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5、惧意

    更新时间:2018-08-22 11:25:16本章字数:1148字

    我伸手摸了耳朵一下,湿漉漉地血流了下来。

    我还没看清楚那抹黑影是什么,便见着众人都跪了下来,头趴在水里。

    顾玄武一把将我抱住,拉着我的身子蹲下,脚浸泡在水里,他嘘了一声,叫我别动。

    我看到水底慢慢多出来的漩涡,夹杂着那股黑气,慢慢变得清晰。

    跪在旁边的两人,浑身瑟瑟发抖,低声在祈祷什么,我看到那口棺材漂浮起来,往我脚边这儿冲。

    漩涡慢慢褪下,那抹黑影出现在对岸,我听到村长特别虔诚地说了一句:无意冲撞阴帅……

    原来这股力量是阴帅带来了,我听到一阵低沉的笑声,便见着那抹黑影消失在对岸,这是我第二次碰到阴帅,也只是见着那个背影,像极了沉砚的背影。

    我分明感觉道顾玄武松了口气,他忽而松开抱住我的手,眼底多了一丝闪烁,他说情况危急才这样做的。

    我原本以为顾玄武是在害怕,可是他那种守护至宝的感觉太过强烈,他盯着我看,眼底闪着精光,这是我读不懂的一种情愫。

    “杨文不能送去义庄,就先收在祠堂里吧。”村长发话,可是杨瑾却疯了,她像个疯子一样扑了过来,抱着那口小小的棺材。

    杨瑾苍白着一张脸,她说文文就是杨旭的儿子,凭什么入不得义庄。

    村长沉着一张脸,他说杨瑾再闹下去,怕是要冲撞了阴帅,他们都很清楚,杨文做了祭品,被阴帅享用,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耀才是,而不是像杨瑾这样在这里闹。

    杨瑾本就水性杨花,村子里的人倒是对这个结果不意外,可是杨瑾却一直在发誓。

    她跪在村长的面前,可是换不来任何的改变。

    “走吧。”

    那些人抬起棺材,有人扒拉着杨瑾,将人带走。

    她撒泼打滚,可惜再没有人理会她,我转身看了杨瑾一眼,她瘫软在地上,眼神绝望,她说她这辈子,都没有给杨旭戴过绿帽子。

    这样的话,只能换来村人的嗤笑。

    包括我,也只是冷眼看了杨瑾一眼。

    回去的路上,顾玄武察觉到了我耳朵上的伤口,他问我怎么不出声,我抬眸:“你怕那个所谓的阴帅?”

    顾玄武却是淡淡的开口,他移开视线,说并非只有害怕才想着回避,也不想跟阴帅有过牵扯。

    “他到底是什么来头?”我看着顾玄武,他摇头,说他也不过是后来才到村子里,他只知道这个阴帅,在村人的心目中,就是一个神灵的存在,是一个信仰。

    “大概要从杨家村的历史上说起,乖,别乱动。”顾玄武伸手,替我补了耳边这个缺口,他忽而转换的声音,特别温柔。

    我猛地怔住,他看着我的眼神,细腻地能滴出水来,可我知道,而且这些天尤为清楚,他看得只是顾小楼,而不是我祁小川。

    顾玄武修长的手指,落入我的视线中,他说杨文的尸体,入不得义庄,最后只能丢弃在乱葬岗,杨瑾是他的亲生母亲,自然不愿意儿子死后,被饿狼叼走。

    “可是她无能为力。”顾玄武浅声,说这是她必须付出的代价。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包括顾玄武也没有想过,那样水性的女人,居然为了捍卫杨文的身世,做了那样的傻事。

    村民才叫顾玄武的时候,他正好帮我修补了半边耳朵,那人急匆匆地道:“杨瑾……杨瑾……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