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6、腐肉

    更新时间:2018-08-22 11:25:16本章字数:1022字

    他一直在强忍,身上的疼。

    他低吼了一声,说小楼,帮我一把。

    我怔了一下,顾玄武叫我用镊子把那些腐肉弄掉,我看着都疼,两腿发软,更别说替他把腐肉弄掉。

    “快些……”顾玄武满头冷汗,咬牙,猩红的眸子紧紧盯着我。

    我赶鸭子上架,手却一直在抖,镊子触碰到顾玄武的身上,见着他低吼一声,强忍着将那痛吞了下去。

    好像裂开了新的口子,血夹杂在那些乌黑腐烂的肉上面,血肉模糊,迷蒙了我的视线。

    起初还是害怕,可我知道犹豫不决,只会让顾玄武更痛不欲生,我手起刀落,一块一块取下那些烂肉。

    到了最后,他几乎发不出声音,我被吓傻了:“究竟出了什么事?”

    “还记得昨晚那盏命灯么?”顾玄武稍稍松了口气,等肉全部都被割离,他才拿了糯米,敷在伤口上,雪白的糯米很快就变成了黑色。

    他中了尸毒,而且是极其厉害的尸毒。

    顾玄武说昨晚要用送命灯去的那具尸体,是前不久在水库边发现的,尸体肿胀,死状极其惨烈。

    “就是门外杨瑾的丈夫。”顾玄武一边在包扎他的伤口,一边跟我说,杨瑾丈夫杨旭变成了厉鬼,游走在杨家村。

    杨瑾请了顾玄武去帮她对付杨旭,可没有想到厉鬼狡诈,顾玄武受了重伤,他说杨旭身上的怨气很深,连带着尸毒也厉害。

    “寻常溺水身亡的,不该是这样,我怀疑他身后,肯定有比他还厉害的人。”顾玄武从榻上下来,叫我把那长衫给他递过去。

    我愣了一下,视线扫了顾玄武一眼,起初没有多看,只觉得男人精瘦,可这会儿见着,却是纹理分明,身材不错。

    “看够了没……”顾玄武冰冷的声音,犹如棒槌一样打在我的脑袋上,我忙伸手,递给他长衫。

    杨瑾已经快疯了,见着顾玄武出来,拉拉扯扯,半点没有矜持模样。

    才死了丈夫,这头七没过,就浓妆艳抹,杨瑾瞧着也不是个正紧女人,她那身子都快压着顾玄武了,这人真是一点儿眼力界都没有。

    “顾先生,我该怎么办,我家那死鬼……对了,家里那头狗也疯了,逮人就咬,今早被我儿子给杀了。”杨瑾哭天抢地,身子在抖。

    看来昨夜杨旭回来索命不假,顾玄武变了脸色:“那只黑狗?”

    杨瑾点头,说什么顾先生无论如何都要去家里一趟,她说她都按照先生的,把尸体送去义庄,也没留在家里,怎么偏偏又回来了。

    我跟在顾玄武的身后,他只是看了我一眼,没有多说什么,默许我跟着过去。

    刚走进杨瑾家那小院子,一股子血腥味扑面而来,地上一只大黑狗的尸体,两眼翻白,样子诡异的很,顾玄武蹲在地上,翻看了那尸体。

    “你家那小子呢?”顾玄武吼了一声,杨瑾才惊觉儿子不见了,早前只顾着站在旁边,对顾玄武眉来眼去。

    这女人,是真绝了,她立马变了脸色:“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