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8-08-31 18:55:11本章字数:1822字

    奶奶皱眉道,“哎!这大麻是我们镇上一个瘤,坏的不行。这前几月他弄了个什么屠宰场。拿肉去城里的菜市场卖,只是那混小子经常偷鸡摸狗的,镇上好几家的狗莫名的就没了,然后就有人看到他在城里卖狗肉。问他他又死不承认。所以啊,我们这最近到晚上就把狗栓家里,不让他毒了去。昨天晚了我倒是忘了提醒你们了。”说完奶奶忧心带着歉意的看着杨乐。“你家那小狗会不会是被他给逮了。”

    这老板要是被宰了可咋办啊!“奶奶,那大麻家在那呀!”

    按着奶奶的指示,杨乐和祁芲来到了大麻的屠宰场一股子的血腥味,夹着腐烂的味道让杨乐透不过气。

    “大麻在嘛?”祁芲进去唤道好几声。

    不一会一个穿着背心大裤衩的汉子走了出来,那人给杨乐的第一感觉就是和台大冰箱似得,又高又壮还很黑,胡子邋遢不修边幅。

    “你们谁啊!找我干什么?”大麻大嗓门的对祁芲说道。

    “你好,请问你有见过我的狗吗?不大,黑色的毛。”说着杨乐比划了一下大小。

    她一说大麻便知道他们要找的狗,就是自己早上抓到的。但一看这两个人又是外地来的,尤其这男的看着柔柔弱弱的跟小白脸似得好对付的很,就想着那狗不还了,一下矢口否认自己见过那狗。“没有没有,没见过,你们赶紧走。”说着他摆手让他们离开。

    屋里的王璟听到了杨乐的声音,连忙的大声叫唤着,告诉他们他在这里的。

    杨乐刚想说什么,一下听到了他老板叫声,“你骗人,我们的狗就在你这里,我都听到他的声音了。”

    大麻换了一副无赖地痞样,恶狠狠的指着杨乐说道。“全世界的狗叫都一个样,你怎么知道是你的狗。我告诉你们啊!在我没发火之前赶紧给我走,不然老子对你们不客气。”

    祁芲把杨乐拉到身后,对着他说道。“怎么着,这光天化日之下你还能打人不成!我告诉你啊!那狗不是一般的狗,你要是让他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也就完了。”

    大麻藐视的看着祁芲,“就你这小白脸,还敢吓唬老子啊!也不看看你自己几斤几两。”

    “你可别不信,我们这狗不是一般的狗,乃是二郎神君坐下的啸天神犬转世!只是他现在失去了法力,不能把你怎么样,但如果你伤了他,这天上的二郎上神是不会放过你的。”祁芲的声音特别大,大到屋里的王璟听的清清楚楚。

    大麻看着祁芲,原来是个傻子。“呵呵,二郎神啸天犬,我还如来呢!赶紧给我滚。”

    祁芲还是很大声的说。“我可好意劝你,他现在是没法力但他依旧只要长啸便能召唤这方圆百里的狗,你若不想死于这群狗之口,就尽快的放了它!”

    看他还不走,这嗓门吊的比他还大,大麻火了,随手拿去他边上的上棍然后往他的打去。看到这下祁芲便带着杨乐赶忙的跑出了他的屠宰场。

    看他们出去大麻才扔下手里的棍子,“这一大早就遇到傻子,哼!下次再看到你们老子一定揍到你们哭。”

    “这可怎么办啊?他不会杀了我老板吧!”杨乐快急坏了,他老板虽然怕是凶巴巴的,但还是很好的,这要是在这一命呜呼可咋弄啊!

    “先别急!”祁芲拿出手机在网上下载了一些铃声。“你在你手机上也下载下这声音!”

    “这是,干嘛呀?”杨乐不明白他的意思。

    “和那人讲不通的,我们得用别的办法,就是不知道刚刚你老板有没有听到我的话,理解我的意思。”说完祁芲又偷偷凑近大麻的屠宰场。

    屠宰场里的大麻想着那两人傻子肯定会再来的,自己还是赶紧把那狗给剥皮了吧,那样任凭他们再怎么看也不会认识的。

    进到屋子他预备着把那狗拿出来,但他一转头发现那只狗好像在打坐。双腿屈膝在臀下,身子直直的,两只狗爪子还放在了它的膝盖上。大麻一见这情况吓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还咽了咽口水,“这,这这……”

    王璟抬头看他那副样子,就知道他是上钩了,他费力让自己站了起来,努力的左右晃动了还几下,然后提臀收腹,发出一阵长啸。

    这大麻的脑子里不停的重复着刚刚祁芲说的话,只要他一长啸这周围的狗都会来听从它的指示。他现在是彻底慌了,就算这狗再聪明也不可能完全听懂人的话呀,而且那有狗会打坐的。

    就在这恐慌中,大麻又听到外面传来了好多狗叫声。不管是不是真的,现在他那还敢把他抓出来扒皮,直接吓的他往外狂跑,头也没回一下。

    看这大麻疯跑的背影,祁芲按下手机按钮停止了那一群狗叫声。

    “还真有你的。”杨乐表示服了,居然轻轻松松的就把这大冰箱给吓跑了。

    “关键还是你老板给力。”

    杨乐和祁芲进屋把关王璟给抬了出来,找了一个地用石头砸开了锁,王璟得到了自由。

    “老板,你没事吧!有没有哪受伤?”

    王璟摇头,表示没事。但他现在继急需换回自己的身体,顶着这幅狗身体今天的情况保不定会再遇到呢。

    在王璟的要求下,杨乐留给了那奶奶一些钱,并打个电话举报了大麻的黑屠宰场。然后便又开着车往目的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