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纸人

    更新时间:2018-08-22 11:25:15本章字数:1012字

    一想到他们昨夜又是一场疯狂,我的心都快撕裂了。

    陆晋深过来,那些话就在嘴边,我盯着他看,他笑着抱住我,替我弄了散乱的头发。

    我忙拍开他的手,一想到那只手曾经对杨雪绒做过那样的事情,没来由一阵恶心。

    陆晋深低声问我:“小川,你到底在闹什么,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他问我,眼底写满了关心,我咬牙,想着说都是因为你,可我说不出口,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杨雪绒奶奶,幽怨的眼神盯着我。

    就好像在说,你要是说出来,他们都得死。

    我摇头,直到吃饭的时候,也没说什么,刚坐下来,就察觉不对劲了,那饭上一层灰,这要我们怎么吃。

    傅洛皱眉,可是杨雪绒她奶奶第一次坐下来跟我们吃饭,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阴沉着脸,一副严肃模样。

    我扒拉了几口饭,应付式的吃了。

    杨雪绒说带我们去看扎纸人,那手艺人可厉害得很,傅洛说反正没事,昨天瞧着那纸人就跟真的似的。

    扎纸匠在的屋子,有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摆满了竹子,劈成一条条捆起来放在那儿。

    傅洛刚走进来,就被门前的俩个纸人给吓了一跳。

    “不细看还以为是俩人站在这里,这要是晚上来,岂不是要被吓死。”傅洛笑着拉我过去看。

    都是些人,各色的模样全部把控地很好,五官也做得很精致,远远地看着真看不出是纸人。

    杨雪绒说扎纸匠之前有点事情被叫过去了,她指着屋子里一个仙气十足的纸人对我说:“小川知道吗?每个纸人背后都是有故事的。”

    她指着面前这个纸人跟我说。

    “她在我们这里叫做阴娘子,做小三的人最喜欢她了,传闻只要将原配的生辰八字要过来,再做个纸人将其封在里面,原配就会死的很惨。”

    杨雪绒的手略过纸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用只有我跟她听得道的话说。

    “小川,你说这样的办法,是不是很刺激?你的生辰……”

    我绷着的身子,全然因为杨雪绒这几句话给彻底毁了,我扬起手,啪地一下,打在她的脸上。

    “不要脸,你明知道……”我颤抖着身子,深呼吸一口气,傅洛忙过来,她问我怎么了。

    我深呼吸一口气,对上陆晋深责怪的眼神,他冷声吼了一句:“祈小川,你别闹了行吗?”

    被他这么一吼,我越发委屈了,杨雪绒捂着半张脸,说她只是跟我说说关于这纸人的事情。

    “她是我们这里人信奉的,可能小川不能理解……”杨雪绒委屈极了,站在陆晋深的身边。

    陆晋深红着眼看我:“祈小川,你要闹脾气冲我也好,无端打人做什么。”

    “你滚,你给我滚,陆晋深,我不想看到你!”我嘶吼道,扑进傅洛的怀里。

    陆晋深怔了一下,他说我不想看到他,他走就是,没必要跟别人发脾气。

    杨雪绒幽怨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紧跟着便去追陆晋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