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手段

    更新时间:2018-08-22 11:25:16本章字数:1006字

    那人踉跄地很,摔倒在地,说杨瑾在祠堂自杀了。

    我到祠堂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红衣女子吊在那悬梁上,脸色惨白,两眼突出来,死死地盯着来人。

    杨雪绒“啊”地一声尖叫,猛地扑入陆晋深的怀里,我皱眉看了过去。

    “婶婶也太不让人省心了吧,在祠堂自杀,不是污了这块地儿。”杨雪绒沉着一张脸,拽着陆晋深,“阿深,你说呢?”

    “逝者已矣,你能稍微尊重一些么。”陆晋深稍稍变了脸色,他盯着杨雪绒看,却见着女人那张脸,完全变了。

    她咬牙切齿,嘀咕着什么。

    村长气得浑身颤抖:“顾先生,你说这要怎么才好,她……一个妇道人家,怎么偏偏这么恶毒。”

    顾玄武跟我说,亡人生前怨气太深,身穿红衣自杀,死后会变成红衣厉鬼,专门索取生前让她积怨人的性命。

    他也没有想到,杨瑾会用死亡来宣示自己的清白。

    “杨瑾说她没有偷人,还说文文是杨旭的儿子,谁信呢。”有人轻声嘀咕,换来村长一阵白眼。

    杨瑾这一招,怕还是有些威慑的,不然村长也不会对着顾玄武点头哈腰。

    “如今杨旭亡魂还没有找到,杨瑾便自杀身亡,再加上不被义庄任何的杨文,怕是杨家村会有一场腥风血雨。”顾玄武压低嗓音。

    杨雪绒说有什么好怕,不过一个红衣厉鬼,还真把自个儿当回事,杨雪绒眼底满是不屑,她盯着顾玄武看。

    顾玄武依旧淡淡地说话,没有被她影响半分。

    “那顾先生说要怎么办才是?”村长忙追问。

    阴风吹过祠堂,杨瑾的尸体还在上头飘动,我视线与她相交,本以为她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没想到却来了这么一招。

    杨家村的人都聚集在祠堂里,有议论杨瑾的,连人死后都不放过,有害怕杨瑾报复的,毕竟有几个男人,也是与她有过暧昧。

    谁都不知道杨文究竟是谁的孩子。

    顾玄武淡淡地说了一句:“镇魂。”

    却换来村长的极力反对,顾玄武的视线落在村长身后那口沉闷的棺材上,他说事到如今,唯有镇魂才能让杨家村逃过这一劫。

    村长摇头:“就算杨家村都死光了,也不能动用这恶术。”

    村长说顾玄武是故意提起镇魂禁术,他略微有些激动,说顾玄武是外来人,骂骂咧咧好一阵子,顾玄武说他没有其他的办法。

    “难道一个红衣厉鬼,就难倒了顾先生?”杨雪绒冷笑出声,“还是顾先生另有目的?”

    “雪绒!”杨家奶怒斥一声,杨雪绒脸色微变,指着村长身后那口棺材,说那就是恶果。

    “这么鲜明的例子摆在眼前,顾先生却要说镇魂之法?”杨雪绒还想继续说下去,被杨家奶一个巴掌扇地目瞪口呆。

    我没有听到多余的声音,视线好像被那口棺材死死的牵引着,里面好像有人在呼唤我,呼唤到我的心中,一声一声触及到我的灵魂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