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留下床和人

    更新时间:2018-08-22 04:35:13本章字数:2634字

    隔天,郭白安终于拨通了白泽天的电话!

    对方心情激动,求生求死只为女儿的一丝希望,而终于得到了郭老头的回话。

    办事效率也极高,半小时后,那台林肯加长版的商务车便再次开到了郭白安的家门口。

    白泽天匆忙地从车上走下来,头发蓬松,满面愁绪,甚至衣服还是昨天的那一套西装,看来这个父亲为了女儿真是着急到了忘我的地步。

    匆急地踏进了郭老头的家门,他见到在家静候多时的郭老头,上前就是恭敬的问候,然后连忙谈回到自己女儿的身上。

    “郭老,只要能救回我女儿,你的大恩大德我白某铭记在心。”把泽天情绪激动,还没出手治疗就信下诺言,甚至要跪了下来。

    郭白安连忙出手搀扶,难堪的说道:“白老板先平复一下情绪,只是找到办法,这事还不一定能成呢。”

    他连忙把责任先给画出来,虽然作为修士没必要有什么后怕,但是作为医者来说,一定要实事求是,存在的风险也要先告知家人,好让家属有心理准备。

    “郭老,你放心。小女的病情我也知道一二,只要你有办法请尽管尝试。如果实在…有什么..意外,后果我白家人自负,并不会怪罪你!”

    白泽天感慨而道,声音又携带哽咽。

    果然是一条汉子,一边是做人准则,一边是父女之情,能做到割舍,实属不易。

    郭白安点头颔首,答应下来。

    很快,郭老头将众人的视线扯到司小東身上,指着他说道:“我是帮你找到办法了,但要真正出手帮忙的不是我,而是这位小東兄弟!”

    白泽天双眼在司小東身上打量了一下,眼神出现一丝惊愕,眉宇间皱了起来,满脸的疑惑。

    不是白泽天看不起人,而是司小東的年纪实在太年轻了,连郭老这样的人物都感到无能为力,那眼前这个年轻人是否真能找到办法?

    司小東看着对方的神色,只是尴尬的点了点头。

    “白老板放心,小東兄弟的修为不比我郭某差,你尽管放心便是!”郭白安看出了白泽天的忧虑,也只是上前稍微解释说道。

    “修为?莫非小東兄弟也是位修士?”白泽天挠了挠头,憨厚地问道。

    司小東点头承认。

    “小東兄弟,刚才是我白某多疑,都是爱女心切,希望你不要介意!”在华夏国,人们对修炼之人十分敬重,白泽天也不例外,知道实情后也赶忙低下头向司小東道歉,赔礼。

    司小東当然不以为然,对着白泽天一笑而过,事关性命,谁都会着急,况且自己看起来也还真没那大师的样子。

    “你们两个别相互客气了,救人要紧,你们赶紧过去吧!”郭白安拍拍俩人的肩膀,悠然的说道。

    听这话的意思是指自己不出门,司小東瞪大眼睛惊讶的对着郭老头问道:“你不过去?”

    白泽天同为惊讶,皱着眉头追问:“郭老,你有重要的事?”

    郭白安对着司小東点了点头,郑重的说:“没事,那办法是唯一的救命的方法,如果你都不行,我去也是白去了。”

    事实确实如郭白安所说的一样。司小東如果过程有闪失或这次吸取失败,那么郭老头就算在身边也无计可施,白家小姐必逃不了死劫。

    随后他转身又对白泽天说:“如果小東兄弟都无法处理好,我去也是白走一趟。况且今天是我婆娘死忌,不适合远走。你带小東兄弟去就行了!”

    白泽天还想挽留的,但见到郭老心意已决,也不再往下说,只是轻点额头说好!

    “那小東兄弟,请!”白泽天摊开手,让司小東先行。

    ……

    商务车上,司小東和白泽天两人沉默不语,气氛略显尴尬,最后还是白泽天开了口扯出了话题。

    他介绍自己女儿叫白思媛,在省里读大学,半年前发现了这病,先后求医无数,可终究无结果,如今在家看到女儿的辛苦的样子,他痛心不已。

    司小東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只是感叹不要担心。

    很快,车子驾驶进了一高档的别墅区。

    欧式洋楼建筑,周围绿荫环绕,住在这里的人都是社会上有权或有钱之人。

    当车子驶进院内的时候,白泽天盯着前面那台车问道:“小李,这车是谁的?”

    “老爷,这不是我们白家的车,应该是有贵客上门吧!”小李尊敬的回答。

    “这个时候有什么贵客?”白泽天一副忧虑,没声好气的说道。

    当车子停下来后,他连忙下车为司小東开门,真诚的走在前面领着司小東走进家门。

    见着白泽天回来,一些下人纷纷叫道:“老爷好!”

    走进别墅的大厅,发现有两拨人正站在中间,白泽天的出现,引得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向他身上。

    “老白,你可算回来了。”领头的中年女子,连忙走过来,惊喜的说道。

    白泽天皱着眉头,望了一下另外一拨黑衣男子,对女子问道:“素衣,这怎么回事是?”

    中年女子叫苗素衣,白家的夫人。

    苗素衣看见白泽天身边还带着客人回来,自然看了司小東轻轻点了点头,表示礼仪。

    回头再抬手指了指那群黑衣男子,哽咽地解释说:“那位就是张神医呀,刚刚他看了一下思媛的病情,说问题不大,思媛有救了,有救了!”

    “他就是天城那个号称,‘没有治不好的病,只有不会治的人’的张神医?”白泽天默然说到。

    司小東听了眉头微皱,打量了一下那群男子,寻思自己足足炼了一天一夜的灵力运转没用武之地了?

    自从白思媛病倒,白泽天就到处找人求医,相求这张神医不下十次,以前都没答应,没想到今天突然直接到了家门来,这让他有点难堪。

    稍作考虑后,白泽天对苗素衣简单介绍了一下司小東的身份,然后说:“我去和他们解释,先让小東兄弟试一下...”

    两人同时点了点头,白泽天便上前对那几人拱手问好。

    没想到那几个人看到白泽天的时候,丝毫不给脸色,只是冷着脸点了点头。

    “你们想清楚了没有,五百万,一分也不能少。”其中一个黑衣男子上前就是提钱的事。

    白泽天摇了摇头,陪笑说道:“钱的事,绝对没问题!只是在这之前,能否让我带来的这位小兄弟先尝试一下?”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几个黑衣男子将目光瞄准了司小東。

    发现后者是以为十七八岁的少年,几人立刻绷着脸,怒气上头,纷纷呵斥!

    “我们张神医肯出手相救,已经是你们捡到的福气,你竟然拿个小兔崽子来相比?”

    “你们白家是在侮辱我们张神医?”

    其中一直没出声的张神医这时走了出来,霸气的说道:“一个小毛孩,会治病?开什么玩笑,既然我出手,那就没有其他人什么事了!”

    司小東面对鄙视不屑一眼,内心暗想:“是自信还自大?”

    “你们别浪费我宝贵的时间,要不要救人?”张神医催促。

    白泽天也是想挽救自己女儿,知道张神医难请,既然他都已经说出口,自己也不敢坚持,只能无奈地看向司小東。

    司小東大概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但不知道眼前这帮人是否有什么来头,是否是修者?为了不让白泽天难做,倒是示意自己无所谓。

    白泽天会意后,连忙对张神医说:“那就麻烦张神医了!”

    随后他摊手引路,带着几人走上了二楼,来到白家千金的房间内。

    只见床榻上,白思媛正在沉睡,脸色惨白,气息虚弱。床沿上挂着多个点滴,周边摆放全是一些检测生命体征的医疗仪器。

    张神医突然发令:“把这些医疗的东西全部撤了,留下人和床,其他的就交给我就行了。”

    众人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