽蓝幽蓝的眼睛,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