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两句绝

    更新时间:2018-09-10 23:55:22本章字数:2278字

    赵三也吓了一跳,谁呀,怎么长了一双蛇眼,可仔细一看,那穿着长相不正是东家钱昊然,估计是东家在里屋光线暗,赵三也没太在意,刚想打个招呼,那身影一闪,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东家不知最近怎么了,好像故意躲着自己一样,赵三今夜巡夜,得了机会一定到东家近前,和东家好好攀谈一下,可具体说什么呢,自己也没怎么想好,总不能说东家,你怎么中午不下地了,这不合适;那说你怎么好几天不愿意见我呢,躲着我呢?也不合适;那想不想少东家远涯,是不是找人把孙婉茹带小少爷早点请回来,赵三心想这个理由合适,最近紧绷的脸才有了点舒缓,露出了点笑模样。人老心慈,他是真有点担心东家……

    见还有三五成群的人待在大院,赵三手一挥,喊了一句:

    还不快点下地,时间不早了,再磨叽,天都快下山了,快点吧……

    见周四还傻呆在那,赵三又补充了一句:

    周四,快点……

    周四没动地方,示意赵三过来一点,压低了声音对赵三说:

    你也看到了吧?

    有一种人说话,你千万不能接,这种人喜欢套话,说鬼话,人前一套背后一套,赵三虽然不如周四聪明这是真的,但是赵三年龄大,所以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周四就是那种人,他说什么话你都不能接,听着傻笑不回答,看着好像明白又不让对方明白你的意思,还要表现出一种胸有成竹的自信,让对方摸不准你的底细,不露怯就好,但也不能表现出毫不在乎。不表态不重视有点轻蔑他就是最好的回答。你如果一回答,一表态,你就上当了,周四这种人,对上献媚,极尽奉承,谁不爱听好听的,所以呢,上面的人对他比较相信的,对下欺骗,断章取义,他用话把你的真心话掏出来,然后整理,变成上面的最爱听最想听的话,你可别小瞧这些告密者,他们可是站在心灵缝隙中的人,他们最清楚人性的阴暗,他们也最知晓人心最软弱的地方。周四可没少说赵三的坏话,而且面对这类人,有时即使你不说话不表态,也会落到他的陷阱的。

    那年,钱大老爷钱则霖离家出走,留下老婆刘慧和儿子钱昊然,赵三抱着少爷这一追,虽然没把大老爷追回来,可就成了托孤之人了。以后地位稳固了,自己再想往前靠就费劲了。

    所以一天,天刚爬黑,周四就在钱大院堵住了行色匆匆的赵三:

    赵三,明人不说暗话,你是不是对老钱家有意思?

    没!赵三斩钉截铁地回答到。

    那对刘慧呢?

    没!赵三是老实人,不会应对这些处心积虑设计过的对话,就顺嘴回答了,这叫两句绝,就是第二句后,一般被问一方就会陷入一阵沉默,然后,给人一种错觉,就是被问之人仿佛都承认了对方的疑惑一般,这是一种文字和心理交织的小把戏,你不足冷静分析很容易陷入一种错误的心理暗示的。

    那对女人呢?周四一本正经正颜厉色呵斥道:

    赵三回答第二句就费点劲了,这三句就不会回答了,对女人什么意思,喜不喜欢女人,当然喜欢了,不能说,不喜欢,也不能说,自己不喜欢女人,喜欢男的,也不合适,而且这个问题不能回答,和第二个问题太近了,赵三脑袋慢,反应不过来,他感觉周四不怀好意,会不会在套弄他,刘慧,女人,女人,刘慧,这是个圈套。可这种对话之说以叫两句绝,不光是第三句不好回答,还有一绝就是,你如果不回答比回答了更可怕。赵三这一迟疑,缓过法来了,操,周四这个狗娘养的陷害我,少爷一定在附近看着,我一迟疑等于默认了,少爷一定也会认为我对老钱家别有用心,不是图财就是贪色或者就是另有所图。

    赵三气得牙根都痒痒了,环视左右,果然发现东屋门后影影绰绰,赵三也不傻,女人当然喜欢了,我最喜欢你妈,你今天忙活什么去了,整天不见人影,地里的活不干了?你们家那口子都快跟人家跑了,你还在这里打嘴炮……快回家看看吧,你村东头的……

    周四慌了,忙跑上前堵赵三的嘴,这就是年龄大的好处,只要你年龄大人又不笨,总会发现一些秘密,秘密就是力量,村东头的是指周四的私生子,周四家媳妇可是一个泼妇,如果让他知道了周四背着她在外面有了野孩子,保证得扒周四一层皮。

    赵三虽然最后扳回了一局,但是还是彻底输了,也不知道少东家听到刚才这番话后会有什么感想,这种事情只能拼运气,千万不能解释,只能装聋作哑,当这个事情没有发生过,让时间去消磨这件事情,这就好像吃饭时候,看到了好吃的,一筷子夹起来,都放到嘴了,才意识到刚才里在好人和坏人的斗争斗勇中,好人永远都是那容易受伤的那一方,坏人做坏事,天经地义,坏到尽头一回头,那叫浪子回头金不换,好人呢,你不可能毫无瑕疵,你一旦被贴上了好人的标签,就成了道德绑架的对象,你只能越来越好,稍有不慎就是一落千丈,人民对于好人的期待无止境,对于恶人坏人,却毫无要求。

    赵三从那时就开始提防周四了,惹不起躲得起,但是见见东家还是要见的,而且周四都注意到了东家的异常,如果今天自己不出场,保不准周四又会搞什么鬼,不过被周四那么一问,刚才那个身影真是东家么?自己也有点拿不准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知为什么,赵三心里冒出了这么一句。不就是和东家说说话,攀谈攀谈,怎么自己会冒出这样的想法,自己也有点怪了,赵三头也没回就傻笑了一下大步流星出了院门,下地干活去了,院子子顿时空荡荡的,周四感觉到一阵冷飕飕的,忙站起身来,奔着赵三的背影追了出去:

    赵三,你等等我,我们一块走……

    赵三才不愿意搭理他呢,头也不回,就径直往前走……

    周四走后,院子里悄无声息,空荡荡的院落,没有一丝风,虽然是午后,太阳还是很高,这高大的院墙,古朴的窗,洞开的院门,却弥散出了一种阴森瘆人的气氛……

    此时此刻,钱昊然在里屋角落里,又哭又笑,拼命雕刻那块坚硬的木片,钱昊然是能工巧匠,雕刻这类的木匠活,对他是小菜一碟,但此时他却显得无比紧张,甚至是一种恐慌之中,他的手抖得厉害,仿佛有人就在身后威胁着他,快点,快点,再快点,你的时间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