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7 我要你这个人,怎么样?

    更新时间:2018-08-22 11:40:16本章字数:1835字

    打开房门,顾煜尘就将安汐冉丢到床上,一句话没有说就要欺身而上。

    安汐冉被他摔在床上,本就有些傻眼,刚稳住身子,扭头看向顾煜尘冷漠的面庞的时候,正想说什么,他高大挺拔的身子就覆了下来。

    二话不说的就用力的吻上她的唇瓣,毫不温柔的动作像极了那晚,安汐冉心上一咯,第一个想法就是……难道他又被下药了……这样……等到他醒来的时候,是不是又要骂她贱人,不知廉耻了。

    这样想着心上越来越凉,她没有反抗,她知道反抗没有用。

    白皙嫩滑的肌肤也暴露在空气中,安汐冉咬了咬唇,声音有些颤抖的的喊道他的名字,“顾煜尘……”

      对方动作一顿,十分不情愿的微微离开她的身子,眼神迷离的看着身下的人儿,“怎么了?”

    他的回话让安汐冉心上更加冰寒,他……正常的……可是他就是半句话都没有,他就是想要?

    见她的表情微微的有些惊讶,他就知道估计是自己刚才的动作太过粗暴,而且女生生性敏感,他没有半点温柔的问候,所以突然被她叫住了名字。

    安汐冉抬眼看出了他的难耐,他这个样子,忽然让她想起了柳承易,每次吻得两人都不可以自拔的无法忍受的时候,他都会停下来,即便很想要了,他也会忍住。

    他说,他要等到自己有能力给她幸福的时候,才能要了她,不然……万一他没有能力没有成功,那她还有个干净的身子,可以找个好男人嫁了,这样那个男人,也才会珍惜自己。

    柳承易就是这样,时时刻刻的为她考虑,为她着想。

    想到这些,安汐冉的心中有些发堵,她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还好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一个跟他很像的人,所以在那晚,她嘴里喊的应该是他的名吧……

    只见安汐冉摇了摇头,有些冰凉的小手微颤的握住他的,顾煜尘再也隐忍不住,俯下身子,咬住她的唇。

    ——-

    第二天一早,安汐冉醒来的时候,床边已经空了。

    安汐冉眉心微微的皱了皱,朝着空荡的房间,喊了两声他的名字,“顾煜尘?”

    并没有回声,看着床上已经没有他的衣物了,而她的衣物也被整齐的摆在了床头柜上,厕所也没有流水的声音,他走了……他竟然一声不吭的走了……

    心中不满有些失落,但是转念一想,如果他没走,而是等着自己醒来,恐怕两个人会很尴尬吧?无声的叹了口气,动了动身子,只觉得浑身酸痛的很,就敢散了架似的。

    从床上坐了起来,望着这洁白的而又柔软的大床,脑海中回放着昨晚上欢愉的画面,脸上不禁火热的起来,突然想看看现在的时间,手机就忽然响了起来。

    到处找着手机,却发现它就在自己的衣物上,只见来电显示,竟然是顾煜尘的。

    还没降下温的脸,此刻又一次升温,接过电话,就听到那边哒哒哒的传来敲键盘的声音,接着就是低沉而又极富磁性的好听声音,“醒了?”

    “恩,刚醒……”安汐冉的喉咙有些干,哑哑的。

    顾煜尘停下手上的事情,声音有些许的生疏,“干净的衣服在衣柜里挂着,早餐自己应该会去吃吧?”

    “恩,我知道了……你在……”安汐冉正想问,你是不是在公司,就听到顾煜尘冷漠的打断道,“安汐冉,昨天晚上只是各取所需,所以!”说着他的声音顿了顿,“所以,认清你自己的位置!”

    安汐冉听到这话愣了愣,眉心微微一皱,“所以?顾总准备睡了一觉然后就不打算不负责了?”

    顾煜尘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昨晚的感情太浓烈,他根本没有想那么多,等到今早看到一堆梁以萱的电话的时候,他的心上忽然有些难以言语的感觉,他没有给梁以萱回电话,而是给秦宇发了信息,让他送两套衣服过来。

    他看着身旁,睡颜安稳的安汐冉,心中某块柔软像是被突然触碰到,微微一颤。

    抬手抚着她柔软的脸颊,只见她的浓密的睫毛微微抖动着,顾煜尘就将手收回,俊眉一皱,边从轻手轻脚的从床上下来。洗漱,换衣,整理散落在地的衣物,深深的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人儿,便离开了。

    只听到顾煜尘那边的声音忽然没有了,安汐冉喂了两声,就又听到他的声音,“恩,不然安总想要什么?哪个项目?多少钱?你开口,不过分的都能给你。”

    安汐冉找到包里的烟,叼在嘴巴,说话有些不利索,“我要什么啊……”说着声音顿了顿,“我要你这个人?怎么样?可以吗?应该不过分吧?”

    顾煜尘冷哼一声,并没有因为她这句话而感到生气,“只要人?”

    “还要你的感情,你给不给?”安汐冉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子会说出这样的话,她只是想放手一搏,做一下正真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就算赴汤蹈火,深渊万丈……

    “人给,感情免谈!”顾煜尘冷声回答着,“安汐冉,我要在提醒你一次,人要学乖,见好就收,你想要什么,就发给秦宇。”

    说着就把电话挂断。

    他怕再聊下去,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感觉到了安汐冉的不一样,却又不知道哪里不一样……只是……这样相处的感觉,他竟然觉得有趣。

    或者说,不一样的是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