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8-08-31 18:55:09本章字数:2286字

    第二天下午总算是到了屿山。

    “你说你师父在山上?”杨乐看这那高耸的大山,整个人都不好了。

    “嗯,就在山头,现在上去天黑之前应该是能到。”祁芲从小生活在这,倒是习惯了这山的高度,算着时间差不多晚上就能到。

    杨乐抬头看着那山,都快哭了,就她每天上班坐办公室,办了张健身卡就去过一个星期的人,这么高的山她不得累死啊!“老板,我能不能在山下等你呀?”

    没等王璟不许,祁芲便立马接到,“你不能在山底下的,这附近都是大大小小的山,住户很少的,你要是不和我们上去晚上是没地方住的,我们也不能让你一个女孩子在这荒郊野岭啊!”

    王璟点头。

    “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摸着黑祁芲总算是把他们带到了一座道寺前,杨乐这会直接躺在了地上,双腿隐隐发抖,这一年的运动量可能都没今天大。

    王璟瞄了她一眼,今天是为难她了。

    祁芲敲门后没一会,一个瘦瘦高高穿着一道服的男人,为他们开了门,“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啊!”那人看到祁芲后,语气不悦的说道。

    “不是师父你赶我下去的吗?”祁芲很委屈的说道。

    祁芲师父对他吼道。“那也不是让你半年不回来呀!”

    “哎呦!师父你当着人家的面声音小点喽。”说着祁芲看向杨乐他们。“给你介绍一下,那只狗就是我电话里说的,穿越成狗的狗,那个菇娘是他的下属叫杨乐。”

    王璟对着祁芲吼叫了几声,什么叫穿越成狗的狗,他是人好吗!

    看王璟凶巴巴的,祁芲看向杨乐说道,“你老板又怎么了。”

    “可能你刚刚说什么穿越成狗的狗,惹我们老板生气了,他是个人。”

    王璟点头消气。

    边上祁芲的师父看到王璟的行为,更证实了他之前的猜想,“行了,那么也别在门口站着了,都进来吧!”

    杨乐站起来,抖抖索索的进了那道院。里面倒是和正常的道院一样简朴,就是小了些。那里充满着檀香味道,院中还有一巨大的铜钟。比起大城市的那些雾霾灰尘,这里是异常的清净莫名的让人觉得自己得到了净化。

    到了明亮处杨乐看清了祁芲他师父的模样,束发盘髻,带着一顶扁平的混元帽,顶髻用木簪别住。路上祁芲说过他师父姓官,过两年就快要七十了,但她现在看去那师父犹如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般,那精神头看去抖擞的很。脸上也没上了年纪该有的老年斑,这驻颜的能力让杨乐惊叹。

    “官师父您看我老板他怎么才能换回他自己的身体?”杨乐也指望自己早点当上经理。

    官师父下蹲仔细观察了王璟一会,“两魄两魂都在这狗的身体里了,其他的应该还在原来的身体里!估摸着是植物人的昏迷状态。这倒是麻烦的。”

    王璟蹙眉,这话什么意思不会是换不回来了吧!“汪!”他急迫的想问清楚,但发出来的还是狗叫声。

    “怎么了?不能换回来了吗?”杨乐上前替王璟问道。

    “倒也不是,阴阳之定律,这灵魂换体之事是逆天而行的。但我们要把它转化回来倒不是不行。”这让狗变成人的事情他是肯定做不到的,但逆行而为他倒是可以一试,只是个结果他也是不敢保证。

    “真的,那太好了,那您现在赶紧帮我老板恢复吧!今天能换回来吗?”杨乐兴奋道,心里可开心了,今天他老板恢复了,过几天她回公司也就是经理了。

    “那会这么快啊!我还要为他算卦阵,估出最佳的换阴时间,这中间可是要天时地利人和一同助阵法的,一个小细节错了他可能就换不回来了,要是阴阳失调严重的话他可能任何一个肉体也依附不了,直接死去。”官师父可不是吓唬她,以他道家之说,阴阳之论。这物质是为阴物体是为阳,这两者缺一不可,这人的魂体一旦全部出窍必是亡。王璟的情况虽是特殊但他现在的魂体寄在这只狗上,要是他强行把不该在那只狗里的魂魄逼出,那他必然会散魂,他身体里的其他魂魄也会受影响,从而真的身亡了。

    “啊!这么严重的!”她那经理的位置比起这老板的命还是不重要的,“那您慢慢弄不着急,尽力能把老板换回来就行了。”

    “老夫自当尽力的。”不用说他自然会竭尽所能的。“对了,他原本的身体呢?”

    杨乐眨巴了眼睛看向王璟,“对啊!老板你自己的身体呢?”

    王璟拿过杨乐的手机‘我的身体不知道在哪! ’车祸现场肯定是没有的,不然当天就能被发现了,不说电视上会不会放,杨乐他们也一定接到通知的,但到现在也是什么消息都没有。所以一定是有人把他的身体放到什么地方了,至于什么人他还得去调查的。

    “那这可不行的,身体不在边上,你的阴体会因为长时间不回到阳体里,而直接散去的。到时候真神仙也帮不了你的。”

    “必须要身体才行吗?”杨乐问道。

    “必须。”官师父坚决的回答。

    “那我们是白跑了。”边上的祁芲无奈道。

    官师父转头看向他,脸上不悦“怎么回来一趟,就白跑了?”

    “没有没有,没白跑。”说完祁芲看这杨乐躲过他师父的视线。“那个乐乐,太晚了今天就在这住下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讨论吧!”

    “嗯!”杨乐点头同意,现在老板的身体不知道在哪,也没法立马换回来,她心急也没办法啊。

    祁芲带着他们去了房间,官师父则是进了书馆房里寻找了几本他师父的师父的师父留下来的古书,希望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老板你说你身体能在哪呢?”

    王璟一个白眼过去他也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体在哪,好立马换过来,他真是受够这幅狗模样了。

    “老板等我们回去我们去当时你出车祸的地方找找吧!或许是路人把你送医院也说不定的。那样就能很快找你身体的。”杨乐尽可能的往好的方向去想,给她这几天的辛苦来这安慰。

    王璟到也是希望那样,但就怕没那么简单,那天摆明是那个司机故意撞的他。这恨到希望他死的人怕也只有那个家里的人了。

    王璟眼神里散出杀气,自己一而三的容忍他们对他做出的事情,但最后的结果又是什么。这次要是真的如他所猜想的,他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新帐旧帐会一并还给他们的。

    “老板你怎么了?”杨乐看他耳朵都竖起来了,眼神也怪怪的,关心的问道。

    王璟被杨乐的声音拉回伸,但他没理她自己个上床睡觉去了。

    杨乐撇嘴,变成狗还是那样的不近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