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有失水准

    更新时间:2018-08-22 12:35:12本章字数:2186字

    周围的人都笑笑闹闹的,偶有几个人会跟我身边的人轮着换位置过来跟我聊天,话题多半都十分无聊,特普通的搭讪行为,同我玩骰子喝酒,唱歌云云,我均不排斥,同他们一道玩。孙佳瑶看我看的紧,喝到第五杯的时候,她就摁住了我的手,附身过来,在我耳侧轻声说:“收着点,这些个都是洋酒,劲头大。这儿的人看起来各个人模狗样的,其实各个兽性,还来头不小,万一……”

    “没事,我自己有分寸,而且就算有什么,不是有你么。”我没让她把话说完,就笑呵呵的拍了拍她的手,让她放心。我想今天肯定是我最倒霉的日子,不但碰上狗血的事情,还在如此狼狈的情况上,碰上我最不想碰上的人。

    多喝几杯也没什么,反正我酒量好的很,没那么容易喝醉。

    这儿的公主都特别热情,叽叽喳喳的闹的不行,我用余光看到他周围围着好几个,嬉笑怒骂的,好不热闹。当我喝下第六杯酒的时候,身边的男人已经很大胆的搂住了我的腰。另外几个已经讪讪走开各自玩各自的去了,我想我也是疯了,笑呵呵的问身边的男人叫什么名字,姓徐名波,是个高干子弟,还特主动的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

    他哈哈笑,模样长得是挺清秀的,但讲话却没个正经,凑过来,语气暧昧的说:“等你答应了,就有了。”

    我笑了笑,抬了手肘将他隔开了一点,却用了种欲拒还迎的方式。说实话,我挺讨厌这样的自己。

    正当这人极力的跟我调情的时候,不知道是谁提议打麻将,孙佳瑶大抵是见我今天太不对劲,我同身边人调情的时候,她一直都不时的拉我,但我都没理会她。

    她不明白,陆江城的威力远没有苏荆临大,有苏荆临在的地方,我通常都没有办法正常。

    来之前,我竟然忘了韩颂的父亲是苏氏集团分量较重的执行董事之一,他们韩家同苏家的人关系还行,而韩颂跟苏荆临的关系一直不错,算得上是苏荆临的小跟班。

    我上大学之后,就半脱离了苏家,自己养活自己了,并且很少回去,所以知道我身份的人不多,但韩颂知道,难怪刚刚他下来的时候,见着我时,眼神变了变,脸色也不是特别好看,讲话还有些磕磕巴巴的。

    原来是因为苏荆临在,大抵是怕他见着我不高兴,影响了他的心情。苏荆临是我名义上的哥哥,他一直都挺厌恶我的,理由我知道,当初我干蠢事的时候,他跟我说过,亲口说的,活生生将我的自尊心踩在了脚底下,伤的我挺深,至今伤疤都还在。

    苏家的权势范围很大,据说苏关锋的原配,也就是苏荆临的母亲是道上数一数二社团老大的义妹,由此跟苏家关系颇为亲密,而苏家在政界也有关系,势力颇大。

    苏荆临小时候有一段时间是待在社团内的,听说十三四岁的时候跟混子似得,在学校拉帮结派,算是个问题学生。后来回了苏家性子才有所好转,他回苏家那年,正好我妈领着我进苏家。

    他本事不小,性子勇又果敢,二十七八岁的时候就打下了自己一片天地,自有一股势力。苏关锋挺防着他的,他的名头在国内依旧响亮,大有一种将苏关锋压下去的势头,这应该叫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苏关锋应该高兴,但事实不然,这父子两明面上关系不错,但气场明显不太合。前几年的时候,苏关锋将他支去了国外,他的名头也就渐渐的落了下去,变得十分低调。

    算算年头,他离开有四年了。

    如今,还是有很多人都得跟着他混饭吃,比如韩颂为一个,我想这里在座的每一个应该都是,看这些人对他舔着脸的样子,就知道了。

    我跟苏荆临的事儿,韩颂知道一点,孙佳瑶并不知道,我私底下警告过韩颂不准说。他倒也不说,他是个忠诚的跟班,很崇拜苏荆临,所以苏荆临的事情,他都是死守着,嘴巴很紧。

    说起来,连韩颂都不太喜欢我,但碍于中间一个孙佳瑶,他对我还算是笑脸相迎的。

    有人刚一招呼,孙佳瑶就一把将我拽了起来,特意隔开了我跟徐波,扯着我往麻将桌的方向走,说:“来来来,我们乔曼可是麻将高手,一定要你们这些个豪好好放放血。”

    我见着苏荆临被人簇拥着站起来,就连连扯孙佳瑶的袖子,她却不理我,只狠狠的拧我的手臂,说:“你昏了头了是不是,那徐波我认识,出名的花花公子哥,为了陆江城,你至于把自己弄的那么随便么。我带你来是玩的,发泄一下情绪,可没让你乱来。这儿的人玩可以,别的算了吧,你偏偏还挑了个最不靠谱的,想什么呢。你丫的是二十七不是十七好么,真不让人省心。”

    “我没乱来,我也就跟他开开玩笑,又没做什么,纯粹当客户应酬一样。”

    “就你那样子,别骗我了,你工作的时候可不太出卖色相,我看你再这么下去,晚上你两都能滚床上去。”

    争论间,我已经被孙佳瑶摁在了麻将桌前。苏荆临被簇拥着过来,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立在一旁思忖了一下之后,就坐在了我对面。

    我不自觉皱了一下眉头,就想站起来,肩膀却被孙佳瑶死死摁着,徐波过来要坐在我身侧,孙佳瑶拦的死,徐泼不停给她使眼色,她愣是好像没看见一样,乐呵呵的坐在我身边,招呼着人过来。

    一桌麻将四个人,很快就坐齐了,周围围着一圈人,好不热闹。

    苏荆临双手撑着桌面,手指摸了摸下巴,他露出这种样子,很明显是在出什么坏主意。果不其然,等桌面上的牌整好了之后,他就说话了,“就这么纯赌钱太无聊,谁输谁喝酒,怎么样?一人自摸三人喝,谁放炮谁喝,怎么喝,喝多少,由赢家决定,如何?”

    这儿的人各个都对苏荆临舔着脸,他一说完,各个都迎合着说好。

    我无言以对,扫了一眼身侧的人,正想把位置让出来的时候,苏荆临一声开始,他妈就开始了!孙佳瑶对我很有信心,根本没带怕的,她知道我麻将风头很好,基本上出去打牌,只赢不输,只有应酬人家的时候,会偷偷放水。

    可她不知道,在苏荆临面前,我会失去水准,更何况是他的有意刁难