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凤有虚颈,龙有逆鳞

    更新时间:2018-08-22 04:35:13本章字数:2585字

    两日时间,一晃而过!

    房间内,司小東依然安静盘坐在木桶里面,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修炼。

    此时司小東的实力早就已经突破了修士七重,正在向修士八重迈进。

    而郭白安给他配备的灵液也只剩了最后一次的份量。

    郭老头看着那盘碧绿的水又是慢慢变淡,终于把最后的十分之一全部倒进了木桶之中,同时他还提醒司小東把最后的天蓝液喝下去。

    最后一次,向修士八重迈进。

    司小東经脉之内,再次释放百分之一的魂毒因子。

    “滋滋滋!”

    灵动因子遇上魂毒因子后变得活跃起来,不断吞噬,凝合为一道道强劲的灵力。

    圣血洗礼功法在不断地运转,带着新生的灵力一遍又一遍贯穿全身,融合炼化。

    突然,体内灵力加速跳动。

    “是要到达修士八重了吗?”司小東感受到强大的灵力在炼化,内心闪过一丝期望。

    郭老头,看穿了司小東体内的异常,也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所以他顿时加大了一下掌上的灵力,希望通过自己的辅助帮司小東一把。

    滚滚灵力开始炼化融合转变成体内新生的灵力。

    司小東大吸了一口气,然后静止了呼吸,眉头慢慢皱起来,牙根咬紧。

    在水里挥动手臂,凝结新生灵力的手印。

    发现灵力开始凝合,郭老头便松开了自己的手掌,注视着眼前的司小東。

    “砰!”

    水桶微微震动,水面荡然,一声闷响。

    随之,司小東功法手印也刚好打完,所有新生灵力回缩丹田处。

    缓慢地张开了眼睛。

    他心情有些沉重,宛如不怎么如意。

    “怎么样?有没突破八重?”郭老头略显焦急地问道。

    司小東没有回话,只是将手伸出水面,轻轻一凝,灵力便幻化出手掌。

    看着跳动的新生灵力,他平淡地摇了摇头,示意并没有突破。

    “哎,可惜了,应该就差一点了!”这相差一重的实力,之间的差异还是很大,另外这种突破机缘不是随时有,所以郭白安不禁为之惋惜。

    “嗯。”司小東也承认。

    看着那一团灵力,司小東有些不愤气。

    就算郭老头出手只能达到七重,想到这些,他有点失望,毕竟是冲着九重巅峰或者是突破修者去的。

    看着司小東心思凝重,郭白安也是安慰的说:“还有几天,想到达修士八重,还是做得到的。”

    司小東点了点头,然后从水桶里走了出来,活动了一下筋骨。

    出来后,他跑去洗了个澡,才舒适地躺回到大床上,准备稍作休顿。

    ……

    想着学校的家长会已经完了,他便从包里拿出手机,打个电话给司宗森问问有没有遇到什么特殊情况。

    一打开,看到屏幕:胖子未接来电36个!

    “嗯?怎么回事?”司小東眉头轻挑,上下思索。

    轻轻点了回拨。

    “嘟嘟嘟…”

    “我了个叽叽,東哥,你终于出现了?”林普接通电话,既无奈又激动。

    “什么事?”司小東开门见山,直问。

    “大事!”

    “如果是你又失恋或者是又看上哪个女孩,你就不必说了!”司小東趣说,因为每一次林普说的大事都无非这几个。

    “额,这次真不是,这次是关于司叔叔的!”林普声音低沉下去,认真说道。

    司小東听到‘司叔叔’三个字,立马紧张起来,眼睛瞪大,眉头小皱。

    “说!”

    “前天不是开家长会吗?你知道我刚进门口就看到什么?司叔叔竟然被人当着众人辱骂。你说气不气?”林普细声苦说。

    司小東一听到父亲被辱骂,心头狠狠一愣,火气立马上头,整个人从床上弹起来。

    遭人辱骂?何等耻辱!

    “谁?”司小東气在心头,嘴角微颤,声音沉重问道。

    他知道被众人辱骂取笑的滋味,他甚至能想像出那种痛苦,委屈。自己实力不济我认了,你笑我,无所谓!

    但是,决不能允许有任何人以此为由去笑骂自己的父亲。

    “还有谁,就是你班级那导师:张辉!”

    噔!

    司小東紧拽着拳头,心中全是怒气,回想起灵力测试被张辉鼓动众人侮辱的自己的场景,那种痛苦、仇恨,现在都记忆犹新,没想到事情还没过去,他竟一而再再而三?

    还在家长会上当众侮辱自己的父亲?

    司小東脑里想象到司宗森在众人辱骂下受的委屈,想象到那种无援无助的难堪,想象到他为自己付出的点滴…

    仇恨顿生,张辉所创造的伤害就像一枚枚刺,狠狠地插在了他最柔软的地方。

    那一种痛,抹不灭甩不掉!

    “我知道了!”胸口不断起伏,这是司小東最痛心最怒气的一次。

    “还有那个冷远风,当时和他爸也不断在身边煽风点火。妈的,见他一次就想打一次,不就实力强一点,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林普冷声说道,视乎很不待见。

    司小東心中冒现层层心火。我成绩差,我综合实力不强,我给你们丢脸,我认了。但是曾经我一如霸气的时候有给过你们一点眼色吗?有鄙视过你们任何人吗?

    你们都等着,我会变强,我会让你们知道谁对谁错,既然得不到我要的尊重,那我便用实力从你头顶践踏过。

    我会证明,如果我是废材,那你们算什么!

    “胖子,我都知道了!这一次你帮我爸解围,兄弟感激了,他日一定不忘恩情!”司小東说得深沉,说得林普都不习惯。

    他只是讪笑说:“東哥,说这些干什么,一辈子两兄弟!”

    “好了,我先打个电话回家!看看我爸有没什么事。”

    “额!”

    ……

    整理一下情绪,呼了两口气,才拨通电话。

    司宗森很快就接了电话,语气平淡地说:“小東,怎么啦?”

    听到声音,司小東便立马想到他被辱骂的情景,这种思绪萦绕在脑袋,很难褪去。

    不过司小東没打算挑明这件事情,因为无论哪个父亲都不想自己的儿女面前表现出软弱的一面。

    “没事,就打个电话会给你!家长会开得怎么样?”

    听到电话那头,稍作停顿,才缓缓开口说。

    “嘿,很好呀!你那些同学和老师对我都挺好的,老师还说你的天赋很好,让你多加努力!”电话那头,司宗森徐徐说道。

    承受再多的委屈,他也不会向司小東说,还在尽量表现得自己在外面多受人待见。

    可是生活哪里是他说的那么容易?

    司小東闻言,双眼一红,两行热泪就控制不住地往下流…

    他强忍着泪水,哽咽回答:“嗯,那就好!”

    说完立马把话筒拿远,大口呼着空气,抬着头,身体在颤抖,牙根咬得死死地,重重抽泣几下,强行把眼泪流向心里,

    从没说过爆过粗的他,这一次却在心里竭嘶底里的呐喊:去你妈的导师同学,凤有虚颈,龙有逆鳞,此次恩怨我司小東必定以父之名,尽数讨回。

    心头积累的怒气,终成一股无法释怀的恨怨。

    他暗里发誓,今天司宗森为了自己受到的委屈,一定会在最终考核的时候脸面全收。

    司小東要证明,自己父亲说的都没有错,他的儿子是值得骄傲的,而不是被你们取笑!

    强制压下心中的气愤,司小東对着电话那边说:“爸,你先睡觉吧!”

    “嗯嗯!”

    完了,便挂了电话!

    司小東双眸铺满着怒火,板着脸,紧咬着牙根,回想着自己的实力只在修士七重,一下子变得极度不满意。

    这远远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

    突然,司小東双手重重拍了一下床板,站起来,冰冷地念叨到:“我要将冰髓能量因子与体内所有的魂毒因子相融合。”

    那个被郭老头勒令不要触碰的念头,轰然冒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