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鬼明

    更新时间:2018-10-02 11:16:38本章字数:2430字

    周四是第一个注意到或者说他一直都在留意着赵三行动呢,赵三一跑,周四马上就明白了,马上就开跑了,黑暗如同一匹快马,只是一瞬就把自己带回到了钱家大院。此时的钱家大院空无一人,静悄悄的,屋檐阴森,周四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恐怖。

    但好奇与赌气,让他不愿就此服气,他决定赌一把,所以一抬脚,撩开帘子,就进了内屋。人都会犯常识性的错误,如果钱家有钱应该就在后院。如何去后院,一般人想当然的认为,在内屋后墙附近应该有门,所以周四就径直来到后墙附近发现了一扇门,一扇假门,有门的样式,但是却没有门的实质,周四一推,门纹丝没动,一拉,门如一张纸一样,拉开了太薄了,柔软又有韧性,周四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这门怎么和一层皮一样,而且更诡异的是,周四一松手,这门又严丝合缝地恢复如初了,这就太难了,周四毕竟是胆小之人,而且刚才此门已开,里面排列是森然整齐的青砖,周四想放弃了。周四有点怕怕了,刚才他掀开帘子,走进内室的时候,周四就已经感觉到了,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闯入者,他一腿进入内室的那一瞬是感到了一种阻力的,仿佛自己用力挤进了一种透明的液体之中的感觉一样,周四感觉这一切都是假的,自己被算计了,而且刚才那一幕已经证实了,谁家的墙皮是活的,如活着一般柔软有韧性,还自带粘稠,假门拉起来,又会自己合上,而且如一张纸一样,却具有门的重量和手感。未知和不能把握是一种恐惧,周四要败给自己的胆小时,他听到了一阵清晰无比的说话声:

    赵三,你怎么才来?快点吧,要不就来不及了!

    我知道,我知道,谁知道这地裂发生的这么不是时候,他们估计都还在洞口守着呢……

    是赵三的声音,另一个像极了东家钱则霖的声音。

    周四这种人就像浸满煤油的木棍,一星点火光就会燃起火苗,熊熊大火,刚才的胆怯只是输给了无助,现在有线索了,怎能轻易放过,周四用心聆听,两只耳朵支棱起来,周四仔细找寻声音的来源,终于发现声音来自于钱则霖的床下,周四一阵激动,急忙跑过去,一把掀开了铺在床上凉席。

    钱则霖睡的床是北方常见的土炕,厚实夯实得很,冬暖夏凉,钱则霖的炕更是神奇,别人家的土炕是有炕口的,特别是冬天要生炉子烧柴或煤取暖。土炕,不仅要有炕口,炕洞,炕孔,烟道等,一般旁边有灶台,用来烧水一般不用来炒菜,只是烧水,钱家雇工甚多,说以烧水是每天必备的事情。

    不过钱则霖的这个土炕就奇了怪,不仅仅没有丝毫的火炕之具,而且呢四四方方,没有一点点烟熏火燎之气,而且解开床上席子之后所看之境更是惊奇,席子之下,是黑黢黢一口深井一般的洞穴,再仔细观看,当眼睛适应了黑暗,那洞穴不是很黑,甚至感觉里面应该是有窗子一般,有固定的光源,甚至人类生活过的气息。

    周四一下子又兴奋了,他闻到了人气,感到了人的气息,所以,也算是找到了线索。小偷眼中的天下人都是小偷,所以呢当周四感受到了人气的时候,他眼中的人应该就是赵三,那个比他捷足先登的小偷,老钱家有钱,我得分一杯羹。周四甚至是想都没怎么样想就直接下去了,下来台阶,是长长的甬道,四周虽然黑暗一片,但是好像这种黑暗是可以接受的,而且四周带有浓浓的生活气息,这条路应该经常有人走过,所以,走在黑暗之中,周四走得很快甚至可以说是小跑,周四财迷心窍了,所以呢,在还没有看到财宝之前,他甚至在脑海里脑补了一下,钱家人的堆积如山的金银财宝的场面,此刻的周四,疯狂了,就在这时,周四,突然发现了黑暗之中有一个人形模样的黑影,在正对着他笑,周四没有看清楚,甚至可以说他压根就没看到他,直到后面偷偷跟上来的人,都在大声呼喊:

    周四,周四,周四……快回来,前面危险……

    黑暗有时只是一种掩护,老百姓就有传言,说钱家人的房屋是的活的,其实钱家人只是奴仆,钱家人的房子就是摆设,其实整个院落就是一座坟墓。还有一种说话就更离谱了,说是,钱家人地底下养着怪物,而且精神变态,如果没有足够的人在他头顶上睡觉,它就睡不着觉,钱家人是看林之人,感觉不对了,就开始找人,拼命干活,生怕地底下的怪物出来害人……

    传言有很多,不过有一点是真的,就是你在钱家大院里不管哪个角落,只要时间已久,总会清楚得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在看你,那种感觉很诡异,但是呢,又很真实,不过不管男女老少,都曾经被钱家大院的清凉所征服,不论春夏秋冬,只要是进了钱家大院,总是一种秋天初凉的感觉。宋家是不愿意进钱家大院的,用他们的行话说,这里是龙抬头之地,就是说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蛇窝,因为龙不常见,而蛇常见,所以呢,蛇在老百姓心目之中,就是小龙,龙抬头之地,就是蛇王之所。看和感,告诉宋家人,这种程度的清凉,一定是钱家大院建造在一个巨大无比的洞穴之上,二呢,这洞穴之风,长存人间,说明钱家人一定是与远古之物有联系。这怎么可能,有怎么不可能,可能与不可能,在概率学上意义是一样的;三呢,钱家人沉默寡言,应该是可以交蛇的,一般钱家人都是保藏视野,他们一般都不会直接看你,与你有目光上的交际,他们目光低垂,不言而自威,行动敏捷,太想那种软体动物了。村里好事之人也曾经,看过几次钱家人的眼睛,结果都很惨的,都失忆疯癫了很久呢。后来好事者也就绝了。

    用宋家人的说法,钱家人是供蛇之人,就是上古古蛇的饲养者。

    众人也渐渐弄明白了这其中的逻辑之后,就变得疯狂了,天都暗淡了许多,众人走的路和周四差不多,但是看得景象却截然不同,一方面周四好像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那种感觉很奇怪,虽然人人都知道周四都知道周四什么样子和什么年龄,虽然理论上大家都应该知道,周四正值壮年,不应该是这种垂垂老者,但在这个氛围下,所有人都无比认定,这就是周四。

    周四正在一团黑丝吃掉,众人都慌了,大声疾呼,奋力前行,可不管众人如何大声,可就是不见周四有丝毫的改变,径直跑向了黑暗的黑色大口,被吞噬,甚至就在最后的时刻,都不知道危险就在眼前。

    一瞬之间,周四被吞噬了,众人一下子清醒了,又回到了午后的地里,赵三还是很严肃,周四一脸坏笑,地裂没有发生过……

    一切都好像和昨天一样,明天也仿佛是这样的。

    真的么?不是的,一切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