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古板的丈夫

    更新时间:2018-08-22 07:30:11本章字数:1282字

    白袖还记得,第一次跟他参加名流贵圈的晚宴的时候,明亮奢华的大厅里,那些贵小姐、富太太无一不是穿着时髦的小洋裙,露肩或露背的晚礼服。只有她——依然是旧式的装束。

    长至膝盖的橘色袄子,下身是桃红色丝绸裙子,这样的装扮,既保守,又老气。她看到那些衣香鬓影的女人们,投来鄙夷不屑的目光,而那些所谓的绅士,嘴角的笑挑得很是含蓄。

    这一次的晚宴,众人对她的出场,都抱着看好戏的期待。

    顾斐然在楼下等了许久,眼看开宴的时间快到了,白袖还没有下来。便转头,对一个丫头说道:“去看看太太在楼上干什么。”

    丫头应了声,转身刚要上楼,就听到高跟鞋“咔哒咔哒”的声音。

    抬头,就看到黑色丝绒的开衩旗袍下,一双纤细匀称的白皙美腿在行走间若隐若现。

    白袖来到他面前的时候,就看到他皱得紧紧的眉头。

    “怎么穿成这样?”他脸上满是不认同。

    白袖嗤笑一声,“怎么,难道先生你还想让你的太太像上次一样,穿着土里土气的衣服去参加晚宴,然后被人嘲笑、丢尽颜面?”

    顾斐然没料到向来对他言听计从的白袖会这么反驳他。怔了怔,他说:“你是大家闺秀,穿这样不适合你。”

    “大家闺秀?”白袖像是听到天底下最好笑的话一般,哈哈地大笑几声,可笑着笑着,眼泪就滑了出来,涂得艳红的唇贴近了他清隽的侧脸,“我都嫁给你三年了,还是大家闺秀,黄花闺女,嗯?”

    “我们并没有……”

    “先生还想再啰嗦几句,迟到黄老先生的寿宴?”她冷声打断他,阻止他的话头,然后旋身,径直钻入轿车。

    顾家是上海有头有脸的富贵人家,自然也买得起雪弗莱这种美式轿车。不愧是最烧钱的豪车,一路前往山郊,坑坑洼洼的道路上,也能少去颠簸,坐得舒坦。

    半山腰上,一栋欧式风格的别墅映入眼帘。

    白得晃眼的墙,橘红色的屋瓦。玻璃窗里,透着明亮光华。

    门卫正要让司机忠叔亮出请柬,忽然一个矮身,瞧见车窗里的顾斐然,顿时变了另一种脸色,谄笑道:“原来是顾老板,快请进快请进!大老爷们都在等着您呢。”

    下了车,顾斐然亲自为白袖打开车门,那动作绅士极了。“袖袖,把手给我。”

    白袖定定地看了他会儿,然后伸出纤细白腻的手,挽上他的胳膊。

    顾斐然触碰到她细嫩的肌肤时,心中不由一荡。而后他又敛去心神,面色正派而平静。身边美丽的佳人,他只当她是妹妹。

    ……

    自去年第一次露面,上海整个名媛贵妇圈的人都知道,大瓷商顾斐然的太太,是个保守刻板,赶不上潮流的女人。

    那身袄裙,老气横秋得让她像个四十岁的老妇人。

    她们私底下叫顾太太为“土包子”。

    女人是这世界上最虚伪的动物,总是乐意用别人的丑陋,来衬托自己的高雅和美丽。这一次,她们翘首以盼,等着那个土包子一样的女人现身。

    可,当礼堂的大门被打开,从外走入一抹高挑纤秀的身影时,不管男人女人,未婚或已婚,目光全聚集在她身上。

    那女子身材高挑,一袭紧身旗袍勾勒出她曼妙窈窕的身段。

    纯黑色的缎面上,光滑鲜亮,透着质感。上面用名贵的金丝绣着一朵朵金色牡丹,从衣襟到袍角,斜斜地滚到一边。

    她踩着黑色高跟鞋,步伐从容,摇曳生姿地款款而来,那举手投足间,贵气天成,流露出端然和雅致,自有一份摄人心魄的气场。

    “我的天!第一次亲眼看见有人能驾驭得了黑丝旗袍,这顾太太真是好身段啊!”其间一位贵妇惊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