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蛇人

    更新时间:2018-10-05 00:07:55本章字数:3778字

    一道白光,飞速进入,竟然一身丝毫没有一丁点雨水,这雨果真是鬼雨,就是明明没有下雨,可是眼睛看去,就是感觉世界被大雨弥漫,我们活在脑海的世界里,幻想难破……

    看到所进之人,如一道白光,钱昊然心中一喜,又一看所到之人,一身干燥,心中又是一喜,因为所念之人,村里那几个被大雨冲走的人,应该性命无忧,只是被困在哪里,不知道而已,你如果有心,还会想到,不是还有一个被砸断腿的,那个一定是想去龙王庙掏东西,不小心摔的,钱昊然,太了解他了。

    但再看所见之人,钱昊然,傻了。

    眼前之人,非是旁人,高高大大的个子,一脸狰狞,一笑更是恐怖,不是本地人,甚至不是本国人,应该是蒙古人吧,但是脸颊不是那种暗红色,是白黄色,皮肤很好,没有一星点坑坑洼洼和疤痕,光滑的如同缎子一样,不过呢,他个子高,荷尔蒙分泌过于旺盛,汗毛特别发达,就和小孩的短头发一样长,如果有阳光,在阳光的照耀下,一定会熠熠生辉,非常好看的。赵三,或者准确说是年轻时候的赵三,年轻到应该是钱则霖第一次见到赵三的时候,时光怎么倒流了,我们习惯了时光的顺溜谁曾想过时光会倒流,这是什么原理?

    我爹呢?钱昊然很紧张地问道。

    赵三没有回答,瞪了钱昊然一眼,张了张嘴没说话,钱昊然呆住了,怎么可能,那是一张黑漆漆的口,赵三的舌头被割去了。

    难道是因为……

    赵三努力地点了点头,然后一脸惊恐,钱昊然变蛇了,蛇是魔鬼的化身,魔鬼来自黑暗,长生不死,被地狱的火烧,所以魔鬼经常会从洞中走出,渴望人间,人间是暗明两界,善恶两生,所以魔鬼最为舒畅。

    老百姓很可爱的,他们有很多歪理邪说的,如果仔细琢磨一下,也是有道理的。例如为什么坏人活得久了,好人活得短,因为坏人故事多,各种坏,各种故事,黑白无常来抓,他们哥俩千年不死,地狱的话都说绝,长夜漫漫,各色人种都见过了,就怕索然无味的素人,所以呢,唯一的乐趣就是看到那些活得挺久自以为是念念不忘钱财美色之徒,看到小黑小白从天而降的惊恐模样,富人权贵之人怕死,但地狱不空,各种奇葩,不活久一点,有点真本事,都妄称坏人,而且还要有集体活动,你得和小鬼谈心,和阎王爷逗乐,和左邻右舍,搞好关系,不仅累,需要体力,还得需要智慧,还得有情趣,有新意,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都是小菜,坏人好当是因为沉默者太多,好人还存,要都是坏人了,坏人就不好当。唯有激流勇进,奋发图强,锐意改革不行。

    自古长寿是罪恶,少不读红楼,老不读三国,少年读红楼梦,荷尔蒙高涨,容易陷入红尘,男欢女爱,贻误前程。老不读三国,老人生活阅历丰富,老奸巨猾,再读三国,容易走火入魔,坑人害己。

    短寿是福,人生长寿,都会变坏,当好人很没劲的,好人的概念太有限,做好人太累,做坏人,很精彩,新奇不断,所以呢,怕好人变坏,好人一般早死,坏人帮凶很多,一个比一个坏,所以呢,争斗不止,乌烟瘴气,命不聊生。好人不易,唯唯诺诺,一心向善,与人无争,诲人不倦,求贤若渴,但好的东西都比较易碎,悲剧就是把美的好的东西摧毁给人看。

    赵三死过两次了,第二次时候,他都被埋葬了,尸首都已经是化成了尸水了,白骨森森,赵三的灵魂渐渐升起,透明的有意识的,甚至赵三甚至都有一些自由感觉的兴奋,头颅和身躯,脱离了肉体,赵三的灵魂坐了起来,赵三又一次看到了世界,心里平静祥和,世界明亮了许多,虽然马上面临了恐怖,不过是在是太诡异了,一点不恐怖的恐怖,时间又短。

    金头舌蛇,进入了赵三的口腔,说是口腔其实也是灵魂的口腔,尸体早已经腐烂了,这蛇也疲倦极了,进入口腔位置,金头萎缩,滴血的尾巴一甩,就将赵三的舌头一瞬之间吞噬,赵三只是感觉舌头一凉,然后整个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原本累累白骨,森然可怖,可是恢复,原本消失流淌的尸水回流,原本流淌早已经浸入土中的尸水,飘散到空中的微量元素甚至是一缕缕光波一样的东西,都开始回笼,一团白雾升腾,把赵三整个身体围拢起来,赵三感觉身体如同大江决堤,一泻千里,身体的各个的环节,神经,血管等以前可能有所堵塞的地方都被大江奔腾倾泻而下的宇宙洪荒之力所打通,身体内力量如涌泉,汩汩而出,舒畅极了,舒服极了,赵三知道自己要复活了,而且自己的身体要恢复了,赵三甚至感觉自己不久就可以重新运动了,下玉床,活动了,赵三甚至可以感受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血管血液重新流淌的声音,甚至是自己鼻子尖重获呼吸的声音,赵三兴奋无比,激动不已,赵三又活了,赵三又活了……如果可以可以,赵三一定会大呼大叫起来,可此时此刻,赵三知道,自己不再是自己,他是两个人的合体,他累极了,他只能一动不动,等着他慢慢醒来,然后才能有所行动。

    金头舌蛇化成了赵三的蛇头,此刻如同冬眠一样,一动不动,如同一块死去的石头一样,黝黑,坚硬,他在过自己的冬天,静静等待春天的到来,生命又一次用了一种我们所不熟悉的方式继续了下去。

    赵三不知道自己如何来自这个世间的,或者说,赵三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产生的,赵三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存在的时候,是随着一声巨响开始的,以前的记忆都是一种混沌,冥冥之中有一种微光,像一个甜美的梦,赵三睡在一个蛋里,舒服极了,舒畅极了,一天又一天,直到有一天,一阵剧烈的晃动,一声巨响,赵三感觉自己的这只蛋从空中坠落到了地上,离开了母体,赵三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惊慌,紧接着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三五个,不更多,十个左右的人在各说各话,有人闲来无事,拿起来了赵三这枚洁白的如蛇卵的蛋,玩弄了一会,喃喃自语了一句:

    又是一个苦命的蛇人,然后不经意间,抛在一边角落里。

    世界总是有那么多的不甘之人,蛇族也真是勇猛,这么多年了,依旧坚持着……

    是呀,都快亡族了,后辈之人,还是这样坚持着,代代如此。

    不过,他们的族群意识已经很单薄了,没有了远古记忆,他们注定要被历史淹没,这是一个教训,我们要铭记在心。

    那个孩子快到了吧,快了,金书叶准备好了吧?

    准备好了,就等1982,显然涉及到秘密,这群人只会说一半,大家也不追问,赵三躺在角落里,有了变异,他胸口之处有了一个标志,在熠熠发光,显得兴奋无比……

    嘘,这群人中显然注意到了这枚蛋的变化,嘘,之后,世界又一次恢复了黑暗,宁静,没了一丝一毫的声响和气息。

    又过了许久,赵三感觉到了壳外面的光影变化,赵三知道,自己破壳而出的时刻到了,果然没过多久,这壳裂开了,初生赵三渺小如同小人国的国王,浑身赤裸,对于周围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东看看西瞅瞅,没高兴了两天,赵三被人绑架了,一把手就抓走了。

    钱则霖养了赵三一年多,赵三才从小人国老大变成了蒙古国的壮男子,钱则霖,有一身特制的钱家人服饰,只有钱家人当家人才可以穿的衣服,衣服中规中矩,但散发着一种强大无比的气场,甚至是寒气,让人在衣服的出现的不远处就开始灵魂匍匐,肃然起敬,低眉顺眼,这衣服中间有一派青铜蛇头纽扣,成年长大后的赵三,站在钱则霖的身边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钱则霖脸一沉,冷不丁抓过赵三的手,拉了过来,按在了衣服最下面的纽扣上,瞬间赵三就变了形象,一下子赵三就变成了一个饱经沧桑,二十多岁流浪街头的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蓝眼睛,高鼻梁,凸颧骨,薄嘴唇,自来卷,一张狰狞脸,马一样的肋条和骨架,因为钱家人都是阉人,所以钱则霖也不会设计男人的雄根,赵三其实裆下无物的。赵三的记忆虽然改了,但是有一点从来没有改变,那就是对钱家人的忠诚,至死不渝。

    所以当那一天,忧心忡忡的赵三,巡夜来到钱家内院门外,透过窗户,隐隐约约看到了钱昊然仿佛在里面洗脸,赵三想等等自己的少东家洗完脸了再进去,就在这次,窗户上又出现了一个身影,一模一样的,身影,恐怖的是,那种感觉,两个人是一个人,赵三坐不住了,一闪身,就进了内院,只见木脸和尚正在洗漱,那木刻的面脸就在脸盆旁边,身后的钱昊然,手持利刃,站在身后,一脸惊恐,哆哆嗦嗦,想要痛下杀手,这是母亲刘慧的主意。

    钱昊然,正值壮年,力大无穷,但是钱家人心底善良,与人为善,甚至可以说秋毫不犯,包括日常的杀鸡宰鹅这样的事情都是下人们做的。

    木脸和尚,第一次出场,刘慧就疯了,彻底疯了,歇斯底里,她实在不能接受或者忍受,自己的男人,居然岁月不老,而且抛妻舍子,这么多年来,音信全无,刘慧这些年吃了很多苦,被人风言风语说三道四,自己的孩子又年幼,这么庞大的家族,要维持,处处都是陷阱,处处都是诡计,人心难测,步步艰难,折磨多年过去了,三十年,生活没有能打败刘慧,反而让她坚强无比,儿子也争气,十岁,到三十岁,快四十岁,一晃就过去了,孩子居然稳稳地支撑起来这个家,这其中当然也少不了赵三的舍命相助,可以说赵三在此时钱家人的心目中就已经是钱则霖的替代品了。可世事难料,谁曾想过,三十年后,他突然回来,还说要带给自己儿子一个孙子,什么意思?私生子么?刘慧疯了,钱昊然老实忠厚,哪里见过这样局面,刘慧披头散发,紧紧抓住儿子的衣领,以死相逼,拿起来钱家刀剑,杀了木脸和尚,他不配回来,更不能带来孩子……

    你杀不了我的,木脸和尚一脸了冷静,显然他早已经察觉到了钱昊然的存在和来意。

    你的杀念,只能杀掉了陪伴你多年的人……木脸和尚回过头了,没有带木脸,那是一张英俊无比的青年模样,虽然说话是中年老男人的声调,那神情和气色不是人能所拥有,里里外外透着一股子妖气,木脸和尚一边擦着脸上水,一边说,一边只是轻轻一挥手……

    钱昊然不傻,马上就懂了木脸和尚这一句话的意思,杀戮要开始了。

    钱昊然的刀剑已经脱手了,直刺赵三的心口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