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我的儿子是司小東

    更新时间:2018-08-22 04:35:13本章字数:2639字

    隔天一大早,司小東和郭老头两人就在大厅捣鼓着修炼的东西。

    两人将一个大木桶搬了出来,然后又往里面注水,因为这个修炼过程要进行浸泡。

    弄完了,两人又觉得在大厅修炼不妥当。

    以前可以在大厅,但现在还有个郭小萱在,赤身露骨也不方便,并且时不时有人上门打扰的话,很容易影响到修炼。

    多番考虑,结果两人又是将东西那些搬进了郭老头的房间。

    木桶的水注满后,郭老头拿出了那个青色的定气液,往水里面倒进了十分之一的量。

    大概是十来毫升定气液,竟一下子侵染了整盘清水,使得整潭水变得翠绿,熠熠生辉。

    司小東看着这一波碧绿,欢快的搭着郭老头的肩说:“这一次可比以往的药力感觉都要强,看来你也费了不少心机?”

    哼!

    “要不是看你现在实力那么低,我还要费那个心?”郭白安轻蔑的取笑说道。

    看起来是讽笑,其实尽是郭白安的一遍苦心,这些司小東也是清楚的。

    拍了拍郭老头的肩膀,似乎告诉他,你的心思我也明白了。

    郭白安也没迟疑,掏出天蓝液递给司小東,语气深长地说:“天蓝液也是十分之一,搭配定气液的十分之一,一共进行十次修炼,每天最多五次。”

    司小東把目光注视在天蓝液上面,点了点头,淡然地问道:“郭老头,只一次的药力,大概能比自己修炼的速度快多少倍?”

    他是想根据速度,并且利用上一次释放魂毒因子的经验,来决定这一次大概要释放多少魂毒因子。

    “十倍!”郭老头自豪的回应。

    十倍吗?上一次自己修炼是释放千分之一,那这一次修炼应该是释放出百分之一的量,就刚刚够自身体内的灵动因子的凝炼。

    每一次十倍,那十次就相当于一百倍,也就是说,当灵液全部用完,自己会消耗从白思媛身上吸取来的百分之十的魂毒因子。

    司小東默算了一下递增规律,如果修士六重到修士七重是需要十倍增长,然后修士七重增进到修士八重则需要一百倍的修炼,算下来,这一次的修炼似乎顶天也只能修炼到七重巅峰。

    这速度似乎还满足不了司小東的需要,但是三两天就能得到别人一百天的修炼成果,这样的增长也不可谓不快了!

    只能说,满足不了司小東的需求…

    司小東脱衣,跑进了木桶内,一股冰凉温润的感觉瞬间从体外渗了进来,极为舒适。

    晃了晃天蓝液,往口边抿了一口,扫了两眼郭老头,深呼吸一口气,沉声说道:“开始吧!”

    郭老头点了点头,然后一个手掌拍在了司小東的后背,缓缓地幻化出一道蓝色的灵力。

    司小東盘坐在木盘中,闭上了眼睛,体内感受到天蓝液的药力已经开始在经脉中发挥作用,就像给经脉加上一层防护膜,慢慢延伸至全身每一处的经脉。

    而他此时也开始运转了灵力,将体内那一份深藏的魂毒因子,从经脉中分拣了出来。

    这一次司小東没有过多的犹豫,直接按百分之一的量进行提取。

    有了郭老的话,司小東也是非常自信,丝毫不担心经脉受损。直接将七层灵力褪去,一大片魂毒因子犹如洪水般释放而出,快速侵蚀到各条经脉之内。

    圣血洗礼的功法也在此时,开始运转。

    体内被激活的灵动因子像打了狗血一样,不断吞噬着魂毒因子,那速度之快连司小東也震惊不已,不过那黑茫茫一片的数量之多,也是要消耗不少时间。

    运转圣血洗礼,不断地将凝合出来的灵力进行收集炼化。

    一般来说,瞬间制造出大量灵力,这是不可取的,因为新生爆发而出的灵力,会到处攻击,它就像个野性的猛兽,需要你用功法将其驯服,并和体内的灵力融合变为自用才可以!

    但现在有了定气液的浸泡,这个已经给身体做了很好防护,再加上郭老头那一道辅助性的蓝光灵力,不断温着炼化而出的灵力,司小東很容易就能将新凝合而出的灵力,融合到自己灵力当中为己所用个。

    ……

    天城高中的阶梯教室。

    根据学校的安排,将在这里召开高中三年级的家长会,届时会要求学生陪同家长一起参加。

    此时已经有不少衣着华丽的学生和家长已经纷纷签到进场,他们穿得就像是参加宴会一样。

    突然一个衣着普通,衣衫洗的有点发白,但还算整洁干净的一名中年男子笑呵呵地踏进了会场。

    此人正是是司宗森。

    他对这里的环境还算熟悉,以前司小東是天城高中风云人物的时候,他就经常被邀请到这里进行参加会议,领导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

    走到门口处,大家看到他穿衣普通没讲究,这一点就已经引来了不少异常的目光。

    司宗森没去理会,只是始终保持着那憨厚的笑容。

    在门口,负责签到的两个学生,他们询问司宗森是哪位学生的家长。

    “我儿子是司小東。”司宗森笑嘻嘻的自豪地说道。

    “你说谁?”那两人名学生又重复的追问了一遍。

    “司小東!”

    两名学生诡异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司宗森,随后互相嗔嗔笑了一会,才指着座位那边说:“大叔,那便坐就可以了!”

    司宗森眉头微皱,似乎对这两个学生嚣张的语气比较反感。

    不过也没去追究,转头便向座位走去。

    突然,从身边掠过一个身影,司宗森颇为熟悉,敲了一下下巴,嘀咕说:“这是张导师,小東的主导师?”

    正是张辉无疑,他从门口走过,穿着一套深蓝色的西装,头发抹得整整齐齐,像极今天会议的主角。

    “张导师,张导师等等!”司宗森追上去,客气地叫停了张辉。

    张辉回头,发现呼叫自己的是个衣着普通的男子后,眉头瞬间皱了一下心情顿时变得不爽,但作为老师在这种场合也不好变现出来,只是冷冷地问道:“你是?”

    司宗森以前对张辉印象不错,因为他经常夸赞司小東,并且说是自己最得意的门生,引以为豪。

    但他并不知道现在的张辉早已视司小東为心头刺。

    司宗森骄傲的说:“我呀,司小東的父亲呢!张老师忘记了?”

    扫了一眼司宗森穷酸的模样,张辉终于回想了起来,嗤笑了一声说:“噢噢,你好!”声音很冷,摆起的架子很高,完全没有以前忙前忙后的热情。

    司宗森当然也察觉了不妥,不过他没表现出什么,只是憨厚的问道:“我们家司小東,让你操心了啦,不知道张老师现在有没有空说一下我儿子的情况?”

    扑哧!

    司小東,一个白光灵力的修士,还谈个屁呀?让他收拾包裹回家耕田就是了!张辉心里是这样想到,不过在这些地方又怎能失态呢?

    所以他挥了挥手,像赶走司宗森一样,说:“我没什么空,你儿子的情况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说完,便冰冷地准备转身离开。

    听了这话,司宗森一脸木然,呆呆站在原地。什么叫我儿子的情况没什么好说?

    “张导师,你好!”

    正当张辉转身,侧面又走来两个人,中年男子穿着的衣服极为高档,板着面孔,看上去就是极具权威的人物,身后还有两个高大的保镖跟着。

    张辉一看就知道这样非富则贵,立马低声下气讨好地说:“你好,你好!”

    “张导师,不知道有没有空讲两句?我这儿子…”财大气粗的中年男子粗矿地说道。

    张辉裂开嘴,大声道:“学生家长咨询情况,怎么能没空,本来就是为你们而来,有什么你尽管问!”

    “砰!”

    司宗森听了这话,憨厚的笑容立马收敛起来,人家咨询问题就有空,凭什么我问儿子的情况就没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