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更新时间:2018-08-22 05:35:11本章字数:1933字

    “叮咚,叮咚。”

    午夜十二点的钟声赫然响起,我躺在手术台上,眼前一片漆黑,咯哒咯哒下楼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传来一阵阴风,紧接着,地下室的蜡烛全都亮了起来。

    他一身黑衣站在五米开外的楼梯口,慢慢的走向我。

    他现在我身前,捧起我仅剩的头颅,嘴角勾起一丝优美的弧度。

    “苏青柠,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是啊 ,这是他最后一次吃我了,我看着他,由最初的惶恐,惊慌,祈求,无助,到现在听他这么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这事要从一周前我结婚那天说起,当时苏醒的一瞬间,发现自己被绑在手术台上,自己刚嫁的老公就在眼前,我问他这是干什么,他一脸的温柔,说要吃我。

    本以为他是想给我个不同寻常的洞房花烛夜,内心有些万分的期待,他将手贴在我的左胸上,我有些害羞闭上了眼,结果心口一痛,像有东西抽离我的身体一般,我急忙睁开了双眼,可是下一秒,我却愕然瞪大了双眸,我瞧见自己老公手上捧着个鲜红而跳动的东西,是心脏。

    我急忙看向自己的心口,被他尖锐的指甲划出了一道口子,我惶恐的抬头看向他。

    “你究竟是个什么鬼?”我害怕的看着他。

    我更惊慌的是,为什么我的心在他手上,我却还能活着,吓得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

    他对我阴冷一笑。

    “苏家历代只要右肩上有月牙胎记的女人都被我慢慢,慢慢吃掉了。而被吃的人,永远也不会疼,还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我从下吃到上,直到吃到头颅为止。”

    我一脸的惊恐,这么说来,他不是人,而是魔鬼,我嘶声尖叫,让他放了我,他冷冷一笑。

    “我就喜欢看你们害怕,尖叫的样子。”说完,他当着我的面将那颗鲜红的心脏送入口中一点一点咀嚼着,鲜血从他的嘴角溢了出来,他一脸兴奋,眼眸里闪动着淡绿热的光芒,我瞳孔一点一点的放大,看着他就像平常看他吃牛排那样,一点一点的吞进胃里,最后,他伸出舌头舔着嘴角的血液,一脸的满足,那一刻,我恶心的想吐,可根本就动弹不了。

    紧接着,我看到他的脸起到了具大的变化,整张脸皱成了一团,露出两只阴深的眼睛,那一刻,我想要尖叫都喊不出来了,惶恐的看着他扭曲的脸。

    他伸手撕下那层皱成一团的面皮,露出一张与之前不同而又俊俏的脸。

    “忘了告诉你,我的真名叫千面。”他伸手轻抚着我苍白的脸。

    第二天,他吃掉了我的整条左腿,我哭着看他将我的左腿放在菜板上,而身体上竟然没有一丝疼痛。

    “我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此刻声音都已经哭嘶哑了。

    千面并没有回答我,嘴角勾起一丝冷意,我就知道我不该开口求他,眼泪刷刷就流了下来,我真的不想死。

    千面拿着菜刀在我眼前,一刀一刀的剁成了几块,将菜板上的血液收集到了红酒杯里,他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拿着我腿肉蘸酱,在那有滋有味的啃着。

    第三天,他吃掉了我的另一只腿,当时我在祈望会不会有人来救我,活着杀了这个魔鬼。

    “青柠,你想多了,没人回来救你,更没有人能够打败我。”千面像是读懂了我的心思,笑着说道。

    第四天,我的双手被他拿着烧烤炉烤着吃了,第五天他买来了五香粉,将我的所有内脏都挖了出来,在我眼前,将内脏腌制在坛内,拿着筷子,喝着我的血液一点一点的品尝着。

    我有些不甘心的看着他,为什么我出生在了苏家,为什么我成了这个魔鬼口中的猎物,上天是不是对我太不公平了。

    第六天,他挖掉了我的两个胸,将我的上身躯干剁成了几块,拿着高压锅在我面前炖了起来,嘴里还在那问我他炖的香不香, 我整颗心已经麻木了,知道再怎么祈求,都改变不了自己的宿命了。

    到今天就只剩下我的头颅了, 我看了千面一眼,彻底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苏青柠,如果你不是苏家的,我想我一定会爱上你这个丫头。”

    我哼了两声,他设法让我睁开了双眼。

    “我要让你看着。”

    随后他将我的头颅放在了菜板上,将我的双眼挖了出来,用电钻在我后脑勺打了个小洞,拿起一根吸管,双手捧起我的头颅,在允吸着我的脑浆。

    “这味道真美。”千面愉悦的看着我。

    我的双眼就这么看着,他放下酒杯,拿起我的双眼,看着我说:“再见了,宝贝。”

    随后他拿起两根牙签,插在了我的眼珠上,这下我彻底看不到了,紧接着他将我的眼珠放入口中……

    “青柠,青柠。”

    迷糊中,感觉有人推了推我的身子,我有些茫然的睁开双眼,看见我妈就现在床边上,伸手赶紧拎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好痛,痛的眼泪都落了下来。

    我居然还活着,我有些狂喜的看着我妈,赶紧伸手搂住了她。

    “妈,妈,妈。”我连着喊了好几声。

    “臭丫头,你干啥呢?难道烧糊涂了?”

    我妈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说了句退烧了啊。

    “赶紧换衣服,今天你姑姑结婚。”

    我愣了一下,问了句哪个姑姑。

    “你就一个姑姑啊,还哪个姑姑。赶紧把衣服换了。”我妈丢给我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

    好小,这不是小孩子穿的吗,我都二十岁了了,哪里穿的了,我正抬头打算说我妈,却突然发现一个问题。

    我姑姑结婚那年,我貌似才十岁啊,我愣了好一会,急忙起身走到梳妆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我踉跄的向后倒退了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