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他爱吃——人

    更新时间:2018-10-06 23:55:45本章字数:3071字

    倾世白狐,驾云而行,幻化白云一朵,一意孤行……

    大雁南飞,秋高气爽,策马而飞,白璧未瑕,张弓搭箭,意气风发,发现高空大雁,白璧,一时兴起,一仰身子,就是一箭,箭飞带响,直窜凌空,箭头穿透大雁肚腹,大雁没有丝毫影响,又继续飞行了好久才坠落……

    此人是谁?箭法如此了得,倾世白狐,闲来没事,就低头观看,却只见一人,骑着高头大马,栗红色的马身,马背上端坐一人,银盔素甲,披着白袍,头戴盔甲,低头拼命前奔,从背影看去,此人刚毅无比,有雄才大略,经世济国之能。倾世白狐,帝王之侧,对此类人物特别留意,就想看清楚一些,他的长相,他在高空,地下之人,如同蝼蚁,又是低头前行之态,所以呢,越是想看清楚他的长相,越是看不清楚,越是看不清楚,越想看清楚,倾世白狐一时兴起,就跳下高空来到了地上,幻化成了一只白狐,伴着飞奔的骏马,一同前行,倾世白狐,许久不来人间,世间美好,花香草绿,鸟语花香,一奔跑,筋骨舒张,心情舒畅,倾世白狐,一世兴起,一劲狂奔,就忘记了,此行下来的目的了,一不小心倾世白狐就跑到了栗红马的前面,倾世白狐毫不在意,可在白璧眼中这可就是示威了。

    白璧刚刚学艺成功,十年寒窗苦读书,早起晚睡勤练功,终于有机会可以回老家歇息歇息,看看父母了,白璧非常高兴,兴高采烈,策马飞驰,年轻气盛,突然发现在自己的前方有一个白狐,速度如飞,而且背影含笑,那倾世白狐,是上古异兽,一放开了,那速度如同一道白光,白璧怎能服这个气,一扬鞭子,一阵猛抽,这栗红马也来劲了,扬起蹄子,飞驰而去,但只是能看到倾世白狐的白光而已,根本就不能靠近,而且一有疏忽,就可能消失的无影无踪。白璧急眼了,一扬手,弓满箭飞,呼呼作响,这箭也似一道白光呼啸而去。倾世白狐,是上古遗物,所以世间的美好,可以逗留欣赏,世间丑陋和不堪,他比谁都明白和清楚。

    存在是分层次和等级的,一维度的世界最没劲,都是点;二维度的世界,好了一些,有了一个平面,有了线段和直线;三维,长宽高,就成了立体世界,可以藏秘密了;四维五维等高纬度的存在,近似光,时间,空间,能量这类的存在,就已经开始接近人类的极限了,不能在人间测量和测试,何况更高维度的存在。

    低维度的存在是伤害不了甚至都很难认识和理解到高维度存在的,所以呢,白璧连续射了九箭,倾世白狐连躲都没躲,因为人间之箭是不可能伤到他的,但有一种东西是可以横穿维度的,那就是人的心思意念,人会想事情,这件事情太奥秘了,看似有实体,人有脑,其实超实体,就是思维的发生,情绪的产生,心思意念的运转,是一件非常奥秘甚至不可思议的存在,他是超维度的但是却真实存在的。所以当白璧第一次搭箭要射的时候,倾世白狐就望见了他,倾世白狐的肉体,其实是一个摆设,就好像人出门要穿衣服一样,我们不一样,最浅的层次就是我爱你,我疼你,我愿意……可为什么一转头,他又对另外的女人同样的说辞,这一望,白狐的心就有点软了,真好看,倾世白狐看人,不像是看,更像是在感觉,只要到了一定范围内,周围的事物的形态和样子,他都能感受的到,更重要的是,是心思意念,那是一种近似于能量波的非物质的存在,所以呢,倾世白狐,为了方便,或者单纯只是为了介入低维度的存在,所以呢,会套用或者借用或者幻化一层皮囊,也可以说,真正可以让倾世白狐感觉到危险的是凌厉无惧的勇猛。世界的层次,可以被打破甚至贯通,路有两种,一种如流水像音乐,以柔克刚,无形却有力,这是文的;还有一种是摧毁全体的勇猛无惧,打破全体不计后果,白璧就是后者,他是上古仙人之后,自幼勇猛无比,追光逐日,不计生死,此次和白狐较劲,也算是他命之数。

    人各有一命,命中之数,早已显露端倪,白璧刚一出生,全家之人都感觉忧心忡忡,因为他目光之中,骄傲自满自得,目空一切,毫不在乎,面对人事,眼光熠熠生辉,人世间所有的苦难临近,毫不在意,毫不畏惧,这太可怕,亲人去世,他怡然自乐,家中又添丁加口,他也从不为之所动,经常看他白日里举头望天,夜晚黑暗低头看水;看天时候,专注,仿佛天上有什么秘密等待他去发现;低头望水的时候,好像大地之上皆是墓穴;那目光的幽深与光辉,只有那种长年生活的在地底下,幽冥界场的存在物才会有那种光芒……

    渐渐的,白璧就不为家人所容了,因为实在是太可怕了,白天望日修行,舞枪弄棒,力大无穷,毁坏无数,家人不敢靠近;夜晚不睡,神出鬼没,虽只是孩子模样,但目光如炬,喜暗戏水,犹爱深井,闲着没事,到处挖井,见井如命,扑通一下,跳井里了,刚开始,把家人吓坏了,怎么好端端的爱跳井,而且跳井之时那种可爱与高兴模样,是人看了都羡慕,好像在白璧的眼中,跳井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别看他跳得高兴,但每次从井里蹦出来的时候,都会伤心很久,井太浅了,没劲。好在他小孩品行,也不在意,一会又欢天喜地闯祸去了。白璧爱跳井,十里八乡都知道了,刚开始大家还害怕,怕他淹死,都去井里打捞,尸骨全无,辘轳摇下去,绳索,钩链下去,人下去,火把下去,井依旧是是井,水依旧是水,根本没有白璧的影子,明明看着他欢天喜地跳下去的,怎么可能一瞬之间,就消失了呢,而且消失的无影无踪……人们纳闷归纳闷,但是呢,人心难违,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哪怕是无用功也得做,还是很认真地打捞,好像原本就根本没有存在过的白璧,这一打捞,时间可就久了,最快一天一夜,最慢有时候十天半个月,人心经不起考验的,耐心爱心脆弱无比,唯独白璧的父母亲人伤心难过久一些,可不用太着急,下结论,冷不丁,这个小家伙,搞怪的很,就从井里蹦出来了,而且力量很大,和弹射出来了的一样,凌空而起,高地数丈,因为大家关注的焦点是他死没死,所以对于白璧凌空而起,这样诡异的事情反而忽略了,反正白璧做过的过分的事情数不胜数,也不差这一件……

    再后来,跳井成了常态了,喧闹的街市上,如果有人喊:小孩子跳井了!

    大家的一般地回复都是:

    谁呀,长什么样子,疯不疯,高不高兴,是不是披着一个白袍子……

    再后来,有人喊有人跳井了!

    嗨,白璧这小子,真能折腾,大清早就跳井,不知道这一次多久,上次,你还记得么,足足半个多月没出来……

    怎么能忘呢,你知道么,我家媳妇聪明,只要是白璧跳过的井,待过三天没上来的,她门清,都做了记号,还嘱咐我们呢,一定不要喝那井里的水,洗菜也不要了……

    为什么?

    你傻呀,这么大的孩子,屎尿无数,谁知道他有没有在里面……

    对呀,对呀,这个死孩子,一定撒过尿,拉过……

    恶心,不恶心,你们见过没见过白壁吃饭?

    你别说,还真没见过呢,你见过?

    不瞒你们说,老白家,家大业大,我们有亲戚在里面当差,有内幕消息……

    走,今天没啥大事吧,我们茶楼坐坐,好好说说,这里说不合适……

    三五个人,围拢一起,和听书一样围拢着,好茶喝着,糖果点心供应着,羡慕的眼神包围着,国人都爱说他人的秘密,半个说书人一般,也来了兴趣,讲得眉飞色舞,绘声绘色,添油加醋,驴唇不对马嘴,一丁点真实,全是原创吹牛,没办法,国人爱听,图个乐呵,所讲的东西,我们大体汇总一下,基本意思呢,是说:

    白璧不是人,是妖怪,白家人,人太好,让天神蒙羞了,做人怎么可以这样善良无私大方呢,天不下雨,你白家人建庙祈雨,雨不来,闹了饥荒,你开仓救灾,分文不取,灾后重建,你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修渠挖沟,建水库,囤水种树,改天时,果木枝叶人畜粪便回田增地利,开学堂,练兵丁,保家护院,渐渐的此地就成了风调雨顺,天府之国,做人不能太好,太好了,神魔难为,所以呢,就降下了孽物,索命鬼,你知道么,白璧,最喜欢吃什么么?

    什么,你不是刚说了,我们没见过白璧吃饭,怎么又问我们白璧最爱吃什么?

    对呀,白璧不吃饭,他爱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