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杀二

    更新时间:2018-10-04 13:44:55本章字数:2458字

    鬼雨不止,大雨磅礴,黑气弥漫……

    钱昊然心一横,扬起了刀,猛地一刀砍向了自己的儿子,这一刀下去,用力太猛,刀把都折了,刀身陷入肉体,感觉钱远涯的胳膊可能要废掉了,只听钱远涯一声惨叫,跌倒在地,一脸不解,甚至怨恨地望着自己的父亲,一切都发生得太快,钱远涯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被父亲一刀砍翻在地。人有本能,受了重伤,钱远涯第一反应想挣扎地起来,马上逃跑。

    钱昊然疯了,刚才那一刀,下了死手,而这一起,只是一种猜测,事到如此,只能赌一把了,他回想起,木脸和尚第一次出现的时候,自己就是准备绳索想要下无底深渊的时候,他把绳索挂在梁上,他想试一下绳子的坚韧程度,一不小心,就把自己悬挂在梁上了,绳索粗大,钱家人属于道十流中的土派。土派之人,有根,他们如同大地之上自然生长的蘑菇,看似轻飘飘的,但是终生不能悬置,脚不能离地太久,所以他们就连睡觉都是睡土炕的。钱昊然这几天因为沉迷地穴,被白烟吸引,有点精神恍惚,所以本想试一下绳子的坚韧,一不小心就被悬置了,从没有想过要上吊的他,此刻挂在了梁上,钱家人身材矮小,但是敦实有力,虽然手巧灵便,但是离开土地,力量和灵活性就大大打了折扣,你别看平日里钱家人可以健步如飞,力大无比,能工巧匠一般生活着,可此时钱昊然还真没了办法,挂在了梁上,而且钱家人,属土,如蘑菇,不能离地太久,他不如小三子所代表的金叶人,可以舒展身体,脚一伸长就到地了。他们敦实,离开了地,体重会瞬间变得恐怖,他们会像成熟的果实一样坠落枝头,不过此时体重变重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就见钱昊然的脸一下子青了,血脉膨胀,眼都直了,手脚乱蹬,可渐动渐缓,特别是两腿,千斤一般,坠落空中,仿佛要把短小精悍的钱昊然硬生生拉成一个三米高的大个子。百年灵木,筑房为梁,水火不侵,此时此刻,也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声音,不堪重负,甚至百年老屋都开始有天昏地暗,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钱昊然感觉可能这一次,真的要玩完了。

    钱昊然就感觉意识开始有些迟钝,大脑缺氧,不能呼吸,脚无比的重,心却渐渐地趋向了平静,钱昊然感觉自己这些年活得好累,也该休息一下了,父亲钱则霖,不辞而别,对他打击很大,这些年多亏了赵三帮助。如果真的要死了,钱昊然希望可以再见赵三一次,人有了想法就有了希望,有了希望就想再挣扎一下,所以原本已经闭上的眼睛,钱昊然又努力睁开了一点,朦胧之中,有一道白光闯入,耀眼,钱昊然本能地闭眼回避,这眼睛还没有闭上。钱昊然就感觉到了有一个黑影窜到了眼前,是个人,无比熟悉的感觉,那人带着一把剑刀,是一种比较轻巧的刀,外形一半像剑一半像刀,做工非常精致,这人应该是钱家人。

    刀已出鞘,寒光一闪,钱昊然就感觉身子一轻,扑通一声,坠落于地。长时间的窒息加重摔,钱昊然就昏晕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脖子生疼,火辣辣的,直钻内心,头还有点晕,屁股蛋子更是生疼,哎呀,感觉。钱昊然一骨碌身子坐了起来,喊了几声,赵三,赵三……

    没人回应,钱昊然有点恼怒,自己最近有点不太正常,眼看四十的人了,却好像突然好像进了青春期一样,暴躁易怒,今天可好,怎么感觉一觉醒来,浑身疼呢?所以带着一身的起床气,钱昊然就像个行走的小炸药包,坐起身子,走到门口,头也没抬,一股脑想掀开帘子,骂人都死哪里去了,不想一头撞在一堵墙上,这就是钱昊然再次看到自己的父亲钱则霖的经过。虽然对方带着一张木脸,不过的呢,钱昊然就是认定那就是自己的父亲,那是种说不清楚却又无别坚信的确定。时间好像在自己父亲身上停止了,父亲应该比自己还年轻,这一点诡异丝毫没有影响钱昊然对于自己父亲的那种渴慕,虽然母亲刘慧也仔细观察过,虽然觉得像但是呢,举止形态,太过轻浮,不像自己男人,而且就是女人是最怕承认自己老的,谁能接受的了一个比自己儿子都年轻的丈夫呢,所以刘慧见到木脸和尚的第一眼后就闭门不出了,躲到了后院。后院是钱家人的禁区,只有老钱家人可以去,其他人禁止入内,而且有人传闻,那里诡异的很,钱家人地多人单,有人传言钱家人养鬼,说什么钱家人不是人单,是因为接触了太多土地,太懂土地了,把土地爷得罪了,所以钱家人后代很多是鬼人,见不得人;也有人传言,钱家人的后院里,其实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蛇窟,有一个黝黑无比的洞口,他们是地下的精灵,夜晚要回到地下的,白日里才出现在人们的面前……当然这些都是传闻,至于具体是怎么样的,也只有钱家人自己知道了。当然这么年里,也有很多好奇之人或者不法之徒,妄图一探究竟,结果不是失忆了就是疯癫了,所获的信息都极其有限,好像这后院是一座古代的墓,有长长的暗道,可以通往二郎上的纵深之处。还有那木塔也是很奇怪,应该是塔,也可能是楼,就是钱家后院唯一一点可以从外面看得到的建筑,仿佛是活的,可以自己有移动一般。你走进钱家大院,远远望去,是一角飞檐。走近了,再一抬头,还是那一角飞檐,尺寸高低大小一模一样。特别是那高度,非常令人感到诡异,因为远近高低各不同才是正常的,可是远近高低看去都一样就很让人费解了。特别是你从高山之上望下去,也是看到一角飞檐。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整个后院被一种巨大的玻璃罩,多棱镜折射一般,刚开始周四还是很关心,多次观察,甚至试图进入,后来遭遇了几次很诡异的事情,劳而无功也就放弃了,而且因为后院多是女眷居住,所以呢,你太过留心了,会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的。

    周四其实从心底看不起钱家人,不仅看不起,而且还有一种莫名的愤怒,他不明白,为什么钱家人这么有钱,还是这么勤奋,这不和逻辑,是傻,不过呢,他也是从心底佩服钱家人能干。

    后面的事情我们都交代过了,所以此次面对鬼雨,目前唯一可能的希望就是自己的父亲了。所以,当钱远涯爬起身来,要挣扎出去时候,钱昊然看到外面的黑雨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就想一不做二不休,来一次狠点的,一用力把剑刀从钱远涯的肩头蹭了下来,对准儿子的心口窝就是一刺。

    钱远涯没想到,从来没想到,有今天,自己的爹疯了,要杀自己。

    可眼前的局面,躲是躲不开了,只能眼一闭,等死了。

    就在这时,一道白光飞进内室……

    钱昊然知道他来了,他赌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