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疼吗

    更新时间:2018-08-22 11:25:16本章字数:1046字

    “疼吗?”

    我声音颤抖,抚摸着他的脸,细细描摹他的五官。

    他眸色深沉,摇头,他说不疼,疼得不是他的身体,而是我。

    他的嗓音压得很低,微微有些沙哑,四目相对的时候,我察觉道他的慌乱。

    “沉砚。”

    我喊了一声,他俯身,吻落在我的唇瓣,那样轻柔,他细声呢喃,却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手足无措,却不知道此刻该抱着他,还是推开他。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哽咽着。

    我私心以为拔出镇魂钉,他就可以重新活过来,甚至在顾玄武动手的时候,我还存了一丝侥幸,可我天真了。

    我伸手拂过他的脸,手指颤抖,他吻过我的指尖,每一下都引得我身子颤栗。

    他俯身过来,两人之间沉默许久,他终于起身,替我拢了拢衣裳,我眼角的泪水,早就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泪水流过我的脸,慢慢融化的妆容,他伸手,亲手擦拭了我的眼泪:“小川,别哭。”

    “对不起,我不该那样做。”

    我不该站在顾玄武的身边,眼睁睁地看着他承受这样的痛苦,顾玄武说那是钻心的疼,是刺入骨髓的疼痛。

    他吻过我眼角,冰冷的气息喷洒开来,他说小川,等我,我会带你离开杨家村。

    我心底一阵柔软,我私以为与他一夜露水,不过一只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涩鬼,可现在我才知道,沉砚的身上背负着我这一辈都承担不起的痛楚。

    “你到底是谁?”我仰着头,看着他,像是探入他的眼眸之中。

    “沉家内斗,我成了牺牲品,有人不甘心我活在世上,想要除掉我,可他也知道,我死了还会入轮回,对他的命格却也有所威胁,所以他想了这一招。”

    沉砚轻声道,用镇魂钉将他的魂魄镇住,生不能,死不能,只有被困在那口棺材之中,他说如果不是顾玄武在七年前,松动一枚镇魂钉,他怕是要长久沉寂。

    “如果不是他,我也不可能遇上你。”他忽而轻声道,我猛地愣住,我不信一见钟情,更不会信见过短短几面,就对我生死相许的人。

    顾玄武阴差阳错,确实让他重新醒了过来,可是如果所有的镇魂钉都用这样的法子松开,他则会魂飞魄散。

    “而顾玄武很清楚这一点。”沉砚坚定了眸色,他看着我,伸手插入我的发间。

    “他……跟你又有什么情仇?”我皱眉,实在想不明白顾玄武为什么要这么做。

    沉砚摇头,他说他与顾玄武,压根就不是一个年代的人,他在这口棺材里沉睡了那么多年之后,顾玄武也才在杨家村出生,他与他之间,兴许没有恩怨。

    但是顾玄武此人,浑身上下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气息。

    “那你为什么说,我跟着顾玄武,总归还是安全的。”我看着沉砚。

    他忽而笑了,很清冷的笑意,他告诉我,当初顾玄武拔出镇魂钉,镇地魂魄,就是顾小楼。

    “顾小楼,确有此人,而且是个人。”沉砚轻声道,他说当初顾玄武不得已用镇魂钉,镇住早就疯了的顾小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