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有些话我说了你可能不相信

    更新时间:2018-08-22 04:35:13本章字数:2593字

    这真的是一个神医说出的话吗?还想对病人图谋不轨?

    张神医身边的跑腿听到命令后,便迅速走到床沿边上,把那些医疗器械全部拆除。

    这次真的只剩下人和床了。

    然后那张神医立马跳上大床,让几个跑腿扶起白思媛,除去衣服,让白思媛整个人趴在床上,露出香肩滑背露在上面。

    张神医拿出一排银针,取出其中数枚……

    看到这里,白泽天夫妇才松下一口气。

    刚才只不过是张神医文化不高,语言描述得含糊而已...

    司小東看着几位黑衣男子还有模有样,顿时心生好奇,这批人实力到底到达什么层次?难道是结合灵力用针灸的方式排出魂毒因子?

    将所有事情准备好后,几个狗腿子站在床边守护,示意其他人不要打扰。

    然后张神医开始认真的在白思媛背上的穴位插针,数枚银针落在背上,白思媛整个人出现了一些动弹。

    看着已经沉睡很久的白思媛竟然有苏醒的反应,白家夫妇两人大喜,像是看到了希望。

    那几个狗腿子一脸骄傲,嚣张的看着司小東几人,像是在炫耀。

    但司小東看到这一切,则是微微皱起了眉头。难道这所谓的张神医只是普通人,甚至一点灵力都没有?

    郭白安蓝光功法行列的辅助性修者都没能医疗好,这帮人还能有办法不成?

    事实上也正是和司小東想的一样,这一群装神弄鬼的家伙只是精通一点国术的普通人。

    不过在普通人当中,张神医的针灸术算是出众,也医治过不少人,所以才有刚才目中无人的骄傲行为。

    眼看时间过了不少,床榻上的没有反应人,也没有丝毫灵力释放感觉,司小東更是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心中大喊不妙,如果这几人乱戳穴位,直接戳穿了要害的穴位,释放了魂毒因子散片全身,那白思媛就死定了。

    终于忍不住,要上前制止。

    但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始动手,床榻上便传来了异响。

    “啊啊…”

    一阵阵痛苦的呻吟声不断传出。

    随后听见了张神医自己恐慌的大喊:“要死的,要死的…”

    所有人焦急的向前奔去。

    那些狗腿子还没弄清楚原因,愚蠢的竟然还想拦下司小東他们。

    情况危急,司小東也不顾全不了大局。

    三七,二十一!

    腿起拳落,一眨眼的功夫,几人便在地上痛苦嚎叫。

    一秒后,床上的张神医也被踢飞了出来。

    “修士?”

    “啊,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

    “高人,你大人有大量,求你放过我们!”

    几个人清醒过来后,发现司小東是修炼之人,便跪地慌恐的求饶。

    “滚!”司小東大喊一声,他那里还顾得上这些人。

    此时看到床上的白思媛全身颤抖,痛苦得嘴一张一合,虚弱得喊不出一丝声音,最惨的是发现被褥上有一小摊血迹。

    心里不断的想到,难道真的戳穿要重要穴位?

    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司小東在她额头上稍施加一道灵力,让她昏迷平静过去。

    然后朝着赶过来的白泽天皱着眉,瞪着眼,一脸认真地命令道:“把他们全赶出去,接下来要给她施法医疗,不要丝毫打扰到我。快!”

    白泽天意识到情况危急,只能猛地点头,将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了司小東身上。

    随后让下人把张神医他们扛出去,最后掺扶着在一边大哭的苗素衣走了出去。

    当众人走出,司小東便将上半身赤裸的白思媛扶起,右手迅速放到心穴的位置上,缓缓地运转起圣血洗礼的功法,将灵力注入了白思媛体内,闭上了眼睛。

    ……

    按照之前和郭老头演练的一样。

    灵力从心穴进入,转到左肾穴,贯穿右肾穴,上到右肩冲穴,横过左肩冲穴,再回到心穴而出,最后收回体内。

    顺时针循环的一个过程。

    练习的时候不需要带出魂毒因子,运转一圈的速度只是几分钟就可以。

    但是现在不同,不但要求灵力控制要稳定得丝毫不差,还要将其中的魂毒因子带出,这时间就变得相当长,仅仅是轮回一圈便花费了半个小时。

    不过,好消息是,白思媛身上重要的穴位没有被刺穿,不影响灵力循环的运转。

    为了要将魂毒因子剔除干净,司小東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循环继续。

    又是过了三个小时。

    司小東这段时间已经在白思媛身上的五个穴位,来回循环了十来遍,头两次比较缓慢外,剩下的速度开始快了起来。

    不过一边专心操控着灵力在经脉上剐蹭着残留的魂毒因子,一边还要用灵力牢牢裹住吸取到自己身上的魂毒因子进行压缩,这样的消耗太大了,司小東整个人开始有点发虚了。

    但是他不能停,还是要认真的吸取白思媛身上的魂毒因子,这个必须清理干净,如果稍有残留,以魂毒因子衍生的速度,很快她又会病倒了。

    另外压缩魂毒因子的灵力更加不能断,一旦灵力断了,这些魂毒因子就会大量溢出来,到时体内灵动因子被它反噬,那么丧命的便是自己了。

    随着体内的魂毒因子大幅度减少,白思媛体内其他的一些血液细胞开始变得活跃起来,身体的五脏六腑开始慢慢工作,呼吸也变得均匀。

    这一切的恢复,令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舒适。

    但是白思媛病了几个月,体内虚弱得很,就算各个机件的功能恢复正常,那也要慢慢修养才能达到正常人水平。

    恢复知觉意识的白思媛,清楚感觉到自己心房处有一股莫名的温暖,想去查看,可目前虚弱得连眼睛都挣不开,她只想呼吸睡觉,储蓄能量。

    此时门外守候的白家众人,均是焦急不安,尤其是白泽天夫妇。

    不少人想进去看看情况,但都被白泽天拦下了。

    只因为司小東说过,千万别打断他的治疗。

    苗素衣哭声不断,又自言自语地说:“泽天,小東兄弟能行吗?”

    “我刚刚看到,思媛她好像不行了…”

    “我女儿怎么就这么命苦啊!”

    “呜呜呜…”

    白泽天把自己的女人重重的抱在怀里,红着眼说道:“郭老说了,只有他才能做到,要相信他!”

    苗素衣在胸前点头,虚弱的说道:“如果能救会女儿,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嗯!”

    ……

    终于,在搜刮了整整一百遍之后,司小東停了下来!

    在最后一丝灵力回到自己的体内时,他立马将剩下的灵力对用于压缩魂毒因子,在体内贮存起来。

    重重的舒了一口气,缓缓张开眼睛。

    一个俏丽模糊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眼前,司小東伸手揉了揉眼睛,然后认真查看。

    他惊呆了!

    白思媛就光溜溜的坐在自己的对面,她神态恢复了很多,甚至是那张苍白的脸也恢复了红润,俏鼻,瓜子脸,美得一塌糊涂。

    可恶的是自己的手还放别人的心房处。

    司小東意识到尴尬,便慌乱地把手缩回来,不留意的瞬间还刮蹭到一些柔软的地方,看着晃动的丰满,大惊。

    似乎在那一瞬间,他终于明白了郭老头所说‘男女身体结构有别,别热血冲脑,坏了大事’的原因。

    而白思媛由于失去了支撑点,整个人便向后仰,往下掉。

    司小東见况,赶忙出手相扶,可惜的是刚才消耗灵力太多,他也十分虚弱,不但没抱住白思媛,反而自己也扑倒过去。

    两人就这样在床上瘫软地摔在床上,最重要的是前者一件衣物都没有。

    司小東摇了摇头,搀扶起来身体,歇一口气。

    两眼再次扫了一下白思媛的脸,竟然发现后者,瞪着眼睛,皱着眉头,嘴巴张得老大……

    “白大小姐,有些话我说了你可能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